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浴室里,温暖的热水从花洒中喷出,如雨幕般,哗啦啦淋下。

    一个身材异常娇小纤细,不着片缕的小小身影,正站在水幕中,任由水流密密匝匝的打在脸上。

    她的脸上,脖子上,手臂上……以至于全身上下的皮肤表面,都覆盖着一层油腻腻的黑色污垢。

    这便是服下了洗髓丹之后,从体内排出的毒素和杂质。

    水淋在身上,将这些污垢溶解,化为一道道黑色的水流,沿着身体一路而下,最后汇聚成一汪黑水,缓缓流进了下水道。

    不知道过去多久,身上的黑色污垢终于都被洗干净了。

    而原本被污垢所遮掩的肌肤,也完全呈现了出来。

    这肌肤光滑细嫩如鸡蛋,白里透着粉,十分的粉嫩可爱。

    滋滋……

    一只手用力的擦拭着墙上玻璃镜表面的水雾。

    等到水雾被擦掉之后,镜面上立刻呈现出一张小女孩般小巧精致的面容。

    精致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且挺翘的琼鼻,樱红鲜嫩的小嘴儿,还有那尖尖的下巴,真是一个美得毫无挑剔的小美人。

    可是,在小美人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此时却透露出一种无比深邃的眼神,这眼神仿佛包含着世间一切的情感。

    悲伤、愉悦、兴奋、激动、害怕……

    这样的眼神,不可能会在一个小女孩身上出现。

    而她也的确不算是小女孩了。

    安心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出白嫩的小手,在脸上摸索着。

    那双大眼睛里,渐渐噙满泪水。

    泪水越聚越多,越聚越多……最后,终于好像溃堤的洪水,汹涌而下。

    从她的嘴里,还发出了呜呜的轻泣,渐渐的,哭得越来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大,甚至变得撕心裂肺起来,好像要将这些年所遭受的苦楚,全部宣泄出来……

    浴室外面,客房的门忽然从外面被人推开,接着便看见安顺从外面走了进来。

    安顺进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朝着床上望去,看姐姐有没有醒来。

    可是这一眼望过去,顿时愣住了。

    只见房间里面那张大大的床上,被子被掀到了一边。

    而原本躺在床上的那个小小的人儿,却赫然消失不见了。

    而且连床单都一起消失了。

    安顺先是一怔,旋即明白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无比激动的神情。

    “姐!姐!你醒了吗?姐?你在哪?”他激动而大声的喊道。

    这时,他听见了从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顿时激动地朝着浴室门口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门就从里面打开来了,接着,一个小女孩裹着一张床单,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

    正是他的姐姐安心。

    安心的眼睛略显红肿,但是脸上却露出无比温柔的笑容,嘴里喊道。

    “小顺。”

    看着姐姐那张熟悉的面容,听着这熟悉的喊声,安顺忽然笑容满面,却又泪如雨下。

    “姐……”

    别墅前院的花园里,安心赤着脚,迈着欢快的步子,在盛开的鲜花丛中走来跳去,一时嗅着花香,一时捉蜂捕蝶,真的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式衬衣。

    这衬衣实在是太大了,而她也实在是太娇小了。

    衬衣穿在她身上,衣摆竟然一直垂到了膝盖。

    不管是安顺,还是安心,都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过来。

    她身上穿的这件衬衫,还是在阳台上,萧逸飞晾晒的衣服中挑的一件。

    旁边,安顺一边用幸福的眼神望着姐姐,一边在给她讲着什么。

    要是有人听到他们的交谈,肯定会觉得是不是见鬼了,哪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老是对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喊姐姐的。

    “……姐,事情就是这样,多亏了那位萧神医,才治好了你的病,他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可惜萧神医去上班了,不然我们就能好好的感谢他了……”

    “姐,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是为了我而变成这样的,这些年你所受的苦,都是我害的,姐,对不起……”

    安顺满脸愧疚的说道,这时,安心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笑道:“小顺,这件事不能怪你,就算姐姐知道了结果,也会这样做的,谁让你是我弟弟呢……而且,爸妈过世之后,这些年你为了照顾姐姐,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和艰辛,姐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好啦,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再也不要提了。现在,我们家就只剩下我们姐弟了,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知道吗?”

    安顺用力的点头:“嗯!我知道!”

    “对了,姐,萧神医他还说想要收你为徒呢。我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所以已经替你答应了,你要是能够跟着萧神医学医,以后肯定能够成为一名超级厉害的医生,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位女神医呢!到时候我也能跟着你沾光了……”

    安心听到这里,眼中异光流动,笑着摇了摇头:“不,我才不要当他的徒弟呢。”

    “啊?什么?姐,这是为什么?”安顺惊讶的问道。

    他没想到姐姐居然会拒绝。

    难道跟着萧神医学医不好吗?

    我想跟他学医都没有机会呢!

    “姐,你为什么不愿意啊?这真的是一个好机会,萧神医的医术真的非常厉害……”安顺急忙劝道。

    安心摸了摸安顺脸上还未消散的淤血,说道:“因为我躺在病床上,整天一动也不能动,每天看到父母为了给我治病,日日辛苦,夜夜垂泪。最后,我还亲眼看到父母死在自己面前,却无力救他们。看着弟弟被人欺负,也无力保护他,感觉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的时候,我曾经发过一个誓,谁要是能够治好我的病,能够保护我弟弟,我就会不顾一切的嫁给他……”

    “而现在,有人治好了我的病,他也有能力保护我的弟弟,所以,现在就是我兑现这个誓言的时候。”

    “你说,我怎么能拜自己未来的老公为师呢?”

    “什么?”安顺顿时懵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