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秦朝东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眼力,比孙子秦飞扬要毒辣得多,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尊翡翠奔马的雕工到底有多不凡。

    虽然就像萧逸飞说的那样,雕工略显粗糙,但是这件作品的完美度,以及灵性,却已经远胜很多玉雕老师傅的作品。

    这绝对不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能够雕刻出来的。

    更像是某位玉雕大师的作品。

    正因为看出这件作品的雕工不凡,秦朝东才说这件礼物的价值太昂贵。

    因为这件翡翠奔马,其原材料可能只要一百多万,但是加上玉雕大师的精美雕刻,价值至少超过千万。

    这的确是一件非常贵重的礼物。

    就算萧逸飞在这件事上说了谎,但是,他能够花这么大的代价,送给自己这样一件尊贵的礼物,就足以证明他对自己还是比较尊重的。

    所以秦朝东不但没有因为萧逸飞的说谎,而对他心生不满,反而还更加欣赏萧逸飞。

    而且秦朝东还产生了误会,觉得萧逸飞与自己孙女之间,关系恐怕并不一般。

    要不然,萧逸飞为什么会送自己如此珍贵的礼物呢?

    萧逸飞道:“秦老,这只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而已,希望您能够收下。”

    秦朝东既然误以为萧逸飞送他这件贵重的礼物,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孙女,于是也不再客套:“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接下来,萧逸飞和秦家人一起吃了一顿早餐。

    在来之前,萧逸飞本来以为,秦朝东想见自己,就是因为听说了昨天自己大量收购毛料的事情。

    而见到自己之后,他肯定会问起昨天的情况,可是由始至终,除了秦飞扬刚才提起了昨天的事情之外,秦朝东竟然一字未提。只是询问了一下他的个人情况,以及工作情况,另外还向他透露了一些与腾城翡翠公盘有关的消息。

    而萧逸飞也趁机了解了不少关于翡翠公盘的情况,算是没有白来一趟。

    早餐吃到一半,秦朝东就被腾城翡翠协会的人请走了,说是要去参加什么活动。

    临走前,让秦紫菱和秦飞扬这对姐弟,好好招待萧逸飞。

    只是他刚走,秦飞扬就变了脸色,对萧逸飞说道:“萧医生,你为了追我姐,付出的代价也真够大的啊,先是花了十亿买毛料,现在又花了几百万买了一尊翡翠奔马送给我爷爷,接着是不是准备在我们秦家的家务事上也掺和一笔呢?”

    萧逸飞皱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呵呵,萧医生,你都坐在这里了,何必还装傻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我姐正在竞争秦朝珠宝董事长的位置?而我姐之前举荐你担任秦朝珠宝的顾问,目的只是为了增强她在公司的影响力和实力。还好爷爷没有答应。”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你昨天花十亿买毛料,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引起我爷爷的注意。果然,大姐第一时间将此事告诉爷爷之后,爷爷今天就将你请了过来。不得不说,这十亿花的非常值得。不但成功的引起了爷爷的注意,而且,你买来的毛料,还能直接转售出去,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

    “而为了讨好爷爷,你花了几百万,买了刚才那尊翡翠奔马。你别告诉我,那翡翠奔马真的是你的作品?”

    这时,万丰恼道:“废话!这当然是我师傅的作品,是我亲手看到师傅在来这里的路上雕刻的!”

    秦飞扬更是讽笑道:“来这里的路上雕刻的?呵呵,万少,你要想忽悠人,至少也要懂点常识啊。就算是技巧再精湛的玉雕师,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雕刻出一件那样精美的作品。除非你们刚才是从火星过来的。”

    万丰沉下脸,怒道:“秦飞扬,你放尊重点……”

    “万丰,你先别说,让他继续说!”萧逸飞道。

    “哼!”万丰恼怒的坐下来。

    秦飞扬见状有些意外,没想到万丰如此听萧逸飞的话。

    秦飞扬继续道:“萧医生,你做这些事情,付出这么多的代价,真正的目的,还是想成为我们秦朝珠宝的顾问吧?因为,我和大姐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都是家族内部的家务事,你和大姐都知道,身为外人的你,就算想要帮助大姐,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甚至还会起到反作用。但是,要是成为了秦朝珠宝的顾问,你就算是半个秦家人了,到时候你才能全力帮助大姐,跟我争夺董事长的职位。”

    “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

    秦飞扬摆出一副洞察一切的派头,无比得意的说道。

    萧逸飞顿时哭笑不得。

    “你想多了。”

    秦飞扬冷笑道:“不用狡辩了,我已经看穿了你们的阴谋,而事已至此,就算你再狡辩也没用!萧医生,既然你好好的医生不当,跑来掺和我们的家事,而且还选择支持我大姐,那以后你就是我的敌人!”

    萧逸飞彻底无语了。

    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自己哪有这样的闲工夫,跑去掺和别人的家事。

    没错,自己的确和秦紫菱认识,也算是朋友,但是迄今为止,也就见过几次面,打过几次叫道而已,交情并没有那么深厚,还不至于让自己花费时间精力去像这样支持她。

    本想解释清楚,但是以秦飞扬的偏执和自以为是,萧逸飞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再说,这秦飞扬不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自己何必浪费时间跟他解释什么。

    于是干脆道:“紫菱,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秦紫菱也被弟弟的阴谋论给雷的不轻,闻言连忙道:“我送你!”

    二人全然无视了秦飞扬。

    可是,秦飞扬却以为他们这是心虚的表现,不禁喊道:“等等!”

    萧逸飞冷冷道:“怎么,秦少爷还有什么事吗?”

    秦飞扬道:“我姐说你是逢赌必涨的赌石高手,可是我不相信,所以,我想跟你打个赌!”

    萧逸飞好笑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好像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我对打赌也没什么兴趣。告辞!”

    说完就走。

    秦飞扬急道:“萧逸飞,你不是喜欢我姐吗?你要是打赌赢了我,就能娶我姐,难道你不想赢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