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岗对萧逸飞道:“好,既然你我都同意了这样打赌,那就一言为定!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场帮我们充当见证人,还有**也将刚才我们打赌的一幕拍了下来,相信事后应该不会有人会反悔。”

    这时,杨晨忽然将手里的手机晃了晃,说道:“还有呢,我刚才也用手机把之前的事情录下来了。夏医生,你到时候千万不要反悔啊,不然,我就只好把视频发到网上去,让网友们来进行评判了。”

    夏岗脸色一青,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杨晨,而是走到病床边,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男孩。

    当他发现小男孩依然面色铁青,嘴唇乌紫,气若游丝时,顿时放下心来。

    “呵呵,这萧逸飞真是个傻帽。明明这小孩病成这个样子,一看就知,可以说事实都摆在了眼前,他居然完全视而不见,坚持说小男孩没病,这不是傻帽是什么?真不知道他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结构!”

    夏岗一边吐槽,一边取出提前准备好的解毒药,用温水冲泡好之后,准备喂给小男孩服下。

    看到此景,杨晨他们更加认定了夏岗今天是有备而来,不然怎么可能提前准备好了解毒药呢。

    而且,他们已经意识到,今天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而且还是夏岗一手策划的阴谋。

    夏岗是想利用萧逸飞和毒科门诊这一点,来打击老军医诊所,彻底除掉这个竞争对手!

    “这夏岗真是卑鄙无耻啊!”

    可是,就算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也已经太晚了。

    此时此刻,主动权都已经被夏岗完全掌控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只希望夏岗解毒失败。

    这样勉强还能打成平手。

    但是,夏岗既然是有备而来,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再说,小男孩现在的情况这么危险,要是真的解毒失败,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总不能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希望解毒失败,眼睁睁看着这小男孩出事吧?

    这样我们岂不是比夏岗还要更卑鄙,更无耻!

    一时间,杨晨他们内心纠结不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岗已经给小孩喂下了解药。

    之后,他什么都没做,就杵在那里耐心的等待。

    之前给他解药的人说过,大概十分钟左右,药效就会发挥。

    而上次的试验,证明那人说的没错。

    所以,夏岗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耐心的等待十分钟。

    一分钟过去了,二分钟过去了,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小男孩依然面色铁青,嘴唇乌紫,沉睡不醒,跟服药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夏岗额头上忽然渗出了几滴汗水!

    十一分钟,十二分钟……

    时间还在慢慢流逝,小男孩的情况却依然如故。

    夏岗虽然强作镇定,但还是忍不住不停的看着手表。

    “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十分钟就见效吗?怎么过去十多分钟了,小孩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谁能告诉我,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难道是药出问题了?”

    “不!不可能啊!这药就是那人给我的啊!我上次试了也的确有效啊,怎么现在就没效了呢?”

    夏岗心里乱成了一团,脸上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明显。

    他很想给那人打电话,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看到周围无数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他还是被迫忍住了。

    “夏医生,你的药要多久才能见效?”萧逸飞忽然问道。

    这也是周围那些围观众们都想询问的问题。

    夏岗故作镇定的说道:“嗯,半个小时左右吧!”

    萧逸飞点点头:“半个小时……好,那我们继续等等看,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又改口说,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

    夏岗面色铁青道:“当然不会,你等着瞧好了。”

    可是后背已经渗出了冷汗。

    他不敢想象,要是半个小时之后还不见药效发挥,该怎么面对别人的质疑,收拾残局。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夏岗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

    同时他也恨时间流逝得太快。

    要是时间能够永远停滞就好了。

    可是,时光一刻不停的在流逝,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十几分钟也过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此时此刻,小男孩还是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面色铁青,嘴唇乌紫,昏睡不醒,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夏岗额头上的冷汗,密集如雨。

    到了这个时候,连杨晨都看出了问题。

    时间一到,就站出来对夏岗开火:“夏医生,半个小时已经到了,这小孩的情况怎么还不见任何好转呢?”

    夏岗死撑道:“我刚才说的半个小时,是从萧逸飞问我的时候算起,现在时间还没到呢。”

    杨晨顿时无语了。这夏岗明显就是在耍赖呢!

    萧逸飞笑着说道:“杨晨,别急,既然夏医生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再等十几分钟吧,反正有的是时间。”

    夏岗现在没底气反击了。

    一语不发,沉着脸,走到小男孩身边,开始给小男孩把脉。

    他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昨天明明用解药治好了小男孩,今天就不行了呢?

    把完脉,夏岗心里更是迷糊。

    “脉象还是跟之前一样,没什么问题啊……等等!没问题才是大问题!”

    “怎么服下药之后,他的脉搏还是跟原来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呢?难道这药真的完全失效了吗?”

    夏岗想的头都大了,怎么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邪门了!

    “啊呀!”

    夏岗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

    “看我,居然这么粗心,把药拿错了。真正的解药,还留在我的办公室里呢,不行,我要赶紧回去取来给孩子服用!”

    说着夏岗就匆匆往外走。

    才走几步远,就被萧逸飞拦住了。

    “夏医生,拿药这么简单的事情,您何必亲自跑一趟呢!要是你走了,这小孩出现特殊情况怎么办?杨晨,你去一趟夏医生的诊所,替夏医生去取药吧。”

    “好的!”杨晨立刻站了出来,戏谑的看着夏岗,道,“夏医生,你别急,我很快就会把药取回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