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绝境中脱险!

    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所有人都不禁热泪盈眶。

    同时,他们纷纷将掌声送给了贝安吉,目光灼热地望着她。

    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因为,正是贝安吉刚才的神奇表现,制服了两名劫机犯,帮助他们脱离了危险!

    此时此刻,想到刚才的情景,大家还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平时在荧幕上娇滴滴的,专门饰演大家闺秀的贝安吉,居然拥有如此犀利的身手,徒手制服了两名劫机犯!

    真是太厉害了!

    “贝安吉,我爱死你啦!”

    一名女贝壳兴奋的叫道。

    既然身份已经曝光了,贝安吉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很坦然的面对大家。

    不愧是大明星,这一刻,她身上的气质,明显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站在那里,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的就会被她所吸引,难以移开。

    但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又偏偏不是那种高高在上,难以接近的感觉。

    反而会觉得她性格温和,非常亲切。

    贝安吉此时对大家说道:“大家先不要激动,在各自的座位坐好,免得人多手杂,会出现意外!另外,请大家帮忙照顾一下刚才受到惊吓的乘客,还有,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医生在,请帮忙救治一下伤者。”

    此时的贝安吉,在大家心里,拥有着很高的威信。

    在她的提醒下,大家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几名男乘客,帮空少控制住了那对男女劫机犯。

    一些人开始试图对之前那三名意外昏倒的乘客进行救治。

    但是因为不懂医术,所以也帮不上太多的忙,而且不敢乱动这些病人。

    不过,一切还是显得井井有条。

    这时,一名空姐准备上去将地上的两支钢笔收起来放好,免得再次发生意外。

    可是就在此时,之前被女劫机犯用钢笔毒死的两个人,其中一人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吓得空姐失声尖叫起来,也顾不上去捡拾地上的钢笔。

    这一幕,也把贝安吉和其他乘客们吓到了。

    “啊!他怎么坐起来啦?”

    “他的脸色好像恢复了,不像之前看起来黑漆漆的样子。”

    “他的眼睛也睁开了!”

    “难道他居然没死?”

    萧逸飞坐起来后,茫然四顾,迷茫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听到这话,感到一阵无语。

    同时又有些不解。

    心想,他之前不是被钢笔划伤,然后死掉了吗?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而且看起来好像并无大碍。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诈尸?

    贝安吉平时自认为挺胆大的,现在也有些被吓到了,面色苍白的问道:“你没事吧?刚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吗?你被那个女劫机犯用笔划伤了,然后你就倒下了,大家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是吗?”萧逸飞摸了摸头,检查了一下胳膊,结果发现只是外面的衣服给笔尖划破了,里面的皮肤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看到此景,大家都无语了。

    这家伙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而且,这家伙明明没有受伤,刚才怎么就倒下了,看起来好像死了一样呢?

    而萧逸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啊!原来我没受伤啊!我还以为自己被划伤了,死定了,所以吓晕过去了……”

    “我倒!”众乘客摔倒一地。

    贝安吉也是哭笑不得。

    这家伙,胆子也太小了吧。

    不过,看到萧逸飞没事,她也松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她真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去。

    只可惜还是死人了。

    贝安吉朝着地上的高守望去。

    结果却意外地发现,高守的脸色,比先前变白了不少。

    之前高守的脸,黑得好像锅底,可是现在虽然还是很黑,但是至少颜色变浅了很多。

    可惜,就算如此,他还是已经死掉了。

    不可能也像萧逸飞一样幸运的死而复生。

    这时,之前那名空姐,又准备捡起地上的那两支钢笔。

    萧逸飞见状连忙阻止道:“等等!这笔里面可是有剧毒,需要小心处理,不然要是毒发了就惨了!”

    空姐听到他的提醒后,顿时吓了一跳。

    的确,她之前只想着要保存证据,却忘了这笔可不是普通的笔。

    要不是萧逸飞提醒,她差点犯下大错。

    空姐吓得不敢再去碰那些钢笔了。

    周围的乘客也都纷纷退开,恨不得离地上的钢笔远远的,免得不小心中毒。

    萧逸飞安慰道:“没事的。你去拿一只密封的储物箱过来,将笔放到里面藏好,只要不随便打开,就没事了。”

    空姐道:“这样就可以了吗?你可别乱说啊。你都说了,这些笔很危险,要是出什么事,那就糟糕了。”

    这时,万丰走过来道:“放心吧,我师傅他可是神医,在解毒方面没有人比我师傅厉害,你听他的,绝不会有错。”

    “是吗?你真的这么厉害?”空姐半信半疑。

    而贝安吉撅了撅嘴,嘀咕道:“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你要是真的这么厉害,那就把地上这个高手给救活啊。传说中的神医,不就是应该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吗?”

    萧逸飞道:“我正有此意。我这就来帮他解毒。”

    “啊?你还来真的啊?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你还真以为你能起死回生啊!”贝安吉压根就不相信,道,“你如果真是神医,还是去帮那三名病倒的乘客治病吧?他们刚才好像都被吓出心脏病了。”

    萧逸飞道:“是吗?怎么会同时出现三名心脏病患者?这太奇怪了。开句玩笑,他们不会是劫机犯的同伙吧?或许他们不是心脏病犯了,而是被藏在身上的钢笔给扎伤了,所以中毒昏迷了。”

    “啊?”

    贝安吉本来以为萧逸飞是在开玩笑,可是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之前女劫机犯的异常反应,心里灵机一动。

    “难道说,这三人真的是劫机犯的同伙?”

    贝安吉赶紧让空少去搜查三名乘客的身体。

    结果从他们身上,果然分别找出了一支钢笔。

    这三支钢笔的样式都不同。

    但是,想到刚才两名劫机犯手中那两支不同样式的钢笔,所有人还是吓了一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