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让唐如雪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是萧逸飞的行医证。

    据她所知,萧逸飞的确没有行医证,甚至都没有参加相应的考试,可是无缘无故的,他居然拿到了行医证,而且行医证日期还是几个月之前。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看来,从萧逸飞与吕市长的关系,以及这古怪的行医证来看,这背后肯定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本来唐如雪以为她对萧逸飞已经足够了解了,可是现在才知道,萧逸飞身上还有很多的秘密。

    她现在对萧逸飞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也越来越想接近萧逸飞,搞清楚他身上所有的秘密。

    但是,从萧逸飞和梦露的感情来看,要接近萧逸飞,现在首先必须搞定梦露这个强敌。

    而现在让她郁闷的是,她的对手似乎又多了一个,就是眼前的云烟……

    想到这里,唐如雪脸上堆满笑容。

    “云姐,你好,我叫唐如雪,你叫我如雪,或者小雪都可以。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哦。”

    相对于唐如雪的热情,云烟的反应很平淡,漠然说道:“唐小姐,你还没走吗?”

    “是啊,我想和逸飞说几句话后再走。”唐如雪笑着说道,眨了眨眼睛,唐如雪忽然说道:“云姐,你这么漂亮,追你的人应该很多吧?不知道你有没有找男朋友呢?如果没有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介绍我大哥和你认识,要是我们能够亲上加亲,那就太好了。”

    “不好意思,唐小姐,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云烟说着心里一黯。

    是啊,自己已经有未婚夫了,还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唐如雪一脸的失望:“哦,原来云姐你已经都有未婚夫了,那真是太可惜了。其实刚才看到云姐你那么关心逸飞,我还担心你和逸飞之间……呵呵,不好意思,云姐,原来是我多想了。对了,云姐,你的未婚夫是谁啊?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喜酒呢?到时候我也想去沾沾喜,你可别忘了给我发请帖啊。”

    “快了,到时候我会记得给你发请帖的。”云烟心乱如麻的回应道。

    而她没有注意到,唐如雪此时眼中闪过的狡黠之色。

    其实,唐如雪早就知道云烟已经有未婚夫了。

    她之所以明知故问,不过是为了提醒云烟,你已经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了,就不要跟我抢萧逸飞了。

    现在看来,效果很不错!

    就在这时,萧逸飞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唐如雪和云烟站在一起,顿时感到头大。

    而唐如雪却眼前一亮,连忙向他迎了上来,一脸幽怨的说道:“逸飞,你明明已经有行医证了,刚才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害我替你担心坏了。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萧逸飞本想对她说。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要早点告诉你。

    而且又不是我让你替我担心的。

    可是看到一旁的云烟,想到她刚才吃醋的样子,不禁心血来潮,想要逗逗师姐,再看看她吃醋的可爱样子。

    于是笑呵呵的对唐如雪说道:“好吧,那你说要我怎么补偿你?”

    “简单啊,晚上请我吃饭就行。”

    “好啊……那你想吃什么?晚上我请你。”

    “嗯,我要先想想,等想好了再告诉你。”

    “那好,等你想好……师姐,你要去哪?”

    看到云烟忽然沉着脸,径直朝着诊所外面走去,萧逸飞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暗叫糟糕。

    看来真是事与愿违啊!

    本来只是想逗逗师姐,看看她吃醋的样子,结果师姐貌似生气了。

    作死!真是作死啊!

    我是昏头了吗?

    居然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萧逸飞后悔不跌,连忙想要追上云烟。

    可是唐如雪却上来一把挽着他的胳膊,说道:“逸飞,我想好了,不如我们去江边吃河鲜吧……”

    她这一抱,顿时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他的胳膊上,非凡美妙。

    可惜萧逸飞现在无心享受,只想赶紧追上云烟,弥补刚才的错误。

    恰好就在这时,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萧逸飞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唐小姐,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使用巧劲挣脱了唐如雪的手臂,不顾她幽怨的眼神,一边快步跟上前面的云烟,一边接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

    那边顿时响起一阵醇厚的笑声。

    “逸飞吗?我是依然的父亲,夏山河。”

    萧逸飞脚下一顿。

    “啊……原来是夏叔叔,您好。”

    他感到非常意外,没想到居然会接到夏依然父亲的电话。

    “夏叔叔,请问您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夏老的身体出现了什么异状?”

    “自从你治好了依然爷爷的病,老爷子的胃口就一直很好,身体也是一天更比一天健康。老爷子经常念叨,说是要请你来家里吃饭,所以我今天才特意打电话给你,想要问问你方不方便抽空来家里做做客。”

    “没问题,夏叔叔,我上次已经答应过依然了,正好我也要给夏老复查一下,看看他老人家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那好,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今天恐怕不行。我已经跟人约好了。要不明天下午吧,我明天再去拜访。”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对了,夏叔叔,你和军总医院的人认识吗?”萧逸飞忽然问道。

    夏山河“哈哈”笑道:“你是不是已经收到军总医院的聘书了?”

    “没错,你方阿姨和军总医院的一位副院长是好姐妹,前不久,她把你治好老爷子病的事情向这位副院长提了提,没想到这位副院长居然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并且向医院院长推荐了你。之后,他们医院就对你的情况进行了一番考察,最后决定给你发出聘书。我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件事。”

    萧逸飞这才释然。

    难怪军总医院会破例聘请自己为荣誉顾问,原来除了自己在卧牛山立下的一等功之外,还与夏家有关。

    他其实早就猜到了。

    而且,萧逸飞还知道,事情肯定不像夏山河说的这么简单。

    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夏家的运作。

    可以说,是夏家利用了他们家族的力量,把自己运作成了军总医院的荣誉顾问。

    这也算是夏家为了报恩,而给予自己的一种回报。

    “夏叔叔,真是太感谢你了。”

    夏山河呵呵笑道:“这点小事,与你治好老爷子的病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再说,你本身有这样的能力,才能受到这样的重视。总之,你安安心心的收下聘书吧。要是有问题,夏叔叔负责替你解决!”

    正当萧逸飞与夏山河通着电话的时候,此时此刻,在夕暮别院的别墅内,却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