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秦飞扬却继续爆料:“对了,昨天花了二十亿买毛料的人,他叫万丰!而万丰也是萧逸飞的弟子!所以,这二十亿,恐怕也要算在萧逸飞的身上!也就是说,在公盘举行之前,萧逸飞就已经买下了价值三十亿的毛料!”

    “啊!”

    这下现场更是沸腾一片。

    谁也没想到,秦飞扬此时突然爆出如此巨料。

    这下,大家顿时好奇不已,互相询问:“萧逸飞在哪?萧逸飞是谁?”

    此时位于后台的贝安吉,却娇躯微震。

    惊讶而又惊喜地在人群中搜索萧逸飞的身影。

    真是意外之喜啊!

    本来还担心,要去哪里寻找萧逸飞的下落,没想到萧逸飞居然就在公盘现场。

    这么说,他和自己一样,千里迢迢从江城跑到腾城来,就是为了参加翡翠公盘吗?

    这么看,自己跟他倒是挺有缘分的!

    忽然间,贝安吉美眸一亮。

    她已经在人群中,发现了萧逸飞的身影。

    “没错!就是他!”

    这个时候,秦朝东在主席台上坐不住了。

    起身开口道。

    “飞扬,你在搞什么?还不赶紧下去,不要胡闹!”

    在秦朝东面前,秦飞扬以前一向表现得非常乖巧老实,然而,此时他却意外的没有听秦朝东的话,继续站在台上道:“爷爷,这是我和萧逸飞之间的私事,与秦朝珠宝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您不用担心。”

    秦朝东错愕而恼怒,沉声道:“秦飞扬……”

    哪知秦飞扬居然无视了秦朝东,朝着台下萧逸飞所在的位置,大声说道:“萧逸飞,大家都等着认识你呢?你还不上来跟大家见见面吗?”

    “师傅,不用搭理他。”万丰皱眉劝道。

    萧逸飞笑了笑,道:“没事!”

    万众瞩目中,萧逸飞登上了舞台。

    看到登上舞台的萧逸飞,人群中的郑浩然,不禁双目闪亮。

    本来他就怀疑萧逸飞就是那个姓萧的人,现在终于证实,自己的猜测居然是真的。

    “呵呵,有趣……”郑浩然好奇的笑了起来。

    舞台上,秦飞扬问萧逸飞。

    “萧逸飞,你承认我们之间打赌的事情吗?”

    萧逸飞道:“没错,是有这么一回事。”

    秦飞扬道:“很好,既然你承认了,那咱们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来完成这个赌约。怎么样?”

    萧逸飞道:“可以!”

    得到萧逸飞肯定的回复后,秦飞扬这才心满意足的结束了闹剧。

    等到二人下台之后,秦紫菱面色愠怒的迎了上来:“秦飞扬,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们明明已经立下赌约,你为什么还跑到台上去闹这一出戏?明明是你和我打赌,你干嘛故意针对逸飞?”

    秦飞扬呵呵笑道:“虽然立下了赌约,但是这样也难免有人事后依然会反悔,所以,还不如索性公开出来,让大家来监督!再说,谁让我和大姐你都是秦家人呢,要是把我们同室操戈的事情曝光出去,那不是让别人笑话我们秦家吗?所以没办法,我只好把萧医生给搬了出来。”

    秦紫菱气笑道:“说得好像很委屈似的,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

    秦飞扬不以为然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择手段也在所难免。你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赢过我吧!”

    “你……”

    看着秦飞扬转身离去,秦紫菱怒极无语。

    极为愧疚的道歉:“逸飞,对不起,我这个弟弟,哎……”

    萧逸飞现在对秦飞扬也颇为反感,但是不至于迁怒秦紫菱,无所谓道:“没什么,你弟弟说的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嘛,等到我们成了胜利者,他应该就安静了!好了,我们还是去看看毛料吧!”

    萧逸飞说完带着万丰,顶着各种异样的目光,开始一一观察公盘展示的翡翠毛料。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是毛料展示,以及翡翠商人投标的时间。

    现场的毛料,数量极多。

    就算再厉害的专家,也难以在一天时间内,对所有毛料进行细致的鉴定。

    所以毛料的展示期,一共有三天时间。

    而且,公盘不是拍卖会。

    这三天里,要是在现场难以做出决定,回去商量之后,再回来投标也行。

    萧逸飞带着万丰秦紫菱穿行在众多毛料之间。

    而在每块毛料面前停留的时间,不到一秒钟,基本上都是看一眼就走了过去。

    完全就是走马观花。

    好多正在暗中关注萧逸飞的人,顿时都深感无语。

    “早就听说这家伙购买毛料很随便,看一眼就买走。”

    “他不会准备在公盘上,也像这样买毛料吧?”

    “别说三十亿了,就算三百亿也要赔光啊!”

    秦紫菱在旁边也看的一头雾水,屡屡想要开口询问,最后还是忍住了。

    就这样,不到十分钟时间,萧逸飞就看完了所有毛料。

    “我们走吧!”萧逸飞忽然说道,然后带着万丰朝着大门走去。

    “逸飞,我们要去哪?”秦紫菱迷惑的问道。

    万丰嘿嘿一笑,替萧逸飞说道:“当然是回家了。”

    “什么?回家?这里这么多毛料,我们还没好好鉴定呢,怎么突然要回家呢?”

    “谁说没鉴定?我师傅都已经鉴定完了啊!不回家,留在这里干什么。浪费时间吗?”万丰嘿嘿笑道。

    “什么?鉴定完啦?这怎么可能?”秦紫菱傻眼了。

    有这样鉴定毛料的吗?

    虽然她前天已经在交易市场,见到过萧逸飞购买毛料时的草率举动,可是没想到萧逸飞居然将这种风格,带到了公盘现场。

    按照这种鉴定毛料的方式,自己有赢的可能吗?

    而就在她发愣的时候,萧逸飞和万丰却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秦紫菱望着他们师徒二人的背影,呆愣无语。

    她此时忽然感觉非常荒唐。

    “自己不会信错了人吧?”

    “这个萧逸飞,不会是自己弟弟的同伙,两人联手设套,骗自己上钩吧?”

    一时间,她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最终,她还是贝牙紧咬,快步跟了上去。

    而一直在关注他们的人,看到他们三人这么快就离开了公盘现场,顿时有些迷糊。

    “这是什么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