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是当初自己重视孙女的话,将萧逸飞聘为公司的顾问,那么现在会是什么情况呢?

    关于这种问题,秦朝东没有浪费时间去想,去懊恼。

    过去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

    再后悔也无法弥补。

    所以,还是得珍惜当下。

    眼下,看到孙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萧逸飞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秦朝东心里更是认定,自己孙女跟萧逸飞之间,肯定关系不凡,于是心里已经有所决定。

    心想。

    “既然萧逸飞这个年轻人,这样的优秀,而紫菱又这么喜欢他,那正好让他们配成一对。”

    “要是我将秦朝珠宝交给紫菱管理,以萧逸飞在赌石方面的能力,有他从旁辅佐紫菱,那秦朝珠宝肯定能够走到更高的地步!”

    只是想到孙女曾经提起过,萧逸飞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情,秦朝东顿时感到有些头疼。

    “看来,解决了子女继承权的问题之后,自己又要开始为小丫头的婚事感到头疼了!”

    当萧逸飞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解出了这块传世翡翠之后,他与秦飞扬之间的赌局,结果已定。

    而大家在感到被集体打脸的同时,对萧逸飞的看法,也有了颠覆性的改变。

    “这个萧逸飞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这里这么多的翡翠毛料,他只选中了两块,可是才解了一块,就赌涨了一块帝王绿翡翠,眼光真是出众啊!”

    “独具慧眼,真是独具慧眼啊!之前我还瞧不起他呢,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有眼无珠。”

    “该死的,到底是谁传谣言说,萧逸飞之前买的三十亿毛料,都是废料?以他这样的眼光,以及解石的技巧,怎么可能赌垮三十亿呢?”

    “你们说,他会不会真是走了狗屎运,才赌涨了这样的顶级翡翠呢?”

    “怎么可能?你没看到他之前表现得有多胸有成竹吗?而且,就算运气,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啊!”

    “说的也是!”

    想想也是好笑。

    之前这些人还在心里各种腹诽萧逸飞,给萧逸飞身上打上自不量力,有眼无珠,败家子,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标签。

    可是现在,他们却又将少年天才,赌石高手,独具慧眼,胸有成竹等等充满赞誉的标签,往萧逸飞身上贴。

    其实这也正常。

    谁要是能够赌涨这样一块传世翡翠,给多少赞誉都不为过。

    除了各种赞美萧逸飞之外,在场的众多翡翠商人们,还纷纷对这块传世翡翠,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试图买下这块翡翠!

    有人开口道:“萧先生,你这块翡翠卖不卖?我出一亿高价买下它!”

    此人一开口,立刻引起一片嘲讽。

    “才一亿就想买下这样的帝王绿翡翠?这样的价格,你也好意思说出口!萧先生,我出两亿收购这块翡翠,你要是答应,现在当场就可以交易!”

    “我出两亿一千万!”

    “我出两亿五千万!”

    “我出两亿六千万!”

    “我出……”

    ……

    众多翡翠商人们争相开价。

    转眼之间,就将这块翡翠的价格,抬到了三亿五千万的高度。

    这让很多人都快嫉妒死了。

    面对这些竞价,萧逸飞表现得很淡定。

    而不等他发表意见呢,秦紫菱就大声喊道:“不卖!我们不卖!”

    私底下连忙对萧逸飞道:“逸飞,这块毛料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么多,你不要卖给别人,直接卖给我们秦朝珠宝,好不好?你放心,价格方面,我们肯定会让你满意。”

    这块毛料卖不卖,对萧逸飞来说,其实根本无所谓。

    在目睹小冰吞食了一整座矿山的翡翠矿石之后,再珍贵的翡翠,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就算是玻璃种翡翠,也只是给小冰升级的材料。

    而三亿五千万虽然不是小数目,可是,萧逸飞现在并不差钱。

    所以,萧逸飞之前正寻思着,要不要将这块翡翠直接做成手镯,戒面,吊坠之类的首饰,然后带回江城,作为礼物送给梦露,还有师姐。

    自己来了一趟腾城,总不能什么礼物都不带回去吧?

    但是,既然秦紫菱现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萧逸飞倒也不好拒绝。

    想想反正自己还有另外一块翡翠毛料。

    而那块翡翠毛料里面,还有一块价值更高的翡翠。

    既然是送礼给梦露和云烟,当然要送最好的。

    所以,萧逸飞很爽快的对秦紫菱说道:“好,这块翡翠我留着卖给你们。”

    “太好了!”秦紫菱闻言顿时一喜,笑靥如花道,“谢谢你,逸飞。”

    萧逸飞微微一笑:“不客气!”

    萧逸飞将目光投向了脚边剩下的那块78号翡翠毛料。

    寻思道。

    “既然之前那块243号翡翠毛料,都能开出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那不知道这块78号毛料,又能解出一块什么样的翡翠呢?”

    “根据小冰的感应,它里面的翡翠,其实个头要比这块帝王绿翡翠更小一号,但是,偏偏它的等级却比这块帝王绿翡翠更好!”

    “可是,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已经算是最顶级的极品翡翠了。”

    “还有什么翡翠,还比帝王绿都要更好呢?”

    萧逸飞越想越觉得好奇。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他决定趁着眼下的机会,干脆将这块翡翠,也一并解出来算了。

    就在萧逸飞感到跃跃欲试,正准备拿起切割刀,开始继续解石的时候,忽然,秦飞扬又跳了出来,双目赤红的叫道。

    “萧逸飞,你敢不敢继续跟我打赌?”

    他看起来俨然已是一副输红眼的样子。

    萧逸飞好笑的说:“打赌?你还想怎么赌?”

    秦飞扬道:“你不是还有一块翡翠毛料吗?那我们就和之前一样,一人挑一块翡翠毛料,然后当场解石。谁赌涨的翡翠价值最高,就算谁赢,如何?”

    萧逸飞笑道:“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赌?还有,你现在还能拿出什么筹码来跟我对赌呢?”

    “这……”

    秦飞扬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之前他连竞争董事长的权利,都给输掉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筹码来跟萧逸飞打赌呢?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