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好了,毒皇母树又开始出现了进化的迹象!”

    “河豚毒素的毒性强度,达到了凡级二阶,而这刚好满足了目前毒皇母树进化所需的要求,所以在吸取了河豚毒素之后,母树便发生了进化。”

    “看来,以后倒是可以利用河豚毒素来提升修为。”

    “可惜的是,这应该只是一条人工养殖的河豚,毒素强度比野生河豚要弱了很多。所以,毒皇母树虽然发生了进化,但是进化程度非常有限。如果想要毒皇母树快速的进化,就只能吸取更多的河豚毒素。而且最好还是野生河豚的毒素。”

    “然而,现在的野生河豚,数量很少。而且价格昂贵。而人工养殖的河豚,毒性又大大减弱,甚至有些还几乎完全无毒,因此,要想靠大量吸取河豚毒素来提升修为,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说来说去,还是缺钱啊!”

    “要是有钱的话,那就完全可以任性一把,花高价来购买大量的野生河豚,这样修为提升的速度自然会大大加快!”

    就在萧逸飞暗暗寻思着的时候,云烟笑着对萧逸飞说道:“逸飞,看来你在解毒方面,真的是天赋惊人,神乎其神,看来以后咱们诊所只要是接到中毒的患者,就全部交给你来治疗好了。”

    这当然是好事。

    经过刚才的事情,萧逸飞也不想将自己的特殊能力束之高阁,留着不用,所以,萧逸飞倒是当仁不让的答应下来。

    看到云烟如此夸赞萧逸飞,杨晨却感到相当的嫉妒,忍不住在旁边酸了一句:“云姐,好像萧逸飞现在没有行医资格证,还不是正式的医生,就这样让他出手给人治病,这真的好吗?要是谁无聊跑去投诉,那就麻烦了。”

    萧逸飞皱起眉头。

    虽然他觉得杨晨这时候说这样的话,的确挺扫兴的,可是,又不得不承认杨晨说的没错,现在影响他给人治病的最大问题,还是行医资格证。

    这时,云烟却笑着说道:“没事,我会尽快帮逸飞将行医资格证办下来的。而现在可以适当的采取权宜之计。逸飞,以后你就专门给我当助手吧,要是遇到有人中毒的情况,表面上由我来出面诊断和治疗,而实际上却交给你治疗。就像刚才一样。只是这样的话,就要委屈逸飞了,因为病人是他治好的,但是功劳却被我给占了,这样对逸飞你太不公平了。”

    萧逸飞眼睛一亮,连忙说道:“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只要能够亲手给人治病,所谓的荣誉什么的,萧逸飞其实并不在乎。

    再说,云烟现在可是自己的师姐,就算便宜被她占了,也无所谓。

    不得不说,云烟这个主意相当不错,连杨晨此时也想不到反对的理由。

    只是他还是觉得很不甘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梦露却忽然说话了:“等等,杨晨,你之前不是有跟萧逸飞打赌吗?好像萧逸飞现在已经赢了吧?那你岂不是要拜他为师了?”

    梦露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杨晨听到这里,一张脸顿时就绿了。

    心里也感到尴尬至极。

    之前因为忙着给老太太治病,所以他早就将自己与萧逸飞打赌的事情抛在脑后,此时此刻,还是听到梦露的提醒,这才意识到他好像真的输给了萧逸飞。

    因为,萧逸飞的确比他更快的治好了那个中毒的老太太。

    可是一旦输了比试,后果是什么,杨晨心里非常清楚。

    想到自己居然要拜萧逸飞为师,他心里感到无法接受。

    其实自从老太太进了诊所之后,萧逸飞也是只顾着救人,完全忘记了打赌的事情。

    不然,他之前完全可以以赌约为理由,让杨晨答应他给老人解毒。

    甚至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想起打赌的事情,直到梦露现在提了出来。

    云烟好奇的问道:“什么拜师?小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梦露连忙叽叽喳喳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云烟听到之后,也是苦笑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种事情,她也实在是不好开口表态,帮谁都错。

    但是梦露却没有这样的顾虑。

    “杨晨,你不会是想耍赖吧?刚才逼萧逸飞比试的人是你,现在耍赖的也是你?你要是真的不讲信用,可别怪我们鄙视你啊!”

    杨晨满脸涨红:“我,谁说我耍赖了……”

    “那好,那你赶紧拜师啊!人家萧逸飞等着呢!”

    “我……”

    “小晨,做人要讲诚信,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既然答应要拜小萧为师,那就要说到做到!”

    有个声音忽然说道。

    众人放眼望去,看到说话之人,竟然是杨晨的大伯杨医生。

    谁也没想到,杨医生居然会站出来,让他侄子拜萧逸飞为师。

    杨晨顿时急了:“大伯……”

    可是杨医生不等他开口,却打断道:“好了,你要还是我们杨家人,就赶紧拜师。小萧,以后我这个不成器的侄子跟着你,还望你多多教导。”

    萧逸飞拿不定对方到底是什么态度,也许对方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只是想要自己知难而退,收回赌约呢。

    “杨前辈,您严重了,小子何德何能,能够收徒授艺,我看之前的事情,都只是开玩笑而已,就这么算了吧。”

    “诶,就凭你刚才的解毒手法,就足以开宗立派了,连我杨恒也自叹不如。我们家小晨跟着你学医,那是他的福分。小萧,你不会是觉得我这侄子资质太浅薄,所以才不愿收他为徒吧?”

    萧逸飞顿时无语了。

    看样子,杨医生似乎是来真的。

    而且杨医生这么一说,搞得好像自己不愿意收徒,是看不起杨晨一样。

    其实萧逸飞不知道的是,杨医生的确是真心想让侄子杨晨拜萧逸飞为师。

    虽然萧逸飞只是一个刚进诊所的新人,之前也只是一个大四学生,甚至年纪比杨晨还要小,可是,杨医生相信云烟的眼光。

    既然云烟做出代父收徒的决定,并且还亲口说出自叹不如的话来,那么证明萧逸飞肯定不简单。

    萧逸飞刚才替老太太解毒一事,就是明证。

    这样,侄子杨晨要是能够拜萧逸飞为师,说不定就能学到萧逸飞那身神奇的解毒本事。

    何况萧逸飞现在还是云父的弟子,如果杨晨拜他为师,那也算是进了云家,就算不能从萧逸飞那里学到一招半式,能够学到云氏医术也行啊。

    总之绝对不亏就是。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杨晨输了赌局,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杨医生当然希望自己侄子能够拜云父为师。

    萧逸飞朝着云烟望去,想看看云烟是什么意见。

    这时云烟却说道:“逸飞,既然杨前辈都这样说了,你就答应下来吧。”

    “那……好吧。”萧逸飞苦笑着答应下来。

    杨医生顿时冲杨晨道:“小晨,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拜师!”

    杨晨哭丧着脸,冲着萧逸飞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师傅。” 360搜索:☆\\半^浮^生//☆

    说完便闪人了。

    大家也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所以倒也没人指责他不礼貌。

    只有杨医生亲自替侄子向萧逸飞道歉。

    萧逸飞自然连忙说不用。

    其实,萧逸飞本以为杨晨会直接拒绝拜他为师,愤而离去,没想到他还真的冲自己喊了一声师傅。

    “没想到自己都还没正式拜师呢,结果却先收了一个徒弟,这真是……”

    连萧逸飞也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