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家,会客厅。

    马玉龙狂笑不止。

    飞少面色阴沉。

    寸一尺满脸铁青,冷声道:“你真的在茶里下了毒?”

    “没错!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呵呵,别以为你们是武修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今天还不是栽在我们手上!”马玉龙得意无比。

    寸一尺冷哼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做?你就不怕我们的报复吗?”

    马玉龙当然害怕,一想到得罪武修者的后果,再也笑不出来了,心神慌乱无比。

    就连到了嘴边的嘲讽之言,也生生的被重新咽了回去。

    只能弱弱的说道:“现在你们都已经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想要报复,真是想得美……”

    寸一尺冷笑:“呵呵,难道有人告诉过你,我们就只有两个人吗?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要是没有准备,我们又岂会跑到这里来?”

    “这……”马玉龙的脸刷地一下变得惨白。

    寸一尺说的情况,就是他最担心的情况。

    一时间,他再也硬气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二位,大家都是武修界的人,何必为了俗世的一些俗物而伤了和气呢?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看看能不能和平解决此事,怎么样?”

    话音未落,便看见一大群人从外面一起涌进了会客厅。

    马家家主马永年,就在这些人当中。

    不过,走在最前面的人,却并不是马永年,而是一名银须老者。

    这银须老者走进会客厅之后,便面带微笑地看着飞少和寸一尺。

    但是跟在他身后涌进会客厅的几十人,却迅速散开,将二人围在中间。

    随着银须老者的出现,马玉龙顿时感到压力顿消,赶紧走到自己父亲面前站好。

    银须老者笑容满面的说道:“二位,怎么样?要不给老夫一个面子,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聊聊,将这点小小的恩怨给化解掉?二位请放心,只要这件事能够完美的解决,老夫不但会将解药交给二位,而且还会赔偿你们的损失,如何?”

    飞少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判?我们中的毒,可是你下的?”

    “没错,这散气丹的确是老夫特意为二位准备的,只不过,这是老夫为了庇护马家主一家,不得已而为之。至于老夫有没有资格跟二位谈判,现在答案不是非常明了吗?我想二位现在也不希望大家兵戎相见吧?所谓以和为贵,我劝二位还是好好冷静冷静,既然能够用谈判的方式来化解恩怨,又何必动武呢?至于老夫的身份……呵呵,身为客人的你们,是不是理应先坦白呢?”

    看来,银须老人还是有所顾忌,并没有主动交代他的身份,反而想要先探飞少二人的底。

    飞少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当然是你们的来历?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何门何派的弟子?说不定我们还是自己人呢。”银须老者呵呵笑道。

    “不!我们绝不会是自己人,因为,我们是毒门弟子!”飞少说道。

    “毒门?”银须老人顿时一怔,拼命在脑海中搜寻关于毒门的信息,结果却发现以前从未听说,武修界有毒门这个门派。

    难道是我太孤陋寡闻吗?

    还是……这其实是他瞎编的?

    银须老者呵呵笑道:“恕我孤陋寡闻,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武修界有这样一个门派。年轻人,要不你说说你们门派都有哪些前辈,也许我们是旧识呢?”

    飞少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毒门门主,也是毒门最大的前辈,而我们毒门,一共也就四个人,而我确定自己绝不认识你,所以,我们也不可能是旧识。”

    “什么?你就是毒门门主?整个门派才四个人?”银须老者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错愕。

    眼前飞少的话,听着实在是太滑稽了。

    这样一个年轻人,居然也能成为一个门派的门主,这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

    更离谱的是,整个门派居然才四个人!

    这算是什么门派?

    袖珍门派吗?

    还是玩家家酒门派?

    银须老者心里有些生气,觉得飞少的话没有半句实话,纯粹就是在消遣他。

    他忍住怒火,说道:“年轻人,事到如今,你再这样遮遮掩掩的,只会对你们自己不利。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历,还是尽早交代清楚,这样对大家都好!”

    飞少说道:“好笑,连说实话都没人相信。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才相信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呢?”

    “你敢对天发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敢!我对天发誓,我刚才的话要是有半句虚假,那就天打五雷轰,永世不能超生!”

    “这……”银须老者错愕不已,没想到这飞少居然真的敢发下这样狠毒的誓言。

    对于武修者来说,还是比较相信天道的,所以一般情况下,绝不敢轻易的发誓,而眼下飞少发下这样的毒誓,可以证明他刚才说的话应该都是真的。

    “本以为他们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没想到竟然只是两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这么说,我之前岂不是白担心了吗?”

    “也对,如果他们真的是大门派弟子,又岂会这么在乎俗世的金钱呢?甚至还把丹药拿出来拍卖。”

    “而区区一个四人门派,实力又能够强到哪里去?何况眼下这个所谓的门主,都被散气丹散掉了全身的内气,只要将他们二人除掉,剩下区区两个武修者,根本不足为虑。”

    想到这里,银须老者脸上和善的笑容完全消失了,神情变得极为冷漠。

    “这样吧,我最后再给你们二人一个机会,只要你们愿意归顺于我,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如何?”

    “哈哈哈哈!”飞少忽然狂笑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吗?说什么以和为贵,还不是因为对我们的背景心存忌惮,所以才虚伪了半天,现在知道我们没什么背景,就开始咄咄逼人,翻脸无情了吗?”

    虽然被人说破了心思,但是银须老者也不生气,冷冷的说道:“废话少说,要不归顺于我,要不死路一条,这两条路你们想要怎么选?”

    “我想选第三条路!”

    “第三条路?呵呵,你说吧,是什么第三条路?”

    “在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向本门主跪下,磕头求饶!”

    飞少嘴角含笑,一字一句的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