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顺的姐姐叫安心,刚刚十九岁,只比安顺大一岁。

    在五年前,也就是安心才刚刚十四岁的时候,忽然生了一种怪病。眼睛忽然变得红肿异常,浑身的皮肤也变得一片通红,而且天气越热,她的皮肤就越红。

    于是安心父母便带着她去医院治疗,但是治疗了几个星期也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还出现了其他的症状。

    慢慢的,安心身上的肌肉竟然开始萎缩。

    一开始还只是右手的肌肉萎缩,但是慢慢的,症状开始蔓延到全身,最后全身的肌肉开始萎缩变硬。而且连骨骼也开始慢慢变形。

    渐渐的,她的双腿、双臂、还有双手,都只能呈一定的弧度蜷缩着,不能伸直,而且,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每天坐着,或者躺着,吃喝拉撒睡都得由家人来照顾。

    而且从病发之后,她的身体发育就完全停滞了。就算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还一直保持着十四岁时候的样子。

    这些年,父母带着安心全国各地到处求医,但是一直没能治好女儿的病。甚至两年前,在一次外出求医的途中,因为发生车祸,他们父母为了保护安顺安心姐弟,不幸身亡。

    而他们姐弟两幸免于难,幸运的活了下来。

    从那之后,就只剩下安心和安顺姐弟两相依为命。

    到了如今,安心的病情已经变得越发严重了,虽然表面上看,她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浑身上下,连皮肤也都开始变得冰冷而僵硬,浑身上下僵硬得好像石头一样,腹部,大腿的皮肤,也是硬邦邦一片,去医院治疗时,连针都扎不动她的皮肤。

    可以说,她现在整个身体就犹如一张硬壳,包裹着柔弱的心脏。

    讲到姐姐的病情,安顺看着非常伤心,动情的回忆道。

    “我姐从小就对我很好,就算她生病之后,也是一样。爸妈给她买什么好东西,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偷偷的留给我吃。”

    “可是那个时候我还小,一点都不懂事,不但不知道心痛我姐,还怪她生病之后把爸妈的爱和时间都占了。等到家里因为给她治病,把家底都败光了之后,我更是非常的怨恨她。好长时间都不愿跟她说话,而且爸妈太忙的时候,让我照顾我姐,我也不肯。爸妈生气要打我,我姐却替我求情。”

    “等到爸妈因为保护我们,而去世之后,我才昭然醒悟!可是等我向姐姐道歉的时候,姐姐却病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从那个时候我就对我姐发过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并且一定会赚很多很多的钱,请最好的医生,治好她的病!”

    “可是这些年我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赚的钱只能勉强维持生活,根本请不了好的医生给我姐看病。而且请来的医生,也根本治不好我姐姐的病。直到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萧医生您的报道之后,我才想着去求您给我姐姐治病。没想到还没等我去老军医诊所找您,就意外的在餐厅里见到您了。”

    安顺目光灼热的望着萧逸飞。

    看得出,他的内心对萧逸飞抱着极大的期待。

    似乎相信萧逸飞能够治好他姐姐的病。

    萧逸飞看在眼里,心情有些沉重。

    安顺姐弟两的命运,的确非常悲惨,他也感到很同情。

    可是,他对自己的医术却并没有那么自信,可能要辜负安顺的信任。

    因为,听到安顺对她姐姐病情的描述,萧逸飞对安心的病情有了一些猜想。

    如果猜想成真的话,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就算是萧逸飞,对安顺姐姐的病,恐怕也是束手无策。

    正想再给安顺提前打个预防针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算了,还是先不要打击他了,等我看到他的姐姐之后,给她做完检查,确定了的病情之后,再见机行事吧!”

    “如果我真的治不好他姐姐的病,也可以把师姐请来试试!”

    在安顺的指引下,萧逸飞很快就开着车来到了安顺家里。

    说是安顺的家,其实是安顺姐弟在科大附近一座城中村里租的房子。

    在这种地方租房子,租金一般非常便宜,但是环境也很差。

    跟着安顺在狭窄的巷子里绕来绕去,走了好久之后,才终于到了安顺姐弟租住的房间外面。

    打开房门,一股浓烈的中药气味便扑面而来。

    萧逸飞跟着安顺进到房间之后,才发现他们租住的房子,只是一个四十平米不到,一室一厅的单间。

    房间里一切摆设都非常简陋。甚至除了一台二手的七寸小电视之外,再看不到其他的任何电器。

    而且在卧房与客厅之间,居然连墙都没有,只是用一面布帘隔开。

    安顺的姐姐安心,应该睡在卧室里面。

    而安顺平时应该就直接睡在客厅的沙发上面。

    虽然房间看着很破旧,空间很狭窄,但是却被收拾得非常整洁干净,除了正在熬制的中药散发的气味,再没有其他异味。

    而且在窗台上,还摆放着一些花盆,里面盛开的花朵,散发出阵阵的花香,仿佛将中药味也冲散了一些。

    安顺进屋之后,便兴奋地朝着里面的卧室大声喊道:“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把昨天出现在电视里的那位萧神医请来给你看病了!”

    安顺一边喊着,一边掀起布帘,走进了卧室。

    可是马上从里面就传出安顺的叫声。

    “姐,你这是干什么?你……你怎么这么糊涂!萧医生,快,快来救救我姐姐!”

    安顺的声音显得极为慌乱。

    萧逸飞本来考虑到病人是个女孩子,要是冒然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多少有些不妥,所以站在客厅里,等到方便了再进去给安心治病。

    此时听到安顺的喊声,顿时知道事情有变,于是脸色一变,急忙冲进了卧室。

    刚进卧房,眼前就看到一片血红!

    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正侧身蜷缩在床上,右手耷拉在床边,手腕处出现了一个惊人的伤口,正在不断的往外冒着血。

    萧逸飞身子一震,震惊的想道:“难道安心自杀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