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紫菱黛眉微皱。

    替萧逸飞辩解道:“爷爷,你来腾城的事情,我之前并没有告诉逸飞,所以他并不知道您现在在腾城,也就没有前来拜访。要是他知道,肯定会第一时间过来拜访您的。就像刚才,他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答应过来……”

    秦朝东挥手打断秦紫菱,笑道:“好了,紫菱,你不用解释什么,小萧他并没有做错什么,飞扬,小萧是爷爷请来的客人,你可不要再这样背后议论人家。知道吗?”

    秦飞扬道:“爷爷,我这不是在非议他,而是实话实说。而且,我还想说,大姐举荐他担任我们秦朝珠宝顾问这件事,实在是太任性了,也太冒险了。看看他昨天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在败家。”

    “明明公盘开幕在即,他却把十亿资金提前花掉,而且据说他购买毛料,就像是去采石场买石头一样随意,随随便便就用十亿换了几十车毛料。现在外面已经有人喊他败家子了。反正我可从来没见过赌石高手用这样的方式赌石。”

    “他自己败家还好,却偏偏影响了其他人。因为他昨天的行为,使得现在市面上的毛料价格,都开始涨价了。这样下去,说不定公盘上的毛料价格,也会暴涨。到时候,也连累我们花费更多的资金。”

    “而且,要是真让他担任我们秦朝珠宝的顾问,以他这样的赌石方式,那还了得,只怕不管有多少钱,都会亏掉。这还不如直接把钱往水里扔呢。”

    “我们秦朝珠宝可没有这么多钱任他败。”

    这时,属于秦飞扬阵营的特级专家陈老,也是颌首附和:“秦董,我很赞同秦少爷的话,我也觉得我们公司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秦紫菱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替萧逸飞辩解。

    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昨天萧逸飞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太难以理解。

    所以,她是有口难辩。

    看到此景,秦飞扬顿时知道,原来自己大姐对萧逸飞也没有太大的信心,心里顿时得意不已,觉得大姐这次的表现,在爷爷心里肯定失分不少。

    这样,他也就胜算大增。

    秦朝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问秦紫菱:“紫菱,关于小萧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秦紫菱此时的目光,意外的坚定了起来,说道:“爷爷,虽然我不知道逸飞昨天为什么要那样收购毛料,但是,我还是相信他。因为,我认识他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从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深意。说不定,他买的这些毛料,都能赌涨呢……”

    此言一出,连秦紫菱也觉得太夸张了。

    萧逸飞可是购买了足足二十车的翡翠毛料啊,要是这些翡翠毛料都能赌涨,那还了得,那萧逸飞岂不是摇身一变,成为百亿,不,甚至千亿富翁吗?

    不,岂止是千亿富翁这么简单!

    连二十车翡翠毛料,都能全部赌涨,那只有神仙才能做到。

    所以秦紫菱此言一出,秦飞扬差点当场笑喷了。

    “哈哈,大姐,你这是在说笑话吗?二十车的毛料都能全部赌涨,你怎么不干脆说那个萧逸飞是神仙呢?都说爱情会让女人变傻,你不会是看上那个萧逸飞了,所以才这么相信他吧?要真是这样,那就别聘他当什么赌石顾问了,直接让他当我们秦家的女婿吧,反正以他的身家,倒也不是配不上大姐你,爷爷,您说是不是?”

    秦飞扬看似是在奚落秦紫菱,其实,他非常乐意看到大姐嫁给那个萧逸飞。

    这样一来,大姐就没有资格再跟他竞争董事长之位了。

    秦朝东双目一亮,笑道:“紫菱,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这个萧逸飞了?要是这样,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要是这个小萧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优秀,那和你倒是挺般配的。呆会爷爷好好考察一下他,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资格做我秦朝东的孙女婿。”

    秦紫菱忙道:“爷爷,您别听飞扬瞎说,我和萧逸飞只是朋友。其实,萧逸飞早就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的女朋友,还是万丰的表姐,江城梦家的千金。飞扬,你现在在爷爷面前开这样的玩笑没事,但是,一会万丰来了,可别再乱开这种玩笑。”

    “呵呵,就算他有女朋友了,那又怎样,只要没结婚,就可以把他抢到手。大姐,你怕什么,我们秦家虽然不如万家,但是难道还不如梦家吗?”秦飞扬还在怂恿秦紫菱。

    秦紫菱当然知道秦飞扬在打什么主意,心里颇为恼火。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原来是萧逸飞和万丰赶到了。

    秦紫菱将萧逸飞迎进了包厢,介绍道。

    “逸飞,快快请进,这位是我爷爷,这是我弟弟秦飞扬,这是何老和陈老,你们上次有见过面。爷爷,这就是萧逸飞。至于万丰,就不用介绍了。”

    萧逸飞进到包厢后,一眼望去,已经将里面的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当秦紫菱介绍到秦飞扬时,看到秦飞扬眼里的不屑与嘲讽,萧逸飞显得很淡定。

    因为,之前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已经从万丰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秦家的事情。

    特别是对秦家家主秦朝东,以及对秦紫菱和秦飞扬这对姐弟间的关系,都了解了不少。

    所以,对秦飞扬表现出的敌意,自然并不意外。

    “您好,秦老,之前不知道您老也来腾城了,所以没有前来拜访,失礼之处,还望见谅。”萧逸飞不卑不亢的表达了一句歉意。

    秦朝阳其实也一直在暗中观察萧逸飞。

    而他看到萧逸飞的第一眼,印象就相当不错。

    觉得萧逸飞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看起来非常成熟稳重,而且谦虚有礼。

    特别是在萧逸飞的身上,还隐隐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这样的气质,很难将他与孤儿和小诊所医生这两个身份联系到一起。

    也更难将他与昨天一掷千金的行为联系到一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