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想起来了!在我姐生病之前,我和她在同一所初中上学。那个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秋游,前往江边的神龟山游玩。当时我刚刚才上初一。我姐为了照顾我,所以一直跟我待在一起。”

    “因为当天天气太热,我和我姐,以及班里几个同学一起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感到太热,就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休息,这个时候,我们班一个男生发现了一个山洞。”

    “这个山洞里面非常的清凉,于是我们便一起跑到里面去纳凉。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山洞很深,于是有人怂恿说,一起进去探险,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宝藏。”

    “本来我姐不答应,担心我们遇到危险,可是我当时坚持要跟着大家一起去探险,最后她只好无奈的跟着我们一起行动。”

    “不过后来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只是在洞底发现了一个水潭。这水潭不大,里面的水却特别的冰。我们站在潭边,都冻得直打哆嗦。我当时还想用手去试试水温,结果从水里忽然飞出来一只像是蚊子一样的小虫,想要咬我的手。”

    “我姐看到之后,连忙把我的手打开了,但是她自己的手,却被这小虫给叮了一下。小虫叮了我姐之后,就又逃回水里去了。而因为我姐说被叮伤的地方没什么感觉,所以我们都没有在意,不过,那只小虫把我们都吓了一跳,于是我们便赶紧离开了那个山洞。”

    “等到秋游结束,回家之后,第二天我姐就开始生病了……难道说,我姐的病,与这只蚊子有关吗?”

    对于最后的分析,安顺自己也有些不太相信。

    一只小小的虫子,怎么可能将自己姐姐咬成这样呢。

    可是,他又隐隐感觉,姐姐的病,可能真的与这只蚊子有关。

    想到这里,安顺感到无比自责。

    要不是当初姐姐及时打开了自己的手,那么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会不会就是自己呢?

    难道说,姐姐是因为救我,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这么说,姐姐这么多年所受的苦,都是被自己害的?

    想到当初不懂事的时候,还抱怨姐姐生病后,夺走了自己的父爱,害得家里一贫如洗,安顺就悔恨万丰,恨不得咬舌自尽!

    萧逸飞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小顺子,你仔细回忆一下,这水潭的水除了寒冷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比如说,潭水有没有结冰,水是什么颜色?”

    “没有结冰啊,倒是有些黏糊糊的,看着好像泥浆,不,应该是像果冻一样,至于颜色……”安顺眼睛陡然一亮,“对,我记起来了!那潭水的颜色有些奇怪,好像是紫色的……”

    “紫色?”

    萧逸飞双眸一亮,又问:“那只小虫呢?除了看起来像蚊子之外,还没有其他独特的地方?”

    “这个……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我只记得它的腹部,长着一对鱼鳍一样奇怪的翅膀,在水里的时候可以像船桨一样划动,速度很快,离开水面之后,又可以飞行……现在想想,这只小虫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们当时居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安顺真是感到太懊恼了。

    要是那个时候,他对这件事稍稍重视一点,并且将这件事告诉学校老师,或者父母的话,说不定姐姐病了之后,大家就能将姐姐的病与这件事情联系到一起,也不至于一直不知道病因。

    听到这里,萧逸飞的眼睛变亮了很多,基本上心里已经有数了。

    而柯良却越听越感到不可思议。

    “小萧,那小姑娘的病,不会真的与这只虫子有关吧?”

    聂远航点头说道:“您说对了,安心的病,可能真与这只虫子有关。”

    “啊?”安顺,柯良,还有张医生都大吃一惊,没想到真被他们给说中了。

    聂远航却狐疑的说:“萧逸飞,你不会是根本查不出病因,也不知道怎么治疗这样的怪病,所以才把事情推到一只虫子身上吧?有什么虫子,能够把人咬成这样?”

    “呵呵,一般的虫子当然无法做到,但是,如果咬伤安心的,是比较特殊的毒虫,那就并不稀奇。”萧逸飞笑着说道。

    “毒虫?什么毒虫?我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毒虫能够让人生这种怪病啊!”聂远航还是不相信。

    柯良道:“聂远航,你没听说过就不要乱说话,逸飞他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在与‘毒’有关的问题上,他才是最权威的专家!”

    聂远航被训斥得满脸涨红,可是偏偏不敢反驳。

    他也无法反驳。

    因为萧逸飞的确在解毒方面,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专长!

    可是,聂远航还是感到不服气,也不相信安心的病,会是被毒虫咬的。

    柯良问萧逸飞:“逸飞,你既然说安心的病是中毒引起的,那你有办法治好她吗?”

    萧逸飞点头:“如果不是中毒的话,我还真是没办法,但是听了安顺的描述之后,我已经确定她到底是中了什么毒,所以,治好她应该问题不大。”

    柯良大喜:“真的?”

    安顺激动的攥紧拳头。

    虽然他现在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悔恨交加,自责不已,可是此时听到这个好消息,心里只剩下了欣喜和激动。

    聂远航张嘴又要质疑,可是看到柯良怒视过来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不得不咽了回去。

    萧逸飞点头:“我现在就准备给她治病,大家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一起进来观看。”

    “好!我们都进去吧!”柯良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一群人全都涌进了病房,准备看萧逸飞如何给安心治病。

    萧逸飞重新来到安心病床边的时候,脸上浮现起自信的神情。

    “紫色的水潭,潭水像果冻,而且寒气逼人……如果猜得没错,这应该是紫魄石浆……”

    “紫魄石是一种水土双系灵石,但是与其他灵石不同的是,它平时是以浓稠液态的形式存在的,看起来好像紫色的浆液。所以又被称之为紫魄石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