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岗真是高兴坏了。

    一千万啊!

    洪老可是答应事后要给自己一千万的奖励啊!

    就算把自家的诊所卖掉,也卖不了一千万啊!

    有了这一千万,自己少奋斗多少年啊!

    不过……狂喜之余,夏岗忽然意识到一丝异常。

    计划都失败了,洪老怎么还表现得这么淡定呢?

    就好像他早就提前知道了结果一样,还是说,他早就知道计划不可能成功?

    不会吧?我是不是想多了?

    有谁会这么无聊,费这么大的周章,实施一个注定会失败的计划呢?

    正当夏岗迷惑不解的时候,洪老又在电话里说道:“对了,夏医生,为了防止事情泄露,我上次给你的解药,你最好赶紧处理掉,免得被人查出来。”

    谁会没事跑到我这里来查这个,洪老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夏岗心里嘀咕道,只是嘴上可不敢这样说。

    “好的,洪老,我这就去把解药处理掉!”

    “你现在就去,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

    “是!我现在就去!”

    夏岗不敢再磨蹭了,将剩下的解药从抽屉里取了出来,准备拿去水龙头下面进行销毁,就在他打开放置解药的瓷**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气。

    这种香气实在是太好闻了,他忍不住多吸了两口,心里觉得奇怪,以前打开**子的时候,没有闻到过这种香气啊。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脑子一阵昏沉,眼皮子也越变越重,转瞬间,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办公桌上,带着发财的美梦,以及深深的迷茫,坠入死亡的深渊!

    而这一幕,被一路跟着他回到这里的小迷糊,全都尽收眼底!

    “师傅,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军医诊所,住院部内,杨晨看到萧逸飞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顿时紧张的询问道。

    萧逸飞摇摇头:“不要担心,我没什么。好了,你把这些药拿去给那五个人服下吧。”

    “好的。”杨晨拿着萧逸飞给的药,朝着钟星他们走去。

    而萧逸飞则开始给拍卖行员工解毒。

    只是此时的他,心里却正在想着刚才通过小迷糊发现的真相。

    “又是洪老!没想到又是此人在背后搞鬼!”

    “这么说,这个洪老的真正目的,其实还是在针对我?”

    “可是,洪老他为什么会找那个夏岗,二人联手演出这样一出戏呢?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仅仅只是想让我身败名裂吗?还是想确定我是不是武修者?”

    “看来这洪老倒是挺谨慎的,就算上次从龅牙那里,已经得知我是一名武修者,可是他还是半信半疑,所以才设了这个局?”

    “还有,这洪老真是有够心狠手辣,利用完龅牙,就把龅牙杀人灭口,现在利用完夏岗之后,也将其杀人灭口!”

    “现在夏岗一死,谁也不会知道他才是这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

    “还好我早就发现情况不对劲,才让小迷糊跟着夏岗离开,不然,只怕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其实,之前那个中年人抱着孩子进来求诊,当萧逸飞将小男孩接到手上的时候,他就立刻发现,这小男孩的体内居然存在着阴毒。

    这种阴毒不是普通毒素,而是有人以某种功法,将阴系真气打入了小孩体内,伪造出中毒的症状。

    当时萧逸飞就知道这小男孩根本不是生病了,也不是中毒了,而是人为所致。

    发现这个情况之后,他在给小孩检查身体的时候,第一时间运功将寒毒化解。

    以萧逸飞现在的修为,要化解区区阴系真气,实在是太简单了。

    所以,其实在夏岗带着记者进入诊所时,萧逸飞就已经把所有阴毒全部都化解了,而那个时候,小男孩其实就已经完全没事了。

    给小孩解毒完之后,萧逸飞还感到很费解。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呢?

    而且,此人如此大费周章,却只是把小孩伪造成中毒的样子,目的又是什么呢?

    恰好这个时候,夏岗的出现,让萧逸飞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特别是当夏岗取出提前准备好的解毒药时,更是让萧逸飞确定这是一个阴谋。

    但是,夏岗只是一个普通人,肯定没有本事在小孩身上动这样的手脚。

    那么,这只能证明在夏岗的背后,还有一只黑手。

    所以在夏岗愤然离开的时候,萧逸飞派出小迷糊对他进行跟踪。

    现在萧逸飞才知道,这只黑手原来是洪老!

    “这洪老如此心狠手辣,并且不择手段,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他最危险的地方,还是藏得够深。”

    “不过,就算他藏的再深,我也要想办法将他挖出来!”

    “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他是谁,否则,我定要让他知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至于夏岗的死亡,萧逸飞对此不抱任何同情。

    这只能怪夏岗自作自受。

    在他心甘情愿被洪老利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住院部外面,一群人还在耐心的等待着。

    而田馨则趁机对柯良等人进行采访。

    柯良和刘建自然是毫不吝啬的夸赞萧逸飞,并且还主动透露,日后江城医院会与萧逸飞的毒科门诊进行合作。

    马玉龙现在最恨的人当中,肯定就有萧逸飞。

    何况刚才他还被萧逸飞坑了一笔,因此对萧逸飞更是怨恨不已。

    此时听着柯良他们一个劲的夸赞萧逸飞,心里感到极为反感,很不耐烦的大声对叶眉说道:“叶警官,咱们不会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吧?要是萧逸飞今天不能治好这些人,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白等一天,甚至白等几天时间吗?”

    叶眉摇摇头:“不会的,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把人治好的。”

    “不是吧?那可是十多个病人呢,就算每个人需要一个小时,至少也需要十多个小时才能治好所有人。何况一个小时怎么可能治好一个人呢?”

    叶眉呵呵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她实在是不忍心告诉马玉龙真相,免得把马玉龙给刺激坏了。

    因为上次萧逸飞就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将白水帮的那些人给治好了。

    才半个小时,就要八百万的医疗费,呵呵,马玉龙现在要是知道了,那还不爆炸啊!

    而距离萧逸飞他们进入住院部,给那些患者治病,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算起来,再过十几分钟,萧逸飞就该出来了。

    哪知道就在这时,住院部的门忽然打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