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紫魄石浆本身并没有毒性。正常人接近它,或者触碰它,顶多也就被冻伤,并不足以致命。”

    “当然了,要是自己作死,硬是把它像喝水一样喝下肚子,也会因为承受不住其蕴含的强大灵气而死亡!”

    “但是如果不把它喝下肚子,一般情况都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很少有生物能够在紫魄石浆的环境里生活,除了勾斗鱼蛉之外,安顺说的那种腹部长鳍,好像蚊子一样的怪虫,应该就是勾斗鱼蛉。”

    “勾斗鱼蛉是一种嗜血毒虫。但是这种毒虫最喜欢的食物却是紫魄石浆。并且它在食用了紫魄石浆之后,会在体内生成一种同时具有寒系和石系属性的毒素。这种毒也称之为石寒之毒。”

    “勾斗鱼蛉因为具有极强的嗜血性,所以喜欢主动攻击其他生物,吸食血液。而它最常见的猎食手段,就是先用锋利的口器叮伤目标,用石寒之毒将目标杀死,然后开始大快朵颐。”

    “普通人要是被叮伤,中了石寒毒,整个身体,不管是皮肉血骨,都会变得好像冰冻的石头一样坚硬。”

    “不过,幼体期的勾斗鱼蛉,体内石寒之毒的毒性很小,只有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毒素通过不断的积累,毒性越变越强!”

    安心当初极有可能就是被一只幼体期的勾斗鱼蛉给叮伤了,所以她虽然中毒了,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石寒之毒令她体内的血液产生了病变,让她患上了特殊的血液病,才出现了后期的症状,一直变成现在这样。

    “只能说,她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如果当初咬伤她的不是一只勾斗鱼蛉幼虫,那么她当时早就已经没命了,不可能还能活到现在。”

    安心所遭遇的情况,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巧合。

    甚至在毒修的记忆当中,都没有找到类似的例子。

    所以之前萧逸飞一直不知道安心的病是这样产生的。

    直到听到安顺的讲述之后,才真正确定下来。

    而安心今天手腕上出现的裂伤,还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只能推测,这种情况的出现,预示着安心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石寒毒的继续摧残,开始出现了崩塌的迹象。

    也就是说,如果安心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她的身体还会自行开裂,最终步入死亡。

    而要治愈安心,首先就要将她血液中的石寒毒化解。

    可是,如今的石寒毒,早就与她身上的血液融为一体,不分彼此,这如何能够化解呢?

    要是用常规手段解毒,可能在化解了石寒毒的同时,也让她全身的血液坏死,到时候她还是逃不了一死。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

    但是,这对萧逸飞来说,不存在任何问题。

    萧逸飞直接从身上掏出一枚洗髓丹,然后强行掰开安心的樱桃小嘴,将洗髓丹投入她的嘴里。

    “洗髓丹,洗髓伐毛,令人脱胎换骨,浴血重生!”

    “它能够直接清除身体的所有有害物质,包括血液内的毒素,也能完全清除!”

    “所以,清除这区区石寒毒,完全不在话下!”

    价值巨亿的洗髓丹,就这样被安心服下,并且在萧逸飞的帮助下,令药效迅速的发挥。

    很快,安心体内就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在外界看来,却看不见任何变化。

    所以,看到萧逸飞只是给安心服下一枚丹药后,就站在那里撒手不管了,众人顿时惊讶不已。

    聂远航屡屡想要开口质问,但是还是忍住了,直到时间慢慢推移,他开始等的不耐烦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萧逸飞,你不是说要给安心治病的吗,一直站着那里干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们,你只用一枚药丸就能把她治好吧?”

    萧逸飞点头道:“没错啊!她的病的确只用一枚药丸就能搞定啊!”

    “什么?开什么玩笑?”聂远航大笑,“你也太能吹了吧?连我,还有好多医院都没能治好她的病,你却说一枚药丸就能治好,你这不是吹牛是什么?还是说,你是在嘲讽我们太无能呢?”

    “你是不是无能,我很难说,反正我只需要一枚药丸就能治好她。你爱信不信……这样吧,我们赌点什么?怎么样?”萧逸飞建议道。

    “赌就赌……不!我才不和你赌呢!”聂远航赶紧改口。

    他还是挺机警的,知道和萧逸飞打赌的人,最后全都没有好结果。

    就像当初在卧牛山,那个和萧逸飞打赌的姚一鸣,结果就很惨。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姚一鸣。

    “难道萧逸飞真的只用一枚药丸就能治好怪病?不然,他怎么敢主动提出打赌呢?”

    “不!我不信!我偏不相信他有这么厉害!”

    就在这时,一道嘤呤之声,忽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大家先是一怔,随即纷纷齐刷刷地向病床上的安心望去。

    只因为此时病房里,就只有安心一个女孩。

    “难道安心醒啦?”众人震惊的想道。

    聂远航却面色铁青,摇头道:“不!不可能!”

    可是就在此刻,病床上的安心,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而且眼睛里闪耀着异常明亮的光芒。

    “天啦!”

    病房里顿时惊呼阵阵!

    聂远航却直接傻眼了!

    半个小时之后,病床上的安心,还在闭眼沉睡,好像从来没有醒来过一样。

    但是,一旁安顺的脸上,却满是笑容,眼睛里也闪耀着激动的泪花。

    安心不是没有醒来,而是短暂的苏醒之后,又昏睡了过去,但是,这足以让安顺感到惊喜了。

    因为,刚才他看到安心醒来后,上去激动的握住她的手时,竟然发现安心原本坚硬如石的手,出现了明显的软化迹象。

    这一切都表明,安心的病情正在迅速好转!

    安顺紧张地看着正在替安心做检查的柯良,等待最后的检查结果。

    聂远航对结果也很关心,在一旁等待结果出炉。

    很快,柯良完成了检查,抬起头,激动万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