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边的喧闹,引来了空姐。

    在空姐的提醒下,乘客们停止了喧哗。

    机舱内又恢复了安静。

    “谢谢。”

    耳边忽然传来旁边女孩的道谢声。

    声音依然甜美动听。

    萧逸飞应道:“不客气。”

    女孩望着萧逸飞:“没想到你还上过电视,是一位名人。难道,你真的是一名神医吗?”

    萧逸飞谦虚道:“上电视只是因为一次意外。而我的医术其实很一般,根本算不上什么神医。”

    女孩点头:“说的也是。你这么年轻,就算医术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打击人呢。

    萧逸飞:“……”

    之前这女孩还对萧逸飞爱理不理,可是现在,她却聊兴颇浓。

    再次主动说道:“要不我考考你吧,看看你的医术到底怎么样。”

    不等萧逸飞表态,女孩就问道:“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萧逸飞据实相告:“中医西医都有涉及。”

    闻言,口罩下面,女孩歪了歪嘴。

    什么中医西医都有涉及……这家伙真是能吹啊!

    她现在越来越怀疑,萧逸飞就是个满口忽悠的黑诊所医生。

    本来她最讨厌的就是骗子。

    而无良的黑诊所医生,就更是让人痛恨。

    再想到之前在候机楼,萧逸飞言语间对贝安吉的不屑,她暗暗决定,一定要揭穿萧逸飞这个黑诊所医生的真面目。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利用剩下来的时间,为民除害吧。

    想到这里,她目光一闪,说道:“这么说,你应该会把脉吧?那好,你给我把把脉,看看我的身体有没有哪儿出问题。”

    女孩说着将手伸到萧逸飞面前,让萧逸飞给自己把脉。

    她的手白皙如玉,手指修长纤细,非常的漂亮。

    简直堪比艺术品。

    连萧逸飞都差点把持不住,想要将她的手捧在手心,细细把玩。

    但是,冲动归冲动。

    萧逸飞并没有真的这样做。

    怎么说,他的定力没有这么不堪。

    而且作为医生的操守,他也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面对这样一只堪比艺术品的小手,就算只是拿手碰一下,都是一种亵渎。

    萧逸飞的灼热目光,让女孩感到手心一烫。

    她忽然意识到,这样给萧逸飞把脉,不是主动让他占自己便宜吗?

    于是俏脸一红,连忙准备将手缩了回去。

    就在这时,萧逸飞忽然说道:“你听说过悬丝诊脉吗?”

    “悬丝诊脉?听说过啊,就是大夫用丝线的一端,固定在病人的手腕上,然后通过丝线另外一端感受到的脉象,来诊断病情。我说的对不对?”

    萧逸飞点头:“你说的没错。”

    女孩道:“可是,这不是古代的传说吗?现实中,根本没有医生能够用这样的方式给病人看病。你别告诉我,你会悬丝诊脉?”

    萧逸飞点头:“没错,我的确略知一二,你想试试吗?”

    “好!试就试!”

    女孩一口答应。

    心里在想,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能吹了,连传说中的医术,都拿出来忽悠人了。

    女孩本来以为萧逸飞只是忽悠人,一旦自己答应,萧逸飞就会找借口反悔。

    哪知道,萧逸飞居然真从身上取出了一根丝线,然后递给女孩,让女孩系在她自己的手腕上。

    等到丝线系好之后,萧逸飞便拿着丝线的另外一头,认真地替她进行诊脉。

    就在这一刻,女孩忽然发现,萧逸飞整个人气质大变,一眼望去,俨然就是一副名医国手的气势。

    “这,这家伙装得倒是挺像啊!”女孩还是坚定的认为萧逸飞是个骗子,而不是什么神医。

    萧逸飞继续通过悬丝来诊脉。

    只是,这系在女孩手腕上的丝线,其实是萧逸飞身上拉伸出来的一根灵丝。

    而这灵丝,其实就是萧逸飞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一般。

    所以,用灵丝来诊脉,其实跟萧逸飞用手指来诊脉,完全一模一样。

    这样一来,萧逸飞很快就完成了诊脉。

    女孩一边解开丝线,一边好奇的问道:“我的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萧逸飞神色凝重。

    “有问题,非常大的问题!”

    女孩心里冷笑,表面上却紧张的问:“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萧逸飞道:“你中了毒!”

    “中毒?怎么可能?你别瞎说!”女孩不相信的说。

    萧逸飞正色道:“我没有瞎说,你真的中毒了,我没有骗你!”

    女孩满脸冷笑的望着萧逸飞。

    此时此刻,她已经认定了萧逸飞就是个骗子。

    连看着他的眼神,也满是厌恶。

    可是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脸和眼睛,都被遮得严严实实,所以不管是厌恶的眼神,还是鄙夷的表情,全都浪费了,萧逸飞压根就看不见。

    于是她直接冷笑道,“真是胡说八道!我刚刚才在京城医院做过体检,而体检的结果表明,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你现在居然告诉我,说我中毒了,这不是一派胡言吗?难道我中的毒,连现代最先进的医学检测仪器都检测不出来吗?”

    她觉得萧逸飞所说的中毒,完全就是在危言耸听,不,是为了故意吓唬自己,忽悠自己去找他解毒,然后趁机骗钱。

    这不是骗子医生一惯使用的骗人手段吗?

    哼,这个家伙真是无耻之极!

    可是,萧逸飞却神情凝重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有些毒,可能现在的医疗仪器,真的检查不出来!比如你所中的这种毒!”

    “哈,你还在嘴硬。看来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那好吧,你告诉我,我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很健康,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萧逸飞忽然低头看向女孩的胸口。

    女孩循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刺激到了她的痛处,羞恼不已。

    赶紧将风衣一扯,挡住萧逸飞的视线,羞怒的瞪着萧逸飞:“臭流氓!你乱看什么?”

    “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占你便宜。”萧逸飞正色道,“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偶尔会感到胸口……就是那个地方微微胀痛?”

    “没有!”女孩断然否定。

    可是,马上她就变得神情扭捏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