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水泥搅拌车把车撞飞了,但是人没事?”

    “一群人围攻三个人,还有个女的,结果那三个人没事,你们都被打晕了?”

    “你们还有两个人被带走了?”

    “仓库那边撬开了?但是里面的毛料都是废料?”

    “该死!废物!真是一群废物!”

    从狂龙夜总会老总办公室里,不断传出一个沙哑的咆哮声。

    最后,随着“啪”的一声巨响,一只手机砸在墙角,炸成了粉碎。

    身为黑蛇帮老大的阮文乌,看起来又黑又瘦又小,一张长长的马脸上,还有一道从眼角直到耳根的疤痕。

    此时的他,黑着脸,赤着上身,在办公室里气急败坏的来回踱着步子。

    精壮的后背上,纹着一只巨大的怪虫纹身。

    随着他的走动,这怪虫好像活了一样,张牙舞爪,满脸狰狞!

    当然,这纹身再狰狞,还是不如阮文乌现在脸上的神情狰狞。

    阮文乌愤怒凶狠的样子,把蜷缩在办公室宽大的沙发上,那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吓得抱在一起,其中一个女孩,嘴里更是发出嘤嘤的低泣声。

    阮文乌本来就在气头上,现在听到女孩的哭声,更是火冒三丈。

    怒骂道:“靠!哭个毛啊!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

    “哈哈,差点忘了,你们两个爹妈还真的死了!”

    “靠,阮大元那个混蛋,死了也是活该!让他乖乖把老婆女儿送给老子,他居然敢不答应,还想偷偷带着你们娘三开溜!”

    “呵呵,我阮文乌看上的人,岂是这么容易就能逃跑的?这不,阮大元现在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可惜你们老妈比较刚烈,居然咬舌自尽,真是浪费!不过还好,你们两姐妹倒是最终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告诉你们,你们两个最好是别动歪主意,乖乖的跟着老子,伺候老子,以后还能吃香喝辣!要不然,今晚就把你们带去接客!”

    “还愣着干嘛?赶紧过来给老子按摩!”

    之前还在低泣的阮小竹,顿时吓得伸手捂住嘴,不敢再哭了,一双星眸当中尽是恐惧,另外一只小手,也紧紧抓着姐姐阮小星的衣摆。

    阮小星相对还是镇定,藏着眸中迸射的仇恨之光,走到了阮文乌的身边,伸手准备给阮文乌按摩肩膀。

    阮文乌却狞笑着端坐在沙发上,将下面的位置一指,道:“别按错地了,按这里,知道吗?”

    阮小星娇躯一颤,然后跪在地上,伸手朝着那儿探去。

    阮文乌将身子往后面一倾,背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也伸开搭在沙发上,浑身放松,连眼睛也闭上了,完全就是一副等着享受的样子。

    阮小星见状后,手上的动作猛然一滞,旋即飞快的操起茶几上的一块风水石,朝着阮文乌那个部位用力砸下。

    她的眼睛里,脸上,都满是深深的怨恨,以及义无反顾。

    旁边,妹妹阮小竹吓得直哆嗦,脸上写满了紧张害怕,以及担忧!

    眼看阮小星手上的风水石,就要砸到阮文乌的关键部位,可是就在此时,只听见一声痛苦的"shen yin",阮小星张口喷出一口血箭,面色瞬间苍白如纸,整个人好像忽然完全脱力,没有一丝力气,手中的风水石,也脱手而出,猛然掉在地上,发出“轰”的巨响。

    这巨响,把阮小竹吓得又是一个哆嗦,接着便惊呼道:“姐!”

    然后朝着阮小星这边迅速的跑来。

    可是跑到一半,就摔倒在地上,和她的姐姐一样,也是面色惨白,神情痛苦不堪。

    “哼!”

    阮文乌冷哼一声,坐直身子,睁开眼睛,用冷厉的目光盯着瘫倒在面前的阮小星。

    “我都警告过你们,让你们不要动歪心思,可是你们非不听,哼,正当我只是说着玩玩吗?”

    “这只是一次警告,要是还有下次,我定要让你们姐妹两每天都生活在绝望当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起来!”

    阮文乌直接抓着阮小星的头发,将其从地上拎了起来,本来欲火高涨的他,看到阮小星嘴角的鲜血,顿时**大减。

    再想到那两个被萧逸飞师徒带走的手下,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跟我来!”

    阮文乌忽然将姐妹两一手抓着一个,带着她们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阮文乌便出现在夜总会的停车场,上了一辆黑色大奔,然后开出了停车场。

    一起开出停车场的,还有几辆轿车,车里都坐着阮文乌的几个忠心手下。

    几辆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离夜总会。

    等到上了马路之后,这才加快了速度,向前行驶。

    大奔内,阮文乌坐在后排中间,一手搂着一个女孩的嫩腰,朝前面开车的小弟道:“去九号!”

    小弟应道:“是!”

    然后右拐,驶向阮文乌位于近郊的九号别墅。

    就在这时,一辆无牌面包车,出现在他们车队的后方,不远不近的跟着车队。

    虽然这面包车看上去很是破旧了,但是速度不慢,而且在密集的车流当中,来回穿插,速度不减反增。

    显然,这辆面包车的司机,车技相当厉害。

    “老大,这辆车有些蹊跷!”

    开车的小弟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

    阮文乌其实也早就发现了这辆车的古怪,冷声道:“叫辆车把它逼停,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

    小弟正要通知其他车上的小弟时,忽然之间,车队最前面的一辆车,陡然爆胎了。接着便看到,在刺耳的摩擦声中,这辆车直接翻车了,在前面的路上翻滚老远的距离之后,才停了下来。

    这样的翻滚,恐怕车里的司机,幸存无望。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把阮文乌看的一阵目瞪口呆。

    愣了一阵后,才准备下令让手下停车,看看发生车祸的车内,几名手下是什么情况。

    哪知道就在这时,车队里除了他坐的这辆大奔之外,其他的车全都莫名其妙的同时爆胎,侧翻,发生了严重的车祸。

    简直好像是在拍车祸电影!

    整个车队,瞬间就只剩下了这唯一一辆大奔,还正常行驶在路上。

    不,很快这辆大奔也被前面翻到的车给逼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