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半夜的,从窗外黑漆漆的夜空,突然破窗而入,飞进来一颗人头!

    这是什么概念?

    演鬼片吗?

    反正贝安吉听到响声,抬头望去,看清楚飞进来的居然是颗人头之后,顿时吓得尖叫一声。

    “啊!鬼啊!”

    然后猛地从床上跳起,一头扑进了萧逸飞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肩上,根本不敢抬头,也不敢去看那人头。

    萧逸飞其实也被吓了一跳,大半夜的,忽然有个人头破窗而入,实在是有些渗人。

    不过艺高人胆大!

    面对这样的突然情况,萧逸飞震惊过后,迅速的冷静下来,心念一动,就要将天网蛛招出,用天网蛛的天罗地网,将这人头直接烧为灰烬。

    可是想到怀里被人头吓到的贝安吉,萧逸飞还是忍住了。

    要是被贝安吉不小心看到了天网蛛,并且看到天网蛛用天罗地网焚烧人头的画面,只怕她会吓得更惨。

    而且她要是心生疑惑,自己也不便解释。

    于是,萧逸飞放弃了用天网蛛对付人头的念头,决定直接将这人头收入须弥戒指,之后再做处置。

    思绪百转,却只是一瞬之间。

    当他决定用须弥戒指收纳人头时,那人头才刚飞到面前一米远处。

    灯光之下,萧逸飞看得一清二楚。

    这人头是个干瘦的老者。

    虽然双目和嘴唇都是紧闭着,但是,面相安和,脸上,和颈部的伤口,都看不到半点血迹,皮肤松弛,异常红润。

    如果不是没有身体,恐怕会认为它还是活着的。

    不过,没有身体,光剩人头,怎么可能还是活着的呢。

    所以,萧逸飞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却迅速将手上的须弥戒指对上飞射而来的人头,暗道:“收!”

    一声令下!

    这人头应该会立刻消失,被须弥戒指收纳进储物空间。

    哪知道下一刻,萧逸飞却赫然看见,那人头不但没有消失不见,竟然还是保持着原来的运行轨迹,朝着他飞射而至,转眼距离他只剩一米多远,宛若触手可及。

    萧逸飞倏然一惊,无比诧异。

    “啊?这人头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无法用须弥戒指收纳它呢?”

    还能怎么回事!

    须弥戒指只能收纳死物。

    而这人头居然无法被收纳,只能证明它还是活的。

    萧逸飞瞬间顿悟,心惊不已。

    第一时间警惕过来,小心提防。

    而就在这时,人头赫然双目圆瞪,唇齿怒张。

    透过开合的牙齿,可以看到他的嘴里,毒虫涌动,蓄势待发!

    毫无疑问,下一刻,这些毒虫肯定会如同水柱般狂喷而出,射向自己。

    而这些毒虫,全都剧毒无比,如果是普通人,甚至一般古武者,只要被其沾身,就会命陨当场!

    萧逸飞目光一凝,体内毒皇真气疯狂运转,如同海潮般涌向了萧逸飞的右手。

    瞬刻之间,《毒火功》蓄势待发。

    萧逸飞右手手掌,毒焰滔天!

    “嗖!”

    萧逸飞提掌迎击!

    掌速如电!

    在人头怒目张口,意欲朝他喷出毒虫时,变掌为爪,一爪正好抓在了他的脸上。

    覆盖着熊熊毒焰的掌心,也刚好堵住了对方张大的嘴巴。

    毒焰疯狂卷入口中,焚杀了里面所有的毒虫。

    几乎是瞬刻之间,所有毒虫全军覆没。

    毒火焚烧的对象,可不仅仅只是这些毒虫,还有那诡异的人头!

    在毒火炼烧之下,人头脸上露出无比痛苦,恐惧的神情,并且剧烈抖动,想要挣脱逃走。

    可是这个时候想逃,已经太晚了!

    在威力高达炼气四层的毒火,由内而外的焚烧之下,人头坚持了不到两秒钟,就停止了抖动和挣扎!

    萧逸飞心念一动:“收!”

    须弥戒指瞬间开启储物空间!

    那人头便悄无声息的凭空消失了。

    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同一时刻,位于阮府的密室之内,阴风阵阵,血气翻腾!

    在无数白烛摆成的法坛当中,身穿红袍的红叶大师,正盘腿而坐。

    而挺直的身体上面,齐颈而断,没有了头颅。

    颈部碗口般巨大的伤口,竟然没有半点血痕。

    阮文贵守在一旁,目光敬畏地望着红叶大师的红头身体,脑海中还在回放着刚才人头分离的恐怖画面。

    “真不愧是降头大师啊!居然连传说中的飞头降,也已经练到了最高境界!”

    “这下那个叫萧逸飞的小子,肯定死定了!”

    “就算他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红叶大师吗?”

    这一刻,阮文贵对眼前这位红叶大师,充满了信心,觉得红叶大师肯定能够替自己报杀兄之仇!

    其实,报仇只是次要的,阮文贵真正想要的,只是借红叶大师的手,除掉萧逸飞这个不确定因素。

    这萧逸飞既然能杀死自己大哥,肯定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古武者。

    如果这名古武者,在杀害大哥之后,还盯上了自己,以及黑蛇帮,想着为民除害,那就糟糕了。

    就连身为降头师的大哥,都不是此人的对手,何况还是普通人的自己呢。

    而阮文贵非常清楚,自己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为非作歹的事情,而黑蛇帮又是多么的无恶不作,可以说,整个黑蛇帮上下的所有人,其犯下的罪行,就算枪毙一万次也不为过。

    越是清楚自己的情况,阮文贵就越是心虚,越是担心被萧逸飞这名古武者给盯上。

    这些天,他打着给兄长筹办丧事的借口,整天躲在阮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且身边随时带着亲信小弟,就是担心遭到萧逸飞的暗杀!

    要是红叶大师能够除掉此人,那就替他解除了一个心腹大患。

    阮文贵亲眼见识到红叶大师的强大之后,信心倍增。

    脑海中甚至还开始幻想着,萧逸飞被飞头吓晕,最后惨死的画面。

    正在这时,一阵闷响传来,打断了他的意淫。

    阮文贵惊愕的循声望去,却看到红叶大师的无头身体,早已歪倒在地,将附近的白烛都给压倒一片。

    连身上的红袍,都被烛火给点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