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边的吵闹,已经引起了整个餐厅客人们的围观。

    萧逸飞和梦露自然也不利外。

    看到这里,梦露不禁朝着萧逸飞望去。

    她对萧逸飞的事情,了解了不少,就连当初萧逸飞被任小月背叛的事情,她也从夏依然那里听说了,而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萧逸飞的这段旧情。

    不知道当初萧逸飞被任小月背叛的时候,反应是不是和眼前这个安顺一样呢?

    看着安顺此时伤痛欲绝的样子,梦露仿佛看到萧逸飞当初受到伤害时的模样,内心生出一股强烈的怜惜。

    对那个曾经伤害过萧逸飞的任小月,也产生了强烈的反感。

    而此时的萧逸飞,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嘴角却慢慢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一幕,还真是有些似曾相识啊……

    而就在这一刻,异变突起。

    安顺在极度愤怒之下,忽然暴走,攥紧拳头,朝着雷少一拳砸去。

    可是,那雷少似乎早有准备,身手敏捷的躲开了这一拳,然后反手一拳砸在安顺的脸上。

    安顺“啪”的一声倒在地上,鼻血狂流,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来,雷少身后的几个跟班,以及刚才那两个服务员,飞快冲上去,朝着安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靠,居然敢跟雷少动手,活的不耐烦了吧!”

    雷少此时也整了整衣服,冷冷地看着地上不断试图爬起,但是却又不断被打趴下的安顺,不屑道:“呸,一个穷鬼,居然敢跟我动手,真是不知死活!打!给我打!打死算我的!”

    而那小钰眼看着自己前男友被人暴打,居然也不劝阻,而是冷眼旁观,还真是有够无情!

    就在这时,那位李经理倒是走过去对雷少说道:“雷少,这里还有很多客人正在用餐,要是把人打坏了,影响不好,再说这小子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不用跟他一般见识,直接把他赶走便是!”

    “好,看在李经理的面子上,今天本少爷就饶你一命!来人,给我把他扔出去!”

    “是!”

    很快,安顺就被人架着出了餐厅,然后扔出了酒店。

    “滚吧!”

    过了半天,安顺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的他,被人打得皮青脸肿,浑身疼痛无比,连从地上爬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做到。

    等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鼻血已经将胸前的衣服全都染红了,而且痛得满头冷汗直冒,面庞扭曲。

    可是,身体的痛苦,远远比不过内心的悲痛与愤慨。

    只要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想到自己深爱的女友就这样背叛自己,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他的心都快碎掉了。

    他很想冲进酒店,去找小钰问清楚,去试图挽回她的心。

    并且,他还要去找唐如雷报仇。

    就算与唐如雷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可是当他已经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却忽然想到了自己重病在床的姐姐,刹时间,好像一桶冰水从头浇下来,把他瞬间给惊醒了。

    “我不能这样做……我自己死了没什么,可是姐姐呢?她只有我这个唯一的亲人了,要是我走了,那姐姐怎么办?”

    “不行,我答应过姐姐,一定会赚钱帮她治病的,我不能失言。”

    “其实小钰说的对,我什么都没有,又怎么能够给她幸福呢?也许她离开我,是对的选择,我应该祝福她……可是,她选择谁不好,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唐如雷那样的花花公子呢?”

    安顺很想劝自己接受现实,原谅小钰,祝她幸福,可是只要想到刚才小钰依偎在唐如雷怀里的景象,想到她如刀子般锋利的话语,她的冷漠,以及唐如雷炫耀的嘴脸,还有他们背着自己勾搭成奸的一幕幕,内心就充满了深深的郁愤。

    攥紧双拳,目光坚定地看着眼前的富豪酒店,内心暗暗发誓。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强大起来!我要让你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怀着满心的悲愤,安顺转过身,满脸颓色,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可是,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下脚步,重新回到了酒店门前,然后在两名保安警觉的注视下,坐在花坛边,一边用喷泉的水清洗伤口,一边不时地朝门口张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露天餐厅内,梦露有些生气的瞪着萧逸飞。

    “老公,你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啊?那个叫安顺的年轻人那么可怜,咱们为什么不帮帮他呢?”

    刚才看到安顺被暴打,她屡屡想要站出来阻止,但是都被萧逸飞给阻拦了。

    这让她感到非常不理解,所以,现在忍不住当面质问萧逸飞。

    “老公,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个雷少是谁,所以不想惹上麻烦?”梦露皱眉问道。她已经认出刚才那个雷少,是唐如雪的弟弟唐如雷。人称雷少。

    要是萧逸飞真的认出了唐如雷的身份,因为顾忌唐家,而不敢出手帮助安顺,梦露倒也可以理解。

    可是,她总觉得萧逸飞不是这种胆小怕事的人。

    萧逸飞摇了摇头,说道:“那个雷少是谁,我并不认识。而且,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出手干涉的。”

    “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收他为徒啊!”萧逸飞笑着说道。

    “啊?收他为徒?哪个他?你说的是那个安顺吗?”梦露感到惊讶极了。

    她哪里想到萧逸飞居然动了收徒的念头。

    可是,如果没有搞错的话,萧逸飞与安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两人只接触了很短的时间,怎么萧逸飞突然就生出了要收安顺为徒的念头呢?

    更重要的是……

    “可是,老公,你既然要收他为徒,那刚才看到他被人欺负,怎么就不愿出手帮他呢?要是你帮了他,他出于感激,肯定不会拒绝当你的弟子啊?”梦露不解的问。

    萧逸飞呵呵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要当我的徒弟,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收徒弟。所以,你就把刚才的事情,当成是我对他的一种考察吧。”

    梦露被萧逸飞这番话说的是一愣一愣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