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安心手腕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萧逸飞心里顿时一紧,真担心安心会出什么问题。

    好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床上和地上的血并不算多,看来安心受伤的时间应该没有太久,甚至可能就在他们进屋之前才刚刚受的伤。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萧医生,快,快救救我姐姐吧!”

    安顺一边用手用力按着安心手腕上的伤口,试图替她止血,一边抬头向萧逸飞求助。

    眼睛里,泪水直往外涌。

    可见他心里到底有多伤心和着急。

    其实不用他多说,萧逸飞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床边,急忙从安顺手里接过安心的手,开始为她的伤口止血。

    只看伤口流血的情况,就知道肯定伤到了动脉,要是不赶紧止血,时间长了,失血过多后,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必须赶紧止血。

    当初李博中了刀伤之后,萧逸飞为了帮他的伤口止血,采取了“以毒止血”的应急方式,最后发现效果极佳。

    而现在,萧逸飞也准备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式来替安心的伤口止血。

    如果是平时,萧逸飞现在肯定会迅速取出银针,装模作样的,伪装成用针灸的方式来止血。

    可是现在因为时间紧迫,需要赶快给安心止血,所以萧逸飞此时已经顾不上伪装了,而是迅速施展《噬毒**》,将灵丝送入到安心的体内。

    现在萧逸飞的实力提升之后,治疗的效果也提升了不少。

    当初在给李博止血的时候,他只能用唯一的一根灵丝来止血。

    可是现在,他将多达数十根灵丝全部送进了安心的体内,这样就能同时对不同的血管进行止血,比如动脉和静脉。

    在将灵丝刺入安心体内的时候,萧逸飞明显感觉有一种强烈的生涩感。

    仿佛灵丝现在刺入的不是一具血肉之躯,而是一块木头,甚至是一块石头。

    “看来小顺子之前说的没错,他姐姐的身体,的确好像石头一样坚硬!”

    “可是这就奇怪了。”

    “既然他姐姐的身体如此坚硬,而且早就失去了行动能力,那么,她又是怎么划伤她自己手腕的呢?”

    “且不说她根本动不了,就算她能够活动,只怕也没有办法用刀将她的身体划破吧。”

    而且萧逸飞注意到,不管是安心的手上,床上,还是地下,甚至整个卧室里,并没有看到任何锋利的东西,所以这就奇怪了,不知道这伤口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尽管安心的身体僵硬如石头,但是对拥有超强穿透力的灵丝来说,还是不值一提。

    灵丝进入安心体内之后,便分别准确的找到了血管断裂的所在,然后将微量的毒皇真气注入到血管壁。

    血管壁就像是中毒一样,开始迅速的萎缩,最后形成了堵塞。

    这样一来,流向伤口部位的血液便被堵塞住了,伤口自然也就停止了出血。

    “成功了!这次的效率比以前可是高多了!”

    萧逸飞松了口气,感到非常高兴。

    自从上次给李博成功止血,萧逸飞尝到了甜头,就开始对“以毒止血”这项技术进行深挖。

    从那时起,只要有机会,萧逸飞就会对这项技术进行反复的练习和研究,到了现在,他已经将这项技术练习的相当娴熟,达到了熟能生巧的境界。

    就像今天,当他将这项技术用在安心身上之后,前后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将血完全止住了。

    当萧逸飞替安心止血的时候,安顺一直在旁边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仔细观察,生怕自己姐姐出什么意外。

    一开始看到萧逸飞只是握着姐姐的手,没有对伤口进行任何的处理和治疗,他还感到很焦急,也很狐疑,不知道萧逸飞到底在干什么。

    他焦急的想,要是伤口继续像这样大量流血,那姐姐的情况岂不是会越来越危险?

    就在他开始对萧逸飞的医术产生质疑,忍不住想要跑上去,用萧逸飞这个庸医一把推开,用东西将姐姐的伤口绑住止血的时候,无比神奇的一幕,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呈现在他的眼前,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只见自己姐姐手腕处的伤口,虽然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但是突然之间,出血的速度竟然明显减少,转眼之间,就突然完全停止了出血。

    如果不是那条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呈现在眼前,他甚至认为伤口是不是忽然消失不见了。

    不然怎么原本正在大量出血的伤口,忽然就止血了呢?

    这一幕,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简直神奇无比!

    安顺在一旁直接看呆了。

    直到萧逸飞开始替安心清理伤口的时候,他才惊醒过来,用无比激动和狂热的眼神凝望着萧逸飞。

    “神医!真是神医!萧医生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他是真正的神医!”

    “有救了!姐姐的病这次肯定有救了!”

    萧逸飞很熟练的将伤口进行了消毒处理。

    等到伤口位置的血都被清洗干净之后,伤口的情况也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

    萧逸飞仔细观察伤口之后,不禁皱起眉头。

    “奇怪啊!这伤口……怎么看着这么奇怪呢?”

    如果安心是用利器划破了手腕,比如刀片,水果刀什么的,那么伤口的断面应该比较笔直平滑,可是现在通过仔细观察,发现伤口不像是用利器划破的,而像是被撕裂成这样的……不,也不是撕裂,更像是冬天里,皮肤因为干燥而裂开所形成的皲裂。

    萧逸飞惊讶的想。

    “难道说,是她的手腕部位自己裂开,才形成了这道伤口吗?”

    这就太奇怪了……

    无缘无故的,身体怎么会自动开裂呢?

    “难道说,这也是她所患怪病的一种病症吗?”

    可是,如果是自己之前猜想的那种病,按理说不该出现这样的状况啊!

    难道是我猜错了?

    她患的并不是我猜想的那种病?

    萧逸飞忽然意识到安心所患的病,可能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