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安顺的质问,唐如雷的几个跟班面带不善的冷笑道。

    “我们想干什么?呵呵,我们倒想问问你想干什么?”

    “你刚才守在这里,是不是准备等雷少落单,然后再伺机报复?而现在看到我们人多,所以想开溜了?”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告诉你,世上没有这样的好事!”

    “还说什么废话,上!先把这小子扁一顿再说!”

    眼看这些人一起冲了上来,安顺一边将萧逸飞护在身后,一边冲这些人喊道:“你们要打就打我,这件事跟萧医生无关!萧医生,你快走!”

    萧逸飞充耳不闻,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个时候,那几个跟班已经纷纷冲到了安顺跟前。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跟班,满脸狰狞的朝着安顺的脸一拳轰来。

    安顺虽然将对方出拳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也清楚自己该赶紧躲避,可是身体却跟不上思维的速度,而且在对方的拳头迎面袭来时,吓得本能的闭上了眼睛,慌忙抬起胳膊,想要挡下对方的拳头。

    对面的跟班,看到安顺的反应后,心里更是冷笑不已。

    “这不是等着挨揍吗?”

    眼前仿佛已经看见安顺被他一拳砸到在地的精彩画面。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跟班和安顺的身上,至于站在安顺身后的萧逸飞,则被所有人都给忽视,甚至无视了。

    因此,没有人发现,萧逸飞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此时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

    屈指一弹。

    指间的银针顿时化为一道微芒,掠空疾行,一头扎进了那个跟班的腋窝。

    这个时候,那个跟班的拳头,马上就要狠狠轰在安顺的脸上,他的脸上,挂满了狰狞的笑。

    蓦然间,这跟班感到自己腋窝一阵刺痛,好像被一根钢针在腋窝下面狠狠的戳了一下,刺痛难忍,嘴里立马发出一声惨叫,整支胳膊立刻就失去了知觉。

    恰好这个时候,他的拳头砸在了安顺架起的胳膊上,这一拳软弱无力,就像是一团棉花砸在了安顺的胳膊上,没有给安顺造成任何的伤害。

    安顺在紧张之下,感受着对方如此软弱的拳头,听着对方嘴里发出的惨叫,顿时为之一愣,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对方忽然退后一步,用手捂着腋下,满脸痛苦,嘴里倒吸冷气。

    安顺再次愣住,不知道这个跟班到底在搞什么鬼。

    难道他受伤了吗?

    不可能吧!

    安顺之前只是被动的格挡了一下,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击,此人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受伤了呢?

    难道是不小心把胳膊给扭到了吗?

    可是,扭伤的地方也不该是腋窝这种地方啊!

    难道他是在演戏?

    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演戏。

    也想不出对方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之下,有演戏的必要。

    不管了!

    趁火打劫……不,是趁势反击!

    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

    安顺早就对这些人恨之入骨,既然现在找到反击的机会,如何能够错过。

    趁着对方不备的时候,大叫一声,挥拳朝着对方脸上轰去。

    那个跟班显然没想到安顺居然会反击,慌忙后退,想要躲开,可是已经晚了,满脸骇然地看着安顺的拳头变得越来越近,越变越大,最后一拳轰在了他的鼻梁上。

    “轰!”

    耳朵陡然听到一声巨响,同时眼冒金星,鼻梁剧痛。

    他整个人也被这一拳直接轰倒在地,捂着鼻子不断惨叫,鲜血不断的从指缝里流出!

    从此人出拳,忽然惨叫,然后安顺出拳,将其轰倒,这个过程说起来漫长,其实不过短短数息时间。

    其他几个跟班此时刚刚冲到安顺身边,就看到了自己的同伴被安顺一拳轰倒的景象,顿时大吃一惊。

    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都尽收眼底,可是怎么也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他们的同伴刚刚明明占据着上风,怎么转眼间就惨叫着,被那安顺给打倒了呢?

    难道这个安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他们已经冲到了安顺面前,挥拳提脚的朝着安顺发动猛攻。

    可是还没等他们的拳头落在安顺的身上,马上就纷纷感到身上某处一阵剧烈刺痛,这种刺痛简直难以忍受,令他们不断惨叫,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安顺知道,刚才能够打倒那个跟班,纯粹是运气好。

    可是好运气不会常有。

    所以,他知道这次面对这些人的围攻,最后免不了要被暴扁一顿,本来他都已经做好挨揍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刚才那奇怪的一幕再次出现,看着面前神情痛苦,嘴里不断喊疼的一群跟班,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鬼吗?”

    不过,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安顺的反应非常快。

    趁着这些人惨叫不断,自顾不暇的时候,冲上去一拳一个,全都砸倒在地。

    转眼间,唐如雷的几个跟班全都躺下了。

    安顺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一口气打倒了这么多人之后,自己也累坏了,额头直冒虚汗,拳头酸痛,呼吸急促。

    而看到眼前的战果,他感觉非常的不真实,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再想到刚才发生在这些人身上的古怪情况,更是感到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这些跟班们,躺在地上一边痛苦的惨叫着,一边却目露骇然地望着安顺,内心惊惧不已。

    他们已经将安顺当成了一个扮猪吃老虎,深藏不露的高手。

    此时,甚至连远处正等着看戏的唐如雷,也笑不出来了,愕然的看着安顺,脸色一片铁青。

    还有他怀里的那个小钰,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安顺,感到难以置信。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安顺吗?

    安顺慢慢的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看到地上这些人狼狈的样子,再想到他们之前的可恶嘴角,只觉得一阵解气。

    他抬头朝着远处的唐如雷望去,却发现这位雷少正转身朝着酒店大门快步走去。

    看得出,此时此刻雷少还在试图保持风度,但是脚下的速度,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