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魏大兵听得心惊胆寒。

    他没想到萧逸飞光靠推断,就道出了事情的真相,除了光头男的死因他没有说对之外,其他的推断全都跟事实相差无几,就好像萧逸飞一直都躲在暗中监视着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什么都瞒不过他。

    眼看周围其他人此时纷纷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魏大兵心里开始不停的打鼓,打死他也没有想到,本来是想针对萧逸飞,把萧逸飞拖下水呢,结果会引火烧身,把自己给陷了进去。

    而更郁闷的是,经过萧逸飞的这番分析,不管是谁,此时都会觉得相比之下,他和萧逸飞之间,自己的嫌疑要更深。

    魏大兵顿时急了:“你简直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只要等事情调查清楚就知道了。反正如果换做我是警察,肯定会把你魏大兵当成第一嫌疑人。”萧逸飞说道。

    “你……”魏大兵正要跟萧逸飞继续针锋相对的时候,旁边的周洪杰却忽然开口了。

    “萧逸飞说的对,魏先生,既然你说你的朋友是非正常死亡,那麻烦你带我们去一下案发现场,另外,请你配合我们做份口供,告诉我们当时的详细情况。”

    说着,还给手下一名缉毒警察使了个眼神。

    而后者上去就一把抓住了魏大兵的胳膊,摆明了就是将他当成了嫌疑人,免得他逃走。

    “走吧,魏先生。”

    魏大兵顿时急了。

    “喂,放开我!我是无辜的!你们干嘛抓我,而不是抓他!这件事是他做的,我朋友肯定是他谋杀的!放开我,放开我!曹队长,这个案子不是你负责的吗?快救我啊!”

    曹金虎简直气的快要发疯。

    没想到周洪杰公然维护萧逸飞不说,现在居然还越俎代庖,公然抢走了这个案子的办案权。

    “周洪杰,莫非你现在是刑警队队长吗?还是说这个杀人案,也跟所谓的运毒案有关?”曹金虎冷声问道。

    周洪杰自然也清楚他过界了,不过,此时他却眼睛一亮,道:“没错,我怀疑这光头跟我们今天遇到的那些毒贩是同伙,而他的被杀,可能与毒贩之间的经济纠纷有关,也许顺藤摸瓜,就能逮到那些毒贩。所以,这也是我们缉毒队的案子。怎么,曹队长还没当上正队长呢,就已经连我们缉毒队执行正常公务也要过问了?”

    “你……”在周洪杰的诡辩反击下,曹金虎顿时哑口无言。

    周洪杰呵呵一笑,忽然大声道:“把人带走,我们去案发现场看看!曹队长,你也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呆会可能还要你帮忙协助破案呢。”

    形势比人强,现在周洪杰人多势众,而且豪横无理,曹金虎也是无可奈何。

    他怒极而笑道:“好,我倒要看看这受害者到底是不是真与所谓的运毒案有关!”

    他已经决定了事后在领导面前,好好的投诉周洪杰一笔,让他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所以,倒不如将周洪杰争夺办案权的罪名坐实。

    尽管魏大兵大声的叫嚷,和用力挣扎着,但是,那缉毒警察却还是强行押着他下去了。

    看着魏大兵此时气急败坏的狼狈模样,萧逸飞忍俊不禁,心里暗咐道。

    “哼,现在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了吧?等着瞧,事情还没完呢!”

    这时,周洪杰又转身对萧逸飞说道:“萧先生,这件案子既然跟你也有关联,还要麻烦你配合一下调查。你放心,我可以保证我们绝对会秉公办案。”

    说着还像萧逸飞暗示了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没问题,我肯定百分百的配合。”萧逸飞问心无愧的轻松说道。

    接下来,萧逸飞便跟着周洪杰赶往光头男的死亡现场。

    曹金虎虽然生气,但是也跟了上去。

    等一行人来到光头的病房时,发现里面已经有医生在对光头的尸体进行检查。

    而且他们刚到,医生就已经得出了初步的检查结果。

    “死因应该是因为呼吸道阻塞,而窒息身亡。只不过,要确定真正的死因,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医生说出了检查结果。

    魏大兵闻言顿时急了。

    如果光头只是窒息身亡的话,那就根本不可能把杀人之罪,推到萧逸飞的身上,反倒是他自己,嫌疑更大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只是因为窒息呢?这肯定不是真的!”

    魏大兵心里一急,结果又说错了话。

    之前的那个医生听见有人质疑自己的检查结果,顿时怒了。

    “你说不是真的,那就是说,我说的都是假的。你要是质疑这个结果,你行你上啊!”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魏大兵连忙自辩。

    可是人家医生根本就懒得再搭理他。

    这时,萧逸飞却夸张的松了一口气。

    “原来死因是窒息啊,这么说,就算某人不是杀人凶手,可是身为一名医生,好吧,虽然只是实习医生,但是不至于连病人窒息了都没有及时的发现吧。当时某人要是及时的对病人进行抢救,病人根本不会就这样枉死。可以说,正是因为某人没能及时的出手救他的朋友,而让他的朋友白白枉死了。” 绝品毒医:banfusheng

    “因此,就算某人没有亲手杀人,却也是间接的杀人凶手。某人这个光头朋友泉下有知,一定会死不瞑目。而且,还好某人现在只是实习医生,要是以后当了正式医生,那恐怕有不少病人都会遭殃。当然了,以某人这样的水准,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成为正式医生。不过,要是在江城医院嘛,这还真说不准,也许这家医院慧眼识才,偏偏觉得某人很有能力呢。”

    萧逸飞这些话说出来,魏大兵彻底傻眼了,心也彻底慌了神。

    而旁边江城医院的医生们,此时也都气到了。

    一是生气自己医院居然收了魏大兵这样一个低能的实习生,现在害得医院方面非常的被动。

    另外一个原因,听萧逸飞嘴里说着慧眼识才,好像是在夸赞江城医院有眼光,但是,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却是在嘲讽江城医院有眼无珠。

    只是谁让人家说的有理有据,魏大兵实在是太无能了呢,所以这些医生们也无能反驳,只能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魏大兵的身上,一个个全都怒其不争的望着魏大兵。

    魏大兵看到此景,不禁感到心若死灰,他知道,就算这次他洗清了身上的冤情,也洗不掉渎职和无能这顶帽子,到时候,江城医院肯定不会让他继续在这里实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