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在路上,听到安顺的讲叙后,萧逸飞初步怀疑安心患的是硬皮病。

    硬皮病,又称系统性硬化症。

    顾名思义,就是皮肤变硬的疾病。

    这种病的主要特征,是全身的小动脉血管内膜增生,造成血流减少、阻塞,而使皮肤变硬、变厚、纤维化。

    安心的情况,与这种病的主要症状都比较符合。

    当然,硬皮病也分为很多种,安心到底是属于哪一种硬皮病,需要检查之后才能得知。

    而硬皮病也是属于世界卫生组织肯定的难治性疾病。

    其病因非常复杂,而且很不明确,迄今为止都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它。

    硬皮病严重时,身体内部的脏器也会发生硬化。

    比如说肺、肾、心等等开始变硬,那么患者的生命也就危在旦夕了。

    如果安心患的是硬皮病,那么她现在就属于比较严重的阶段,基本上已经无药可治。

    就连萧逸飞身为毒修,以他现在的医术,和掌握的能力,也没有办法治好她。

    所以,萧逸飞之前才对他自己也没有太大的信心。

    可是现在,萧逸飞对最初的推断产生了质疑。

    因为,硬皮病患者一般不会出现眼下这种身体自行开裂的症状。

    而且此时萧逸飞还意识到,如果安心真的患的是硬皮病,那么,以前她去医院进行治疗时,医生不可能检查不出她的病因。

    就算小的诊所检查不出来,大医院肯定能够查出她患的是硬皮病。

    可是之前安顺在描述安心病情的时候,只说她姐姐患的是怪病,而没有说过“硬皮病”三个字,可见,安心的病也许并不是硬皮病。

    至少不是普通的硬皮病。

    “那么,她患的到底是什么怪病呢?”

    看到萧逸飞脸上的神色不断变幻,安顺紧张的询问。

    “萧医生,我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的伤口没事了吧?”

    萧逸飞道:“放心,她手腕上的伤口经过我的处理,暂时不会流血了,所以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我的治疗只是起到了治标不治本的作用。所以,还需要将她尽快送到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这样吧,我们现在先把你姐姐送去老军医诊所……不,送去江城医院治疗,等她的伤口处理好之后,我再对她进行检查,看看她到底患的是什么病。你没意见吧?”

    “没有,我没有意见,我一切都听从萧医生的安排!”安顺对此自然不会反对。

    萧逸飞将安心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之后,便让安顺将他姐姐抱出门,放到车上去坐好,然后自己开车载着他们去江城医院。

    可是安顺刚刚弯腰,准备将安心抱起时,就不小心拉扯到身上的伤口,痛得直吸冷气。

    萧逸飞皱眉问道:“小顺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安顺强忍着剧痛,咬牙切齿般说道,而且还想要继续去将姐姐从床上抱起。

    可是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暴露了他现在身体的状况。

    看来之前他挨得那顿打,还是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萧逸飞看到此景,连忙拦住了安顺。

    “算了,不要勉强了,免得呆会不小心将你姐姐摔伤了,还是我来抱吧!”

    本来他还想着男女授受不亲,心存顾虑,不敢贸然去抱起安心,免得安顺怀疑自己趁机占他姐姐的便宜,从而心生芥蒂。

    可是现在形式所迫,已经顾不上了这些了。

    而且很快萧逸飞就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安顺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向多想。听到萧逸飞说由他来抱安心,安顺想也没想就同意了。甚至还对萧逸飞很是感激。

    萧逸飞弯腰将安心从床上抱起。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轻如鸿毛!

    她真是太小了!

    也真是太轻了!

    安心虽然已经十九岁了,但是,因为从她小时候患了怪病开始,身体就停止了发育,所以她现在的身体还保持着十四岁时候的样子。

    当然了,有些女孩子发育期较早,就算只有十四岁,有的身材也已经发育得很好了。

    可是安心显然不属于这种类型的女孩。

    她在患病前,相对其他同龄的孩子,身材应该显得要更加矮小瘦弱一些。

    因为眼前的安心,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十一二岁左右的女孩子,又瘦又小。

    外加上长期卧病在床,身体更是虚弱消瘦,抱在怀里,简直就像抱着空气一样。

    抱着她,萧逸飞还需要非常小心的控制手臂的力量,生怕一不小心用力太大,将她的小身板给勒断了。

    随着萧逸飞将安心抱起,原本贴在她脸上的头发,也自然的从脸上滑落,将她的面容呈现在萧逸飞的眼前。

    不到巴掌大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长长的睫毛,小小的琼鼻,精致的樱桃小嘴……

    这真是一张真正的娃娃脸!

    看到这张精致的娃娃脸,感受着她身体的瘦弱,萧逸飞此时内心满是对她的同情和怜惜。

    半个小时之后,萧逸飞将车停在江城医院门口。

    刚刚抱着安心和安顺一起下了车,医院门口就有人朝他们挥手喊道:“逸飞!”

    正是江城医院的院长柯良。

    刚才在赶来江城医院的途中,萧逸飞就提前给柯良打了电话,将安心的情况告诉柯良之后,拜托柯良帮忙安排手术室对安心进行急救。

    柯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只是没想到柯良此时竟然还会亲自在门口迎接他们。

    可见柯良对萧逸飞的重视程度。

    之前柯良忽然出现在医院门口,摆出一副等人的架势之后,就引来了很多医护人员的关注。

    他们都感到非常好奇,心想,不知道是哪位领导大驾光临,让院长也亲自出面等候迎接。

    等到萧逸飞露面之后,他们才知道院长原来是在等这个年轻人,此时,有人惊讶,有人释然。

    感到释然的人,自然就是那些曾经在卧牛山营地里呆过的医护人员们。

    他们这些人,和萧逸飞一起,与黑僵病并肩战斗过,也亲眼目睹了萧逸飞的神奇之处,因此,对于柯良如此重视萧逸飞,他们感到很正常。

    凭萧逸飞的医术,以及他在卧牛山营地立下的功劳,完全当的起柯良的厚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