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你想干什么?”

    “我们的那些同门呢?他们去哪了?”

    二人同时开口问道。

    萧逸飞冷哼道:“你们说呢?”

    二人的脸色立刻变得异常难看。

    其实看到萧逸飞活生生的站在面前,就已经知道情况不妙。

    其他人恐怕不是被杀,就是已经逃走了。

    想到这次单单只是天级高手,就来了三个,甚至还有天级中期高手,竟然都被萧逸飞给打败了,他们不禁惊骇地看着萧逸飞,震惊的想:“他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为什么年纪轻轻,实力就如此之强?”

    二十岁出头的天级高手,简直就是前所未闻。

    萧逸飞正色道:“好了,时间宝贵,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们老老实实的将有关血山派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果我心情好,或许会放你们离开,否则,你们就等着给你们那些同门陪葬吧!”

    二人闻言后面色惨白。

    知道了萧逸飞留下他们两人性命的原因。

    他们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恨恨地怒视着萧逸飞,咬牙切齿道:“想让我们背叛师门,简直就是做梦!你还是一刀杀了我们吧!”

    “想死?哪有这么简单!”

    说话间,萧逸飞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在其中一人额头轻轻一戳,将提前孕育好的一枚寄生孢子,送进了对方体内。

    寄生孢子刚刚进入此人体内,就立刻开始变异。

    下一刻,此人脸上青筋暴起,面庞扭曲,极尽痛苦,嘴里忍不住发出阵阵恐怖的惨叫,暴起的青筋,从头部开始一直朝着全身蔓延,就像是无数条毒蛇在皮肤下游走。而且转瞬之间,全身上下都开始呈现出一种非常怪异的变化。

    这神异而惊恐的一幕,将另外一名血山派弟子吓得是心惊肉跳,冷汗狂冒,最后甚至吓得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

    然而他却郁闷的发现,身体依然无法动弹,连闭上眼睛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只能无奈的将眼前恐怖的景象,事无巨细地全都看在眼里。

    还有那一阵阵如鬼怪一样凄厉恐惧的惨叫声,总是一个劲的直往他耳朵里钻,折磨着他的意志,让他的精神逐渐趋于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名血山派弟子感到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就在被寄生孢子寄生的那名血山派弟子,同样承受不住剧烈的痛苦,嘴里喊出“我招”的时候,忽然,喊声骤停,那名血山派弟子瞬间停止了挣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开始冒起了绿色的烟雾。

    看到此景,萧逸飞呆立半晌,这才恍然道:“寄生……失败啦?”

    没错!

    眼前的这一幕,正是寄生孢子寄生失败时的反应。

    而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人意外。

    自从毒皇母树进化到可以孕育寄生孢子之后,萧逸飞前后已经用寄生孢子收服了不少寄生毒物,每次寄生过程都是顺顺利利,从来没有失败过一次。

    他本以为自己运气逆天,会一直成功下去。

    特别是当寄生孢子晋升到二级,成功率大大提升之后,更是觉得寄生失败的可能性会很小。

    所以他才会试图直接寄生这名血山派弟子,然后从对方那里得到血山派的情报。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好像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让他重新冷静了下来,知道世上并没有逆天的运气,之前连续成功那么多次,只是因为运气好。

    也仅仅只是运气好。

    就算是二级寄生孢子,寄生失败的可能性,还是超过了五成。

    既然如此,剩下的这个血山派弟子,萧逸飞不敢再进行寄生了。

    要是再失败,那么两个活口就一个不剩,也就没有办法从他们那里得知血山派的情报。

    “可惜啊可惜,本来剩下的这个血山派弟子,已经快要崩溃,马上就要老实交代了,现在他的同门一死,只怕他在心存侥幸的情况下,很难再乖乖的张口。偏偏我又不敢对他进行寄生……”

    “难道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吗?”

    “当然不是!就算不能寄生,我也有办法让他乖乖的开口!”

    “就算他意志再坚定,在毒皇真气的折磨下,还是会乖乖的开口!”

    只不过,这个办法需要的时间会稍长一点。

    而时间的长短,完全取决于此人意志力的强弱。

    就在萧逸飞准备开始严刑逼供之时,剩下的那名血山派弟子,却大声叫道:“我招,我招了!你想知道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只求你让我死个痛快!”

    他居然就这么招了!

    看来,同伴的惨死,并没有让他心存侥幸,反而把他彻底吓坏了,为了少受一点折磨,干脆背叛师门。

    萧逸飞先是一怔,随即内心狂喜,脸上却冷酷的说道:“那就要看你是不是老实交代问题了!”

    当萧逸飞离开地下室的时候,虽然神情疲倦,但是嘴角却带着几丝笑意。

    他已经知道了所有想知道的东西。

    进地下室的时候是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两个人。

    剩下的那名血山派弟子,正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就像是萧逸飞的跟班一样。

    而他,在寄生孢子的作用下,也的的确确变成了萧逸飞的跟班,甚至忠仆。

    “还好两次寄生,只失败了一次。”

    “眼下,这个叫丁望的血山派弟子,已经成为了继刀不平之后的第二个寄生人!”

    “而且,丁望的实力,本来就达到了地级后期,现在在二级寄生孢子的作用下,更是晋升到了天级前期!实力比刀不平高出了太多太多!”

    这对萧逸飞来说,又是一个强大的助力!

    萧逸飞带着丁望,来到了后院的山洞。

    他将之前所有的战利品全都取了出来,开始进行一一的清点。

    还是和上次一样,将所有战利品进行了细致的归类。

    武器,防具、秘籍、灵符、宝石、丹药、财帛、以及不知名杂物……

    上次的战利品,是从三个血山派弟子身上收集到的,而且天级高手只有寸一尺一个人。

    这次的战利品,却是从十个血山派弟子身上找到的,单单只是天级高手,就有三人之多,所以,可想而知这次的战利品到底有多丰富。

    就算将它们进行细分,也在面前堆成了八座小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