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一丝毒皇真气注入年轻人的体内,年轻人的身体顿时剧烈颤抖起来,脸上也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

    他和之前那两名黑蛇帮小弟一样,在毒刑之下,被生生从昏迷状态给折腾得醒了过来。

    嘴里不断痛苦叫痛。

    贝安吉也闭上了嘴巴。

    知道这年轻人并没有死,是自己闹了个大乌龙。

    不过看到年轻人痛苦的样子,吓得赶紧退开,与萧逸飞拉开了距离,生怕萧逸飞给她也扎上一针。

    年轻人一边痛呼着,一边叫嚣道:“萧,萧逸飞,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不然……”

    萧逸飞无视了威胁,又给他扎了一针。

    年轻人顿时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剧痛,在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泛滥开来。

    甚至连灵魂,都感到痛苦不堪。

    他没办法继续放狠话了,甚至只能惨叫和求饶。

    “饶命……放,放过我吧……”

    萧逸飞拔出银针,顺便也帮他化解了一部分毒皇真气,这种痛苦不堪的感觉,才终于消退了一些。

    也让他有了喘息之机。

    旁边,贝安吉看的瞠目结舌,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内心已经将萧逸飞佩服得无以复加。

    萧逸飞冷冷地看着年轻人,道:“说吧,你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年轻人又开始硬气起来,冷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多问,而且尽快放了我,否则,你后悔都来不及!别别别……我说,我说!”

    眼看萧逸飞又要给自己扎针,年轻人顿时软了,老实说道:“你听好了,我是黑蛇帮的金牌打手!你要是敢动我,我们老大绝不会放过你!”

    “还不老实!”

    萧逸飞目光一凛,直接一针扎在年轻人的身上。

    这一次,不管年轻人痛得怎么在地上打滚,他也没有再将针拔出。

    年轻人打着滚,嘴里叫道:“饶命啊!我交代,我这次真的老实交代!好疼!好疼啊!饶命,我,我是京城莫家人,是,是莫少派我过来的。”

    萧逸飞若有所思:“京城莫家?莫少?是莫绍峰,还是莫绍明?”

    “是,是峰少!是峰少派我来的!”

    “莫绍峰派你来干什么?”

    “为了杀……”年轻人目光一闪,“为了这些毛料!峰少听说你买了三十亿的毛料,所以派我来抢走这些毛料。谁让你当初坏了明少的好事呢。”

    “为了毛料?呵呵,他派你来,主要是为了杀我吧?”

    年轻人哑口无言。

    因为萧逸飞说对了,峰少派他过来,就是为了干掉萧逸飞。

    至于带走毛料,只是杀完人之后,顺带的而已。

    “这么说,黑蛇帮那边,也是你们在搞鬼?”

    “是,是我们,是峰少让我找到黑蛇帮,收买了阮文乌,让他设计对付你。”

    “还有呢?峰少还做了什么事情?”

    “没,没了……等等,有!还有那个秦飞扬,也是刚刚被峰少收买,才在公盘上故意针对你,曝光了你的事情……他的目的是,让你变得身败名裂。”

    萧逸飞听到这里,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这莫绍峰为了对付自己,先是收买了秦飞扬,让秦飞扬在公盘现场曝光自己购买三十亿毛料的事情,让自己变得众所皆知,这样,当自己打赌输给了秦飞扬之后,就会身败名裂。

    难怪秦飞扬刚才在公盘现场,故意搞出那样的事情,甚至连他爷爷的命令都敢不听,原来是被莫绍峰给收买了。

    只是让萧逸飞身败名裂,这并不是莫绍峰最主要的目的,莫绍峰真正想要看到的,就是萧逸飞的惨死。

    所以,莫绍峰又在暗中收买黑蛇帮,故意制造车祸,谋杀萧逸飞。

    甚至为了保险起见,还派出一名手下,也就是这个年轻人来对付萧逸飞。

    这个年轻人,其实是一名古武者。

    实力虽然只有玄级后期,但是相对普通人,已经相当不错了。

    所以,莫绍峰派他来对付萧逸飞,已经算是非常重视萧逸飞。

    只是莫绍峰肯定不会想到,他安排的这些计划,全都以失败而告终。

    就算他派出来的高手,也被萧逸飞轻松解决。

    “莫绍峰现在在哪?他既然想看到我身败名裂,在公盘现场,为什么没有看到他?”

    “峰少去磨砀山了。他说与其去赌毛料,还不如直接买矿山,而最近有传言说,磨砀山那边勘探到了翡翠矿床,所以他赶去当地了。”

    “哦。买矿山?”

    萧逸飞感到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莫绍峰跟自己想到一块了。

    磨砀山发现翡翠矿床?

    莫绍峰要去买矿山?

    “呵呵,既然如此,我岂能不去凑凑热闹呢?”

    就在这时,年轻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叫道:“等等,难道你也是古武者吗?难怪,难怪你能打败我!可是,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古武者呢……难道……”

    萧逸飞猛然拔出银针。

    年轻人立刻昏死了过去。

    只是脸上还是保持着无比震惊,以及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知道他最后想到了什么。

    萧逸飞站起身。

    结果和贝安吉撞到一起。

    “呀!”

    耳边传来贝安吉的娇吟声。

    接着看到贝安吉触电一样跳到一旁,红着脸,羞恼的瞪着萧逸飞。

    原来贝安吉刚才一直站在他身后,观看他对年轻人审问的过程。

    因为太专注,结果当萧逸飞起身时,未能及时躲开,才不小心撞到一起。

    萧逸飞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贝安吉却意外的没有爆发,而是绞着手指,神态扭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到萧逸飞望过来,她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萧逸飞,刚才我误会你了……”

    刚才在萧逸飞对年轻人进行审讯的时候,贝安吉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

    再结合年轻人交代的真相,她也意识到,之前自己误会了萧逸飞。

    萧逸飞之前抱住她,并不是为了对她进行不轨的行为,极有可能是因为萧逸飞提前发现了这个年轻人的靠近,怕对方伤害自己,所以才出手……

    也就是说,萧逸飞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样做。

    明白这点后,贝安吉感到很尴尬。

    特别是想到刚才为了逃脱萧逸飞的“魔爪”,居然向那个真正心怀不轨的年轻人求救,更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