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阮小星此时刚刚才缓过气来。

    可是,当她看到地上的血色癞蛤蟆之后,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又开始干呕起来。

    而就在这时,阮小竹忽然面色煞白,神情痛苦,额头香汗直冒,下一刻,她也感到一阵绞痛,最后“哇”的一下,同样吐出一物。

    阮小竹吐出来的,同样是一只啤酒**盖大小的血色癞蛤蟆。

    “咕咕咕!”

    同样的怪叫声,又开始响彻车内。

    这只血色癞蛤蟆,同样也开始一边怪叫,一边跳动起来。

    但是最后它的结局也是一样。

    银光一闪!

    就被一根银针当场钉死!

    萧逸飞松开了姐妹两的手。

    用银针挑起地上两只癞蛤蟆尸体,扔出了车窗。

    车内的恶臭,总算是消散了一些。

    不过还是非常难闻。

    直到萧逸飞从怀里取出一枚丹药,借助丹药散发出的略带药味的清香,这才将臭气给完全压制了下来。

    而贝安吉闻到这清香之后,顿时感觉如同大热天里,吃了一支冰淇淋,清爽至极,心旷神怡。

    正感到虚弱难受的阮氏姐妹,闻到药香后,不禁感觉身体的不适感,陡然消失了不少。

    贝安吉好奇的看着萧逸飞手中的丹药,很想问问这丹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够散发出这样神奇的香气。

    甚至忍不住想要向萧逸飞讨要一枚,平时藏在身上当香囊。

    可是想到刚才自己对萧逸飞的误会,顿时尴尬得不好意思开口。

    她现在已经明白,之前他们都误会了萧逸飞。

    萧逸飞和她换座位,并不是想要姐妹双收,非礼阮氏姐妹,而是在给她们治病。

    果然,万丰此时好奇的问萧逸飞;“师傅,这不会也是阮文乌下的降头吧?原来刚才你发现她们姐妹被人下了降,所以才出手救了她们。”

    说着,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误会了师傅,心里顿时满是愧疚。

    阮氏姐妹此时也恍然大悟。

    之前在夜总会,阮小星正要用风水石砸阮文乌的时候,却因为腹部剧痛而失败。

    原来是因为她们也中了阮文乌的降头术。

    如果不是萧逸飞此时出手,她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

    阮小星顿时又要给萧逸飞跪下:“恩人,您又救了我们姐妹一次,这份大恩大德,我们姐妹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

    “好了,刚才救了你们,只是出于巧合,报恩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刚才你们一句以身相许,害我被某人骂成了猪头,再提报恩的话,我就要变成千夫所指的对象了。”

    萧逸飞虽然是在跟阮氏姐妹说话,但是眼睛却看着前面的贝安吉。

    显然,某人指的是谁,非她莫属。

    贝安吉老脸一红:“好吧,萧逸飞,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可是,谁让你自己不解释清楚呢。你刚才要是告诉我们,她们姐妹中了降头术,你只是要给她们姐妹治病,我也不会误会你啊。”

    “没有亲眼见证的事情,我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也很难让人相信。再说,我之前只是发现她们体内存在着大量的毒素,但是,并不是很确定,她们是不是中了降头术,所以才试着给她们解毒。没想到,她们当真是中了五毒降头中的死降。”萧逸飞看着贝安吉,道,“其实,这就像之前,我一直对你说,你中毒了,可是你不也是一直不肯相信吗?”

    “这……”贝安吉顿时无言以对。

    同时心里有些感动。

    她隐隐觉得,萧逸飞宁愿被大家误会,也不愿提前解释的原因,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说的这个理由。

    他这样做,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自己。

    可能萧逸飞担心,自己虽然答应让他解毒,但是依旧心存顾虑,所以,他才用这样的方式,来劝解自己。

    这不,有了眼前这个鲜明的例子,她心里真的感到宽慰了许多。也更加相信,萧逸飞说自己中毒,并不是为了占便宜。

    虽然嘴上没说什么,此时此刻,贝安吉还是被萧逸飞的良苦用心,以及细心体贴给打动了。

    替阮氏姐妹破解了降头术之后,萧逸飞便跟贝安吉更换了座位。

    一路上,贝安吉叽叽喳喳地问着姐妹两各种各样的问题。

    等到得知了姐妹花的悲惨身世之后,顿时愤怒无比。

    “这阮文乌,真是禽兽不如!还有这黑蛇帮,简直罪大恶极!你们放心,姐姐一定会帮你们出头,将这黑蛇帮给一网打尽,替你们父母报仇。既然你们现在孤苦伶仃,没有亲朋好友可以投靠,那以后干脆就跟着姐姐吧……”

    “不,我们要跟着恩人,报答他的恩情。”阮小星连忙说道。

    “呵呵,你们要真想报恩,就离他远一点,因为他有女朋友的,要是被她女朋友知道你们的存在,那还了得。你们也不想报恩不成,反而害了他这个恩人吧?”

    阮小星:“这……”

    萧逸飞道:“贝贝说的对,你们以后还是跟着她吧,她会安置好你们的。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她的身份,等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呵呵。”

    贝安吉等萧逸飞说完,便将脸上的墨镜和口罩给摘掉了。

    果然,阮氏姐妹马上就惊叫起来。

    “你是……”

    “嘘……别叫!你们知道就好。怎么样?现在知道跟着姐姐我,绝对不会有错吧?你们不是高中生,马上就要参加高考吗?等你们跟着我回到京城,我负责帮你们安排学校,以后,你们就考我的母校,京城电影学院,你们长得这么漂亮,不当明星真实浪费。当然,你们要是不喜欢当明星,那报考其他的学校也行。”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贝安吉霸气的说道。

    这时候,她才恢复了一点大明星的气势。

    越野车沿着进山的路,一路疾行。

    有阮氏姐妹指路,萧逸飞他们倒是节省了找向导的时间。

    磨砀山位于华夏与缅国的国界线附近。

    距离腾城其实并不远。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位于磨砀山的一座小镇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