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目睹秦飞扬解出这样一块玻璃种翡翠开,秦紫菱也感到绝望无比。

    本来之前还对萧逸飞充满期待和信心,可是现在也开始变得信心不足起来,觉得萧逸飞只怕很难创造奇迹。

    只有万丰,还是对自己师傅坚信不疑!

    “萧逸飞,该你解石了!”秦飞扬得意的提醒萧逸飞,“当然,你要是肯自动认输的话,我也可以手下留情,给你留点颜面。”

    萧逸飞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这样一句话,先赢不算赢,只有笑到最后,才是最后的赢家。”

    秦飞扬不以为然道:“呵呵,所以我准备一直笑到最后。”

    “好了,废话少说,你还是快点决定吧,到底是主动认输,还是赶紧解石!”秦飞扬问道。

    而萧逸飞直接拿起了切割机,以示回应。

    秦飞扬先是一愣,旋即狂笑起来。

    “萧逸飞,你别告诉我,你是要亲自解石?”

    萧逸飞理所当然道:“对,我要亲自解石,这很奇怪吗?”

    “哈哈,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你请自便,嘿嘿!”秦飞扬怪笑着说道,心里却暗骂萧逸飞太傻逼,居然不自量力想要亲手解石。

    其他人也都纷纷摇头嘲笑。

    怀疑萧逸飞是不是疯了。

    或者干脆就是自暴自弃。

    解石可是一项技术活,不是说随便什么人,只要能够拿起切割刀解石,就能成为一名解石师傅。

    想要成为真正的解石师傅,没有过人的眼力,以及多年积累的经验是不行的。

    所以,很少出现特别年轻的解石师傅。

    就算偶尔出现一两个年轻解石师傅,那也是从小就接触这一行,已经学过多年手艺,经验相当丰富。

    而不管怎么看,萧逸飞都不属于这种类型。

    而在赌石的时候,解石师傅的手艺如何,对最后的结果,也能产生很大的影响。

    一名好的解石师傅,可以将翡翠毛料内的翡翠,完美无瑕的解出来。

    要是技术不精的解石师傅,说不定就会失手将翡翠给从中切开,甚至切碎。

    至于菜鸟级解石师傅,说不定连切割刀都用不好。

    因此,看到萧逸飞这样一个年轻人,居然想客串解石师傅,亲自解石,大家自然会觉得他简直没有自知之明,太不自量力。

    秦紫菱头都大了,忙劝道:“逸飞,解石不是单纯的切割石头,眼力,经验,还有技巧,缺一不可,我们还是在这里请一位老师傅来给我们切石吧。”

    万丰在旁边呵呵笑道:“紫菱,我师父他解石,可是比老师傅还要稳,还要快。至少目前为止,我没见过在解石方面,比我师傅更厉害的解石师傅。所以,这块毛料交给我师傅亲自来解,绝对没问题。何况,还免了红包呢。”

    “逸飞解石比老师傅更厉害?这怎么可能……”秦紫菱压根就不相信,可是就在这时,不等她再劝,萧逸飞已经开启切割刀,开始正式解石了。

    吱吱吱!

    很快,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切割声。

    大家都在关注萧逸飞解石的样子,期待着能够看到萧逸飞出糗的画面。

    马上大家就发现,萧逸飞在切第一刀之前,竟然连条线都没有划,直接拿刀就切。

    而且下刀的地方,居然是在整块毛料四分之一的位置。

    “他这是疯了吗?”

    谁切石不是先擦个边,仔细观察之后,再往深处切。

    可萧逸飞倒好,一开始就切得这么深,就不怕把里面的翡翠给切坏吗?

    看到这样的表现,大家更是觉得萧逸飞是个解石方面的菜鸟。

    秦飞扬脸上的嘲笑,变得更加明显。

    可是渐渐的,大家忽然发现,别看萧逸飞在选择切第一刀的位置方面,表现得有些菜鸟,但是,他切石时,动作居然很娴熟,而且手法居然很稳,看起来并不像是菜鸟。切出来的线条,也非常笔直,一刀切完,居然没有出现丝毫的偏差。

    好像是用尺子量着在切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脸上的嘲笑,逐渐凝固了。

    他们越看,越觉得萧逸飞手上的技术,好像相当不错。

    甚至他们觉得,连刚才给秦飞扬解石的那位老师傅,切石技术好像也不过如此,跟萧逸飞相比,没有太大的差距。

    好多人开始愕然地望着萧逸飞,感到脸有些发烫发红。

    “难道我们真的都小瞧了这个年轻人?”

    至少是小瞧了萧逸飞的切石技术。

    不过,让他们感到有些自我安慰的是,萧逸飞切完第一刀,切面并没有见着绿。

    而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萧逸飞就已经找准位置,开始切下第二刀。

    这一刀,切在毛料剩下三分之二部分的,四分之一位置。

    同样切得很深。

    最重要的是,萧逸飞在切完第一刀之后,立刻就开始切第二刀,之间基本上没有时间间隔。

    也就是说,他既没有仔细观察,也没有考虑什么,毫不犹豫,直接就切下第二刀。

    大家再次纷纷摇头。

    “乱来!真是乱来!”

    “他以为解石跟买毛料一样,随随便便就行了吗?何况就算买毛料,也不能这么随便啊。”

    “这样切,也不怕把里面的翡翠给切坏。”

    当然,前提是里面得有翡翠才行。

    看到萧逸飞这样切石,大家又开始推翻之前的判断,觉得萧逸飞应该还是一名解石方面的菜鸟。

    而他们自然不会想到,有小冰在,萧逸飞对毛料内翡翠的分部情况,体积大小,完全掌握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下刀之前,自然不用考虑太多。

    刺耳的切割声,在现场此起彼伏的响起。

    白色的石粉纷纷扬扬,飘洒而落。

    随着萧逸飞用手中的切割刀,对毛料进行逐渐的切割,藏在里面的宝贝,也终于开始有了破石而出的迹象。

    现场的围观众们,关注的焦点,也开始从他的解石技术,转移到了毛料本身上面。

    渐渐地,人群中开始响起阵阵惊叹声。

    “出雾了!看见雾了!”

    “见绿了!涨了?”

    “涨了!涨了!也赌涨了!”

    “咝,这绿……有些蹊跷啊!”

    “帝王绿!天啦!是玻璃种帝王绿啊!发了!这下大发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