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病。

    就算这种病再奇怪,但是它的出现,肯定有其原因。

    要是能够找到致病原因,说不定就能够想到医治的办法。

    “可是,安心患病的时候,是在五年之前,时间过去这么久,她致病的原因还能查出来吗?”

    “而且听安顺讲,他姐姐患病之前并没有什么征兆,而是突然就病了。而且五年前,安顺才十三岁,过去这么多年,恐怕就算问安顺,也问不出什么结果。”

    “想不明白啊,真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安心患了这种怪病呢?”

    “难道是中毒了不成……等等!”

    萧逸飞忽然浑身一震,心里惊诧地想道:“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她真的是因为中毒,所以才变成这样吧?”

    “难道这种怪病,其实是一种中毒症?”

    他越想越觉得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

    既然这种病,这么多医院和医生都无法对其确诊,那么只能证明,这种病不能用常理来理解。

    所以,如果安心是因为中了某种奇怪的毒,而不幸患病的话,那么普通医生检查不出来,那也比较正常。

    就像是以前的“瞌睡毒”“黑僵病”,那些医生们不是都同样检查不出病因吗?

    说不定安心遇到的情况,就跟“瞌睡病”和“黑僵病”差不多。

    安心的怪病是中毒引起的!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萧逸飞打来了一个全新的思路,让他看到了治好安心的可能。

    萧逸飞立刻变得振奋起来。

    只要是与“毒”有关的事情,那就是他最擅长的地方。

    思绪百转,思维完全打开。

    很快,他就开始对脑海中的各种毒,进行一一的排查,看看到底是什么毒,能够造成这样的效果。

    毫无疑问的是,这肯定不是普通毒,更不是俗世常见的毒,而应该是一些特殊或者高级毒。

    而要是毒性太剧烈的毒,一般人中毒后,根本就承受不住剧毒的摧毁性伤害,可能短时间,甚至瞬间就会毙命,而不会像安心这样,存活了五年之久。

    按照这些特征,萧逸飞很快就排查了无数种毒,结果却一无所获。

    不过,萧逸飞并没有着急,他一边在脑海中继续对剩下的毒进行排查,一边开始再次给安心做检查。

    这次他关注的重点,就是安心体内的血液。

    因为一般情况下,毒素都会对血液造成影响。

    这一次的检查,萧逸飞果然发现了一点异常。

    他发现在安心体内的血液当中,存在着一种淡淡的寒气。

    这种寒气比较微弱,之前连他也疏忽了,可是,这种寒气不应该会出现在人的体内啊!

    “也许,这就是她致病的原因吗?”

    萧逸飞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发现了真相。

    此时,柯良等人正在病房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连刚刚动完手术的张医生,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跟大家一起在外面等候。

    当然,聂远航也没走,因为他不相信萧逸飞能够检查出什么结果,所以,他想亲眼看到萧逸飞呆会走出病房时,一脸失望的样子。

    这样,刚才在手术室内受到的打击,才能得以缓解。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打开,然后萧逸飞从里面走了出来。

    让聂远航感到郁闷和失望的是,在萧逸飞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任何失望的神情。

    当然,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萧逸飞此时也没有表现出眉飞色舞,欣喜若狂的样子,看来,刚才的检查,应该没有得出让萧逸飞惊喜的结果。

    不过,没有结果,就意味着萧逸飞这次没能创造奇迹。

    聂远航心情大好,笑着问道:“萧逸飞,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还是已经知道患者到底患了什么病?看来神医果然是神医啊!就是比我们厉害!”

    看起来是在称赞萧逸飞,实际上话语里的调侃语气,谁都能够听得出来。

    柯良又皱起了眉头,正准备开口呵斥,哪知就在这时,萧逸飞却抬头望向聂远航,展颜笑道:“聂医生,你的眼力真是不错,我已经竭力保持低调了,没想到还是被你给一眼看穿了!佩服!真是佩服!”

    萧逸飞也是表面称赞,实则调侃,算是一个小小的反击。

    而听到他的话,聂远航顿时愣住了,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特别是看着萧逸飞脸上灿烂的笑容,心里很想说,他这个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

    可是想到萧逸飞的话,他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聂远航沉着脸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知道患者患的是什么病吗?”

    柯良和张医生也是双目一亮,惊喜的望着萧逸飞。

    “难道逸飞真的已经知道了那小姑娘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吗?”

    此时此刻,连安顺也听懂了萧逸飞的话,攥紧拳头,眼睛里迸射出惊喜的光芒。

    “没错啊!我可能真的知道了安心患的是什么病。”萧逸飞回答聂远航。

    “什么?这不可能!你吹牛吧!”聂远航根本就不相信。

    萧逸飞却没有再搭理聂远航,而是走到安顺身前,正色问道:“小顺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姐姐在患这种怪病之前,有没有去过什么特殊的地方,做过什么特殊的事情?你好好想一想,不管想到什么,都要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特殊的地方?特殊的事情?”

    安顺仔细的回忆,最后神色颓然的摇头说道:“没有啊……我想不出来……那时候我太小了,好多事情都忘记了……”

    他越说越是自责。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萧逸飞所问的问题,与她姐姐的病息息相关。

    要是自己能够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或许自己姐姐的病就有救了。

    可是偏偏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而他越是急着想要回忆这些事情,就越是想不起来,一时间,脸上堆满了焦急的神色。

    萧逸飞见状后劝道:“不要急,慢慢想,你想到什么就先说什么,就算真想不出来也没关系……”

    在萧逸飞的安抚下,安顺慢慢冷静下来,思绪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很多,很多被遗忘的记忆,也开始慢慢浮现……

    忽然,安顺面色一变,惊喜道:“等等,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