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不错的年轻人!”

    秦朝东在心里给出了一个初步的评价。

    他呵呵笑道:“小萧,小丰,快请坐吧,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大清早的,让你过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吃早点,真是抱歉啊。”

    这时,万丰帮萧逸飞拉开座椅,道:“师傅,请坐。”

    看到此景,除了秦紫菱之外,秦家其他人,此时都有些错愕。

    “师傅?万丰怎么会这样称呼萧逸飞,我没有听错吧?”

    不管是秦朝东,还是秦飞扬,都以为肯定是自己听错了。

    因为,秦紫菱刚才才说过,萧逸飞在和万丰的表姐谈恋爱,所以,万丰不可能称呼萧逸飞为师傅。

    正因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并没有好奇的追问。

    秦飞扬和万丰早就认识,此时笑道:“万少,听我大姐说,你昨天就来腾城了,那怎么不来找我玩呢?怎么说,我也算得上半个东道主,可以带你到处玩一玩。”

    万丰笑道:“我昨天跟着师傅在买毛料呢,哪有时间到处玩,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再说。”

    又是师傅!

    而且这一次秦飞扬完全可以确定,他绝对没有听错!

    万丰的的确确喊的是师傅。

    秦飞扬惊讶问道:“万少,你什么时候拜师了啊?你说的师傅是哪位高人啊?”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眼睛就一直望着萧逸飞。

    知道万丰说的师傅,应该就是萧逸飞。

    可是,这太奇怪了吧?

    萧逸飞和万丰表姐谈恋爱,而万丰又称呼萧逸飞为师傅,这关系有点复杂啊……

    万丰道:“这位就是我师傅。这事你大姐没告诉你啊?”

    果然如此!

    这萧逸飞还真是万丰口中的师傅。

    秦飞扬之前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至于秦紫菱……

    以二人的关系,秦紫菱怎么可能主动告诉他这件事呢。

    得知万丰的师傅是萧逸飞,秦飞扬此时心里感到颇为震动。

    以万丰的身份,很难想象他会拜一个这么年轻的人为师傅。

    这么说,难道这个萧逸飞真的是个赌石高手?

    不!不可能!

    秦飞扬压根就不相信眼前看起来跟自己一般大小的萧逸飞,会是什么赌石高手,呵呵一笑道:“是啊,我大姐的确没告诉我这件事,不过我大姐倒是告诉我们,说萧医生是个赌石高手,而且还是一个逢赌必涨的高手,昨天更是花了十亿巨资,买了许多翡翠毛料,这么说,昨天的翡翠毛料,应该赚了不少吧?就算每块毛料只赌涨五倍,那也是五十亿啊。”

    万丰难得低调道:“呵呵,或多或少算是赚了一点吧。不过,我们昨晚并没有解太多毛料,所以也不知道到底赚了多少钱。”

    其实他当然知道赚了多少钱,可是,这不是怕说出来,会吓傻秦家人吗?

    还是师傅说的对,该低调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低调。

    秦飞扬心里却冷笑不已。

    “真是可笑!”

    “一边说没有解太多毛料,一边又说或多或少赚了一点钱,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看来,万丰应该也不知道那些毛料是赚是亏,只是碍于面子,才说赚了一点。”

    秦飞扬心里冷笑,表面上却装出无比震惊的样子:“万少,没想到你师傅真的和我大姐说的一样厉害,那我可得好好见识一下。萧医生,不知道你们昨晚解出来的翡翠原石,现在在哪里呢?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过目一下?”

    秦飞扬认定了萧逸飞和万丰,昨晚肯定没有解出多少翡翠原石。

    就算运气够好,解出来了一些翡翠原石,但是品质也一般。

    因此,自己这个问题问出来,萧逸飞肯定会满脸尴尬,然后找借口推脱,不愿意将解开的翡翠原石拿出来。

    当然,极有可能是根本就拿不出来。

    一旦萧逸飞真的什么都拿不出来,那就有意思了。

    他的所谓赌石高手的身份,将会不攻自破。

    到时候,看大姐怎么向爷爷交代。

    秦朝东此时的想法,其实与秦飞扬差不多。

    他也不看好萧逸飞能够拿出翡翠原石。

    而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开口给萧逸飞解围。

    因为,他本来就想趁机好好考察一下萧逸飞这个年轻人,所以,他很想看看萧逸飞在现在这样被动的情况,能够给出什么样的表现。

    但是秦紫菱可坐不住,准备开口帮萧逸飞解围。

    哪知道就在此时,万丰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递给秦朝东,道:“差点忘记了。秦老,这是我师傅特意为您老准备的一件礼物,一尊翡翠雕刻的奔马。这是我师傅用昨晚刚刚解出来的一块翡翠原石,亲手雕刻而成的。师傅说,因为时间太短,所以雕刻得略显粗糙,希望您老不要嫌弃。”

    秦朝东有些意外的看着万丰手上的翡翠奔马,没想到萧逸飞真的能够拿出一块翡翠。而且还是一块已经雕刻成型的成品。

    而凭借这么多年练就的毒辣眼力,只是一眼,基本上就已大致判断出雕刻奔马的翡翠原石,乃是一块冰种翡翠。

    于是他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可是冰种翡翠,价值太昂贵了,我不能收。”

    秦飞扬此时也大致鉴定出,这块翡翠的确是一块冰种翡翠,就算没有经过雕刻,只是原石,价值也超过百万。

    这样一件礼物,的确价值不菲。

    而且他还注意到,这件翡翠奔马的雕工非常精妙,栩栩如生,一看绝对就是大师级的作品。

    这样一件作品,就算是玉雕技术再高明的老师傅,也要花好久才能雕刻而成。

    而萧逸飞从购买毛料,到今天来这里吃早餐,中间顶多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算他一夜不睡的解石,雕刻,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夜之间,就能创造出这样一件作品!

    因此,秦飞扬压根就不相信这块翡翠原石,是昨天萧逸飞刚刚解出来的。

    更不相信这件翡翠奔马,是萧逸飞亲手雕刻的。

    他怀疑这是萧逸飞提前在什么地方买了一件翡翠成品,然后打着自己作品的名号,拿来忽悠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