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阮文贵顿时一怔,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而等他惊醒过来之后,面色“嗖”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难以置信,手脚并用的爬到白烛阵边,嘴里大喊:“大师!你怎么啦?红叶大师?”

    可惜这位牛叉轰轰的降头大师,对他的喊声充耳不闻。

    当然,他现在也根本没有耳朵。

    下一刻,就在阮文贵的面前,红叶大师的身体,赶在身上红袍被烛火完全点燃的那一刹那,忽然崩溃,化为了一滩污血。

    “砰!”

    阮文贵双腿无力,跌坐在地上,吓得失魂落魄。

    “这就是传说中的降头术吗?”

    “刚才那飞头,应该就是飞头降吧。”

    “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关于降头术的信息,萧逸飞还是从刀不平那里了解到的。

    这降头术其实就是华夏云川一带苗疆的蛊术,流传到东南亚地区后,结合当地的巫术所演变而成。

    而飞头降,算是威力最强的降头术之一。不是一般的降头师能够炼成的。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位施展飞头降,攻击自己的降头师,肯定是一位降头大师。

    此人的实力,应该不止这么一点。

    正常情况,要是正面对敌,对方至少能够在自己手上撑上几招。

    可是,这名降头大师显然低估了自己的实力,贸贸然就用飞头降对付自己,于是阴沟里翻船,被自己一爪焚杀!

    连萧逸飞在心里,也忍不住替这位大师感到不值。

    可是,他虽然觉得此人死得有些不值,可不会浪费感情去同情对方。

    谁让他作死来找自己麻烦呢。

    至于这位降头大师为什么会攻击自己,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与那阮文乌有关。

    极有可能此人就是软文乌的同门,或者干脆就是他的恩师。

    而不管此人是谁,没了脑袋,注定必死无疑。

    从飞头破窗而入,再到萧逸飞将其收入须弥戒指,前后不到数息时间。

    房间里很快就恢复如初。

    只有窗户玻璃上的那个大洞,以及墙角的玻璃碎屑,提醒大家刚才发生了什么。

    萧逸飞拍了拍贝安吉的香肩,安慰道:“好了,贝贝,别怕了,已经没事了。”

    “谁说没事啊,你没看到那颗人头吗?”贝安吉还是用力抱着萧逸飞,将头埋在萧逸飞的肩上,不敢抬头。

    萧逸飞呵呵笑道:“什么人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没有看见?”

    “就是刚才飞进来的东西啊!你没看见吗?快,我们还是赶紧报警吧?”

    “哈,那明明是一块石头嘛,你怎么会看成人头了?半夜三更,怎么会有人头飞进房间里来。不对,不是石头,是一块翡翠毛料才对。”

    “什么?不是人头,是翡翠毛料?不可能啊,我刚才明明看见就是一颗人头,连五官都看的很清楚呢,差点吓死宝宝了。”

    萧逸飞好笑道:“可能是治疗时间太长,你有些眼花了,所以才出现了幻觉。我真没骗你,那只是一块翡翠毛料,不信你可以看看,要是我骗你,随便你怎么处置。”

    “你真没骗我?”

    “千真万确!”

    “……”

    在萧逸飞的保证之下,贝安吉这才半信半疑的抬起头,朝着地上望去。

    结果,她果然看到在床边的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块黑漆漆的石头。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块翡翠毛料,但是,这确实不是一颗人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贝安吉懵了,心道,难道真是自己看花眼了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有万丰的询问声:“师傅,你没事吧?”

    原来是万丰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担心师傅出事,于是匆匆赶了过来。

    万丰的出现,帮萧逸飞解了围,也让贝安吉没机会再逼萧逸飞对她负责了。

    “贝贝,你先回房去休息吧,我找人来换玻璃。”

    看到萧逸飞放开自己,如释重负的转身走出房间,贝安吉顿时感到失望极了。

    自己都这样了,居然还是未能将这个男人给成功拿下。

    而想到刚才面对自己的主动,萧逸飞不为所动的样子,让她越加感到这个男人的与众不同。

    心里越加感到仰慕和珍惜。

    贝安吉恨恨地瞪了地上的那块翡翠毛料一眼。

    “都怪你,要不是你捣乱,刚才我就成功了!”

    虽然今晚被萧逸飞给逃了,但是,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无论如何,自己都赖定他了!

    腾城,机场,候机厅。

    “门主,我们真不想跟你和大师兄分开。能不能让我和妹妹跟着你们一起去游历呢?”

    “是啊,门主,我和姐姐一定会乖乖的听话,好好的服侍门主,而且,我和姐姐现在已经变得很强大了,不会给你们拖后腿的!”

    “不行!这件事早就说定了,不容更改!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登机吧,到了昊明市机场,不要出站,直接转乘飞往江城的航班。我已经安排人去江城机场接你们了。到时候,她会负责安排好你们的,你们只需要听她的话就行。”

    “可是……”

    “没有可是!进去吧!”

    “哦。”

    等到阮氏姐妹三步两回头,依依不舍的走进了机场安全门,萧逸飞和万丰转身走出了机场。

    来到机场外面停车的地方,却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和墨镜的俏丽佳人,正靠着车门上,翘首以盼。

    看到二人之后,站直身子,朝他们挥手示意。

    因为没有戴口罩,而露出来的小半张玉靥上,浮现起一丝得意洋洋的笑容。

    萧逸飞和万丰愣在当场。

    半晌后,萧逸飞才错愕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跟你在一起,反正,你别想甩掉我。”贝安吉一语双关道。

    萧逸飞汗了一把,装作只听懂了一半意思,道:“你要是跟我们走了,你的经纪人,还有你那个好姐妹怎么办?要是她们误以为你被我们拐卖了,报警了怎么办?”

    “你不是说,我身边的人想要害我吗?我现在远离她们,不是理所当然吗?这可是你提醒我的,你不会忘了吧?”贝安吉眨巴眨巴眼睛,俏皮的说道。

    “……”萧逸飞无言以对。

    他好像的确劝过贝安吉,让她小心身边的人。

    没想到贝安吉现在会拿这句话来反驳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