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吓得屁滚尿流了?”

    看到雷少吓得快步退回了酒店,安顺感到更加的解气。

    不过他还是很冷静,没有被刚才的大杀四方冲昏头脑,也没有妄想追上去暴打唐如雷,而是转身对萧逸飞说道:“萧医生,我们快走吧。”

    萧逸飞呵呵一笑:“好!”

    二人正准备一起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吼。

    “给我去死!”

    只见之前被安顺打倒在地的一个跟班,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地上窜起之后,朝着安顺的后背猛刺而来!

    此人此举实在是太突然了,速度也很快,再加上他和安顺就只差着不到一米的距离,转眼之间,他手上的匕首就已经离安顺不到一寸的距离!

    而此刻,安顺才刚刚转过身。

    看到对方狰狞凶狠的嘴脸,再看到闪着寒芒,已经快要刺中自己的匕首,安顺顿时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极度恐惧之下,身体也已经完全僵硬,愣愣的站在原地,就算想躲开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心里闪过一个绝望的念头。

    “我就要死了吗?”

    就在匕首已经刺穿安顺身上的马家,即将刺入他身体的这一刻,异变突发!

    一只手忽然从旁边直插过来,将匕首锋利的刀刃一把抓在手上。

    那跟班忽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匕首,好像被一只巨大的铁钳给夹住了一样,生生的“被”停了下来,难以再往前突刺分毫。

    还不等他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感到一股大力袭来,手上的匕首已经被人生生夺了过去,落在了别人手上。

    下一刻,他便被看见一条腿,好像钢鞭一样横扫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一脚踢飞了出去。

    “啊!”

    那跟班惨叫着,在空中飞出了好几米远之后,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好像惊雷一样劈在所有人的心里,将他们吓得心脏都差点骤停。

    下一刻,所有目光全都齐刷刷的朝着同一个位置望去。

    在那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把玩着手上的匕首。

    看清楚此人的样子,剩下的几个跟班都惊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刚才空手夺白刃,并且一脚踹飞自己同伴的人,并不是安顺,而是被他们完全忽视的萧逸飞。

    而看到萧逸飞完好无损的双手,他们更是感到难以置信。

    刚才萧逸飞明明徒手将匕首抓在手上,而且还是抓在了锋利刀刃的位置,按理说,他的手早就应该被刀刃给割出了深深的伤口,可是现在他的手掌居然完好无损,实在是不可思议。

    难道他的手比铁还要坚硬?

    远处,那个被萧逸飞踢飞出去的跟班,此时却忽然怒吼着再次爬了起来,看来,刚才他虽然摔得很惨,但是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只是摔得皮青脸肿,看着有些狼狈而已。

    刚才的那一腿之威,不但没有让他清醒过来,反而让他感到更加恼羞成怒。

    爬起来之后,满脸狰狞,双目喷火的又朝萧逸飞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哼!”

    萧逸飞冷哼一声,将手里的匕首随手甩了出去。

    “嗖!”

    那匕首闪着寒光,犹如一道白色闪电,朝着那个跟班迎面夺射而去。

    那跟班这时才知道害怕,看着迎面飞射而来的匕首,简直吓傻了。

    他吓得“啊”的一声惊叫,然后猛然刹住了脚步,就在这时,那匕首已经飞射而至,“铮”的一声钉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

    锋利的匕首竟然洞穿了坚硬的水泥地面!

    整个刀刃都没入地下,消失不见,只剩下半截手柄还露在外面,触目惊心!

    而按照匕首的落点来看,刚才他要是未能及时收住脚步,继续往前冲的话,那么匕首就不会只是射在地上,而是毫无疑问会钉在他的身上。

    结果可想而知!

    这跟班瞬间就从狂暴中冷静下来,身子猛然打了一个哆嗦,接着感到裤裆一热,直接吓尿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再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再动手了。

    “啪!”

    这跟班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看到此人狼狈不堪的样子,萧逸飞心里冷哼了一声,真是不知死活!

    他的目光从此人身上掠过,朝着其他那些跟班一一扫去。

    所有跟班纷纷垂下视线,不敢与他对视,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

    萧逸飞收回视线,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安顺说道:“我们走吧!”

    安顺呆呆的点了点头,神色木然的快步跟上。

    直到走到停车的地方,安顺这才惊醒过来,神色激动的望着萧逸飞,感激的说道:“萧医生,谢谢你,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他终于知道,之前自己为什么能够以少胜多,一个人打倒那么多人了,也知道那些人之前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反应,看来,这都是萧逸飞在暗中帮他。

    外加上萧逸飞刚才对他的救命之恩,此时此刻,他内心对萧逸飞感激万分。

    同时心想:“没想到萧医生居然这么厉害,简直就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看来,新闻里说的应该没错,萧医生肯定是一位神医,这样我姐姐的病可能真的有救了!”

    萧逸飞随口道:“好了,上车吧。不上车我就先走了。”

    “是是是,我马上就上车!”

    安顺一边回应着,一边连忙走到车门旁边,准备开门上车。

    可是他在车门外面捣弄了半天,也未能将车门打开,又急又臊,弄的满头大汗。

    这一幕看着非常滑稽。

    但是萧逸飞却笑不出来。

    像安顺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就算没有亲自开过车,平时也应该坐过出租车,怎么可能连车门都不会开呢。

    只能说,安顺之前可能连出租车都没有坐过。

    可想而知他的家境是什么情况。

    萧逸飞探着身子,伸手将车门从里面打开,让安顺上了车。

    安顺也知道刚才自己太丢脸了,面红耳赤的上了车,拘谨地坐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萧逸飞询问他姐姐的情况时,他这才开始慢慢讲叙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