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烟被眼前这惊人的一幕,给深深的震撼到了,以至于一时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萧逸飞却显得很淡定。

    《五毒针术》的威力有多强,他早就非常了解。

    要对付这区区勾斗鱼蛉,实在是轻而易举。

    所以,他当然不会大惊小怪。

    不过,看到师姐被自己给震撼住了,还是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萧逸飞看着云烟呆呆的样子,感觉她这副模样真的非常可爱。

    忍不住捏了捏云烟的小手,笑着说道。

    “好了,师姐,已经没事了。”

    云烟这时也惊醒过来,忙问道:“逸飞,你没事吧?”

    说着连忙将萧逸飞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结果发现萧逸飞身上完好无损,没有任何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然没事。师姐,你不用替我担心。”萧逸飞说道。

    “逸飞,这些怪虫是不是都死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暗器啊?”云烟好奇的问道。

    萧逸飞早就知道云烟会有如此一问,笑着说道:“对,这就是暗器。怎么样?你是不是想学?”

    云烟妙目一亮:“当然想。你愿意教我吗?”

    萧逸飞呵呵一笑:“当然愿意。只要你想学,我就愿教。不过,暗器看似简单,学起来还是很难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嗯。你放心吧,不管有多难,我都不怕。”

    “好,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完,回去之后,我就开始教你。”萧逸飞笑着说道。

    其实,萧逸飞早就想着要教云烟暗器术了。

    这样云烟就能拥有自保的能力。

    而暗器不但易于携带,而且威力强大。

    一旦遇到危险,她就可以凭借暗器术化险为夷。

    最重要的是,暗器术修炼起来比较简单。

    特别是云烟现在修炼《萧氏圣心诀》,已有小成,这样修炼暗器术,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可是,要想让云烟答应跟他学习暗器术,就要让她亲眼见识到暗器术的威力。

    所以,萧逸飞此时才会当着她的面,施展《五毒针术》。

    果然,云烟见猎心喜,一口答应要跟他学习暗器术。

    “哈哈,这样一来,还怕没有跟师姐单独相处的机会吗?”

    就在萧逸飞暗暗心喜之时,忽然之间,看到在前面山洞的拐角处,有人正伸长脖子,探出脑袋,往他们这边贼头贼脑张望着。

    这不是聂远航是谁。

    看到此景,萧逸飞冷笑不已,心里对聂远航也更是不屑。

    进洞之前,聂远航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要保护师姐呢,现在遇到危险后,却把云烟的安危抛在脑后,自己独自逃走了。

    萧逸飞自然知道,聂远航肯定是在逃跑之后,半路上忽然想到了云烟,这才又跑了回来,想看看云烟有没有出事。

    可是这个时候才记起云烟,不是有些太晚了吗?

    要不是有自己在,云烟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此时,云烟也发现了聂远航的小动作。

    想到刚才聂远航扔下自己,独自逃走的一幕,心里对聂远航不禁失望透顶。

    特别是把聂远航的表现,与刚才萧逸飞的表现拿出来一对比,简直不堪入目。

    这样胆小自私的男人,如何让自己托付终身呢?

    此时此刻,聂远航躲在拐角处,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正如萧逸飞所料,他的确是逃到半路上,忽然想起把云烟扔在了脑后,这才赶紧又跑了回来,想要看看云烟有没有出事。

    当然,他之所以敢冒险回头,并不是因为对云烟的爱,战胜了内心的恐惧。

    而是他发现自己逃了之后,萧逸飞和云烟不但没有跟过来,而且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

    这不像是受到怪虫攻击的正常反应啊!

    这真的有些太反常了!

    所以,他怀疑那些怪虫可能并没有攻击萧逸飞和云烟,又或者萧逸飞有对付怪虫的手段,总之,他们的处境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危险。

    再加上怪虫并没有追上来,于是他才大着胆子,跑了回去,躲在拐角处张望。

    结果却看到萧逸飞和云烟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至于那些勾斗鱼蛉,却都掉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这样的情景,与聂远航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也让聂远航明白,刚才自己的反应到底有多狼狈,多丢人,多么的不明智。

    他知道,如果把云烟换成是他,面对这样的情况,现在肯定也会对自己失望透顶。

    他顿时满脸羞愧的走了出来。

    “烟儿,刚才那么危险,你怎么没有跟我一起撤离这里呢?那样多危险!”

    看他这话说的,好像他刚才的反应才是正确的,而云烟没有跟着逃走,是一种将她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错误行为。

    “……就算要给自己洗地,也不用把错误都推到师姐身上吧?”

    萧逸飞摇了摇头,他算是被聂远航的厚脸皮给打败了。

    云烟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应平静的转身问萧逸飞。

    “逸飞,这些就是你说的那种吸血毒虫吗?它们到底是什么毒虫啊?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

    “这种毒虫叫做勾斗鱼蛉,本身极为罕见,以前没见过很正常。”

    聂远航看着不远处的水潭,心有余悸的问:“那水潭里会不会还有这样的勾斗鱼蛉啊?”

    对这个问题,萧逸飞也说不准。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明明用感毒能力,感应不到水潭里有勾斗鱼蛉的存在,可是刚才偏偏跑出来一大片。

    难道是感毒能力出现了问题吗?

    还是说,问题出在这水潭上面。

    这水潭,不,应该是紫魄石浆有什么特别之处,才让毒皇母树的感毒能力出现的异常?

    他现在试着用感毒能力,继续对水潭进行感应,然而,结果还是没有感应到任何毒物的存在。

    可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并不能证明水潭里就没有勾斗鱼蛉。

    萧逸飞正色道:“师姐,你们先呆在这里,我过去那边看一看!”

    “不要!逸飞,这样太危险了!”云烟赶紧劝阻。

    聂远航却巴不得萧逸飞去冒险。

    不,应该是去找死!

    这样就没有人跟他抢云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