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就看!”韩千叶一把接过证书,翻开就看。

    而魏大兵在一旁咬牙切齿的说道:“萧逸飞,就算你现在拿到了证书也没用,因为,当初你给人治病的时候,并没有证书,所以,你还是非法行医……”

    刚说到这里,旁边韩千叶就大笑一声。

    “哈!哈哈哈!”

    魏大兵心里一喜,忙问:“韩少,怎么啦?这证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对!这证书是假的!”韩千叶断然说道,脸上又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假的?这证书居然是假的?不可能啊!”魏大兵正想说既然是一位副市长送来的证书,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立场,连忙笑道:“居然是假的,哈哈,我就说嘛,我们刚刚才让人查询过,萧逸飞根本没行医资格,怎么可能会有证书呢?”

    而此时周围的人却看得一头雾水。

    心里纷纷惊讶的想:“难道这证书真的是假的?”

    “不会吧,副市长送假证书?要不要这么有戏剧性啊?”

    连云烟这个时候都开始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倒是萧逸飞显得很淡定,问道:“这证书哪里有假?”

    韩千叶指着证书“呵呵”笑道:“这证书上的日期居然是在三个月之前,那个时候,你分明还在省医大当学生,怎么可能拿到行医资格证?这难道还不假吗?”

    萧逸飞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本来就是在上学的时候拿到的证书啊。”

    魏大兵叫道:“这不可能!你当初别说还是学生,甚至连实习申请都被刷下来了呢,怎么可能拿到行医资格证呢!你唬谁啊?”

    萧逸飞道:“刚才我说吕市长给我送证件,你们也说不可能,可是现在呢?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查啊!看看这证书到底是真是假!”

    吕刚强站了出来,正色道:“我以一位副市长的身份和声誉替萧医生作证,这证件绝对是真的!你们可以随便调查!”

    堂堂一位副市长站出来替萧逸飞作证,可见这证件应该是真的。

    韩千叶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随即一咬牙:“查就查!”

    他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掏出手机就往外打电话,让人帮他进行查询。

    很快他就得到了回复:“天啦……韩少,我真的查到了……没错,就是萧逸飞……他真的在三个月前就通过了行医资格证考试……奇怪了,明明我昨天查的时候都没有查到啊……是不是系统出问题了?”

    “啪!”

    手机脱手而出,在地上摔成了两瓣。

    韩千叶面色阴沉,转身就走。

    魏大兵怨恨的瞪了萧逸飞一眼,然后灰溜溜的准备跟着一起离开。

    “等等!”

    萧逸飞忽然喊道。

    韩千叶回头冷着脸问:“你想干什么?”

    “人走了没事,把筹码留下啊!怎么,你想赖账不成?”

    “你……哼!”

    韩千叶将银行卡钥匙什么的,全部扔在地上,然后转身闪人了。

    而魏大兵看着自己价值五百万的资产,就这样输给了萧逸飞,心里都快要滴血。

    等他们一走,杨晨和小来等人早就忍不住朝着萧逸飞冲了上来!

    “师傅,太牛了!你真是太牛了!”

    “萧逸飞,我要和你生孩子!”

    诊所的五楼,是云烟的私人空间。

    以前除了萧逸飞之外,还从没有其他男人进过这里。

    但是今天却破例了。

    客厅内,萧逸飞,云烟,还有吕刚强一起坐在沙发上。

    吕刚强笑着说道:“逸飞,之前在卧牛山营地,田部长问你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组织帮忙解决的时候,你提出了让田部长给你特批行医证的事情,还希望田部长帮你把资格证的日期提前三个月,当时我还感到不理解,心想,只要有行医证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把日期提前呢?现在才知道,你这是先见之明啊,没想到还真的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

    萧逸飞呵呵笑道:“其实当时田部长问我的时候,我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想到田部长居然当真了,不但真的为我开了个特例,特批了行医证,而且还真的将证书的日期提前了三个月,这真是给田部长添麻烦了。当然,也谢谢吕市长今天及时赶到,不然刚才我就要丢丑了。”

    吕刚强一早就已经给萧逸飞打过电话了,告诉萧逸飞,他要亲自给萧逸飞送行医证,不然,萧逸飞刚才也不会成竹在胸。

    吕刚强笑道:“我只是恰逢其会,哪有什么功劳。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刚好遇到今天我给你送证书的日子。要说最大的功劳,还是你自己。你这次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别说是田部长了,就算是国家,也要好好感谢你,所以特批行医证,只是对你小小的奖励。”

    说到这里,吕刚强收起笑容,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内,又取出了一个红色的证书,还有一张金色的奖状,递给萧逸飞。

    “逸飞,今天我除了给你送来行医证之外,还将上面给你的嘉奖证书也一起带过来了,你打开来看看吧……”

    萧逸飞打开证书。

    看到里面的内容,萧逸飞不禁动容道:“一等功?”

    “什么?一等功?”

    云烟闻言吃了一惊,连忙凑过来看了一眼证书。

    果然,证书上面的确清清楚楚写着“一等功”三个字。

    一等功啊!

    还是国家级一等功!

    在和平年代,荣立一等功实在是太难了!

    不是努力勇敢就能拿到的!

    所以,这样一纸证书,代表的荣耀实在是崇高无上。

    拿在手上,感觉沉甸甸的。

    而且,荣立一等功还不算牛,荣立一等功还活着,那才是真正的牛!

    而眼前的萧逸飞呢,完好无损的坐在沙发上,捧着一等功的证书,轻松的聊着天,喝着茶。

    日子过得不要太惬意!

    让人看着觉得他这个一等功立的也太轻松了,而且还会觉得他根本没资格获得一等功嘉奖。

    可是如果是在卧牛山营地待过的人,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这证书拿的轻松,也没有一个人觉得萧逸飞没有资格得到一等功。

    只有亲历了死亡的他们,才知道萧逸飞到底立下了什么样的功劳。

    可以说,萧逸飞是全华夏,乃至全世界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