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龙老闻言更是惊呆了。

    “什么?那件事就是它们干的?”

    “可是,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龙老忽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一震,转身惊愕的朝着飞少二人望去。

    “是你们?这两只怪虫跟你们有关?那劫案是你们干的?”

    “什么?”

    马家父子错愕的望向飞少和寸一尺。

    “这怪虫跟他们有关?”

    “是他们控制怪虫实施了抢劫?”

    “这岂不是说,这次的事情全都是他们自导自演,他们原来一开始就是冲着我们马家而来?”

    “该死!真是该死!”

    马家父子内心愤怒不已,恨不得将这二人碎尸万段。

    可是,他们的想法虽好,却要有相应的实力来实现才行。

    现在他们却只敢在心里想想,什么都干不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深刻的感受到了自身实力的弱小。

    在武修者面前,他们这种普通人,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兑现。

    这一刻,他们对实力的渴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既然飞少让怪虫主动现身,自然表示他没有想过要一直隐瞒下去。

    笑望着龙老和马家父子,飞少承认道:“没错,这两只怪虫是我的宠物,而劫案,也的确是我让它们干的。”

    “真的是他!居然真的是他干的!”

    三人震惊不已。

    龙老此时内心猛然一沉。

    对方居然直接承认了!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对方承认了此事,那就意味着对方完全有恃无恐,也有绝对的把握,将他们所有人都强留下来!

    这样说,他们今天最后可能凶多吉少。

    而马家父子却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们的内心,已经被强烈的愤怒与迷茫给填满,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马家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为何要这样加害我们马家?”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飞少呵呵一笑,脸上忽然闪耀起了万道耀眼的绿芒。

    这绿芒,与之前绿墙散发出的光芒完全一样,下一刻,飞少的脸也像之前那面绿墙一样,迅速分解成了一根根的绿色丝线。

    不,不是一根根,而只有一根!

    当他的脸,分解成一根丝线,而这根细长无比的绿色丝线,迅速回缩体内时,他的脸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不,并不是他的脸变了。

    而是之前他的脸上,戴着一面由绿丝所编织而成的面具,挡住了他的真面目。

    而现在,他真正的庐山真面目,则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

    绿芒尽消后,看到对面那张熟悉的笑脸,马永年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而马玉龙,同样目瞪口呆,失口惊呼:“萧逸飞?你是萧逸飞?”

    萧逸飞!

    居然是萧逸飞!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个所谓的飞少,真正的身份,居然就是萧逸飞!

    马家父子完全惊呆了!

    在此之前,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劫案竟然与萧逸飞有关,甚至是由萧逸飞一手策划!

    不,他们并不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萧逸飞。

    就在昨天,在老军医诊所,马玉龙就曾当面质疑过萧逸飞,怀疑他与劫案有关。

    可是当时别说萧逸飞矢口否定,就连马玉龙自己,也觉得自己的怀疑毫无道理。

    然而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昨天居然蒙对了,这件事居然真的是萧逸飞干的!

    难怪当初黄金木被抢走后,萧逸飞居然轻松放过了他们拍卖行,没有死缠烂打,索取赔偿。

    难怪那些受到怪虫攻击,昏迷不醒的员工,送到诊所之后,萧逸飞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全部治好。

    难怪……

    总总一切的疑问,随着萧逸飞的自爆身份,都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只是,此时此刻,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为时已晚。

    龙老也深深的凝视着萧逸飞。

    内心受到的震撼,不比马家父子小多少。

    对萧逸飞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最近就曾数次听说。

    甚至按照他的计划,在解决了马家的事情之后,就会开始与萧逸飞打交道。

    没想到今天他却与萧逸飞提前见面了。

    可是,他现在却宁愿这个时间不要提前,甚至希望永远都不要跟萧逸飞见面。

    “没想到这个萧逸飞真的是深藏不露!而且实力如此之强!”

    “糟了!真的糟了!在此之前,谁都没有将此人放在眼里,可是谁要是轻视他,就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不行,我一定要将这个秘密传出去,否则,少爷他们肯定要吃不小的亏!”

    龙老目光一闪,准备伺机逃走!

    这时,马永年却似癫若狂的朝萧逸飞质问道:“为什么?萧逸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加害我们马家?我们到底什么地方得知了你?”

    飞少,不,萧逸飞看着马永年,淡淡的说道:“马家主,关于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你的儿子,看看他当初在拍卖会上,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这件事跟玉龙有关?”马永年闻言一怔,气势顿消,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玉龙,你快说,你到底在拍卖会上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萧逸……先生?”

    马玉龙茫然道:“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可是马上他就醒悟过来,目光闪烁,吞吞吐吐,不敢继续说下去。

    马永年一看就知道自己儿子恐怕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从而得罪了萧逸飞,引来报复,内心愤怒至极。

    坑爹!

    这还真是一个坑爹货啊!

    他面色铁青,怒斥道:“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马玉龙何曾见过父亲如此气愤,吓得浑身一颤,连忙老实交代:“我……我没做什么啊,我只是让舅舅把梦千里……不,梦叔叔的座位调换了一下……”

    马永年纳闷:“梦千里?你得罪萧先生的事,跟梦家主有什么关系?快说!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萧先生?”

    马玉龙哭丧着脸道:“萧逸飞,不,萧先生他的女朋友,就是梦叔叔的女儿梦露啊……”

    “什么?”

    马永年目瞪口呆,这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