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这货刚才还一个劲的幸灾乐祸呢,现在被打脸了吧!”

    应佳儿一边奚落着魏大兵,一边又对萧逸飞说道:“萧哥哥,你医术这么厉害,这家医院居然会拒绝你来实习,到时候后悔的肯定是他们。”

    萧逸飞给她点了个赞,然后对张医生道:“张医生,这么说,我朋友他已经没事了吗?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进去看看他?”

    他现在或许对江城医院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眼前这位张医生,还是颇有好感。

    张医生同样对萧逸飞也是非常欣赏,笑着说道:“放心吧,你朋友基本上已经没事了,各项指标也很稳定,但是目前他还处于昏睡状态,仍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进行观察,理论上说还不能探望,不过,只是看看他,应该还是没问题。我呆会就替你们进行安排。”

    “那好,真是谢谢张医生了。”萧逸飞彻底松了一口气道。

    张医生温和的笑道:“不用客气,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我对你止血的手法非常的好奇,有机会,希望能够跟你学习。如果你不嫌我老,我甚至都想拜你为师了。”

    “不敢不敢,我何德何能当的起前辈这样的谬赞。”萧逸飞连忙谦虚的说道。事实上也不算是谦虚,因为他的止血术,是建立在毒皇真气上面,还真不知道怎么教别人。

    但是对于张医生来看,他就是谦虚。

    可是此时的曹金虎,得知李博居然平安无事的消息后,心里感到无比的失望。

    既然没办法利用李博来激怒萧逸飞,那就没心情继续留在这里了,开口道:“好了,萧逸飞,别忘了你现在是嫌疑人,赶紧跟我们回警局吧!你要是再不乖乖的跟我们走,那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手段了!”

    如果不能亲眼看到李博没事,萧逸飞实在是不放心就这样离开。

    “这位警官,能不能给我几分钟时间,等我探望过朋友之后,就立刻跟你们去警局!”

    曹金虎毫无通融的余地,厉声道:“不行!带走!”

    小李立马跑了上来,在萧逸飞身后猛然推了一把:“别愣着,快走!”

    只是不但没有推动,反而差点把自己的胳膊都给弄折了。

    气急败坏的他,忍不住就要对萧逸飞动手,可是却被萧逸飞一个眼神给瞪得头皮发麻,不敢动粗。

    张医生见状后顿时问道:“小萧,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位警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什么误会,这小子是个嫌疑犯,伤了十几个人呢。”小李不耐烦的说道,屡次自讨苦吃的他,再也不敢对萧逸飞动手动脚了,站在那里呵斥道:“你到底走不走?你要是再不走,我们就要告你拒捕了!”

    张医生听到此言,也不好开口帮萧逸飞说话了。

    他看到现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担心萧逸飞会跟这些警察发生冲突,于是对萧逸飞说道:“小萧,我相信你应该不是坏人,所以,你就跟两位警官去警局吧,如果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你放心吧,你朋友真的已经没事了,而且我会帮你好好看着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出任何差错。”

    李父此时也担心事情会闹得更严重,跟着劝道:“是啊,小萧,这里有我和你阿姨在,小博他不会有事的。现在是法治社会,相信没人敢随便颠倒黑白,要是你真的遇到什么冤情,你李叔我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帮你洗清!”

    只是,不管是张医生,还是李父,他们并不知道这曹金虎打的是什么主意,更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看似是在帮萧逸飞,实际上却是害了他。

    萧逸飞心里跟明镜一样,知道这两个警察是周金元派来的,对他心怀不轨,可是他们警察的身份却是真的,所以他一旦做出过激的举动,那么正好中了对方的计。

    如果是以前的萧逸飞,肯定会选择妥协,那样一来,进了警局之后,肯定任由对方摆布,后果可能非常悲惨。

    可是如今,萧逸飞却决不妥协!

    如果他不愿意,谁也别想将他带进警局。

    萧逸飞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曹金虎。

    那锋利如刀的目光,刺的曹金虎心里一突。

    “这小子不会真的想拒捕吧?”

    曹金虎是即喜又惊。

    喜的是一旦萧逸飞动手拒捕的话,那就是袭警的罪名,到时候有他好受的。

    可是,他现在对萧逸飞的身手非常忌惮,要是萧逸飞痛下杀手的话,那自己岂不是非常危险。

    他忽然有些后悔,此行应该把枪带上的。

    萧逸飞和曹金虎四目相对。

    此时周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萧逸飞身上散发出的强盛气势,心里顿时一紧。

    现场的气氛也陡然变得无比紧张和压抑,差点透不过气了。

    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剑拔弩张的时候,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成功的打破了现场的紧张气氛。

    众人全都忍不住放眼望去,看见几名护士用推床,推着两位病人往这边赶了过来。而旁边还跟着好几名神色慌张的警察。

    曹金虎原本偷偷的松了一口气,而此时看到此景后,顿时脸色一变:“周队长,发生什么事了?”

    他口中的周队长,是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警察,而他是刑侦支队下面缉毒队的队长,全名叫周洪杰。

    此时这位周队长的脸上,却写满了焦急之色。

    “曹队长,你怎么在这里?刚才我们收到线报,说是有人利用野生动物藏毒运毒,于是便设卡拦截,没想到这些毒贩见强行闯关不成,为了逃脱处罚,将车内用来藏毒的毒蛇全部放了出来,而我们有两个兄弟不小心被五步蛇咬伤,中毒了。而且他们伤的都挺严重的。”

    几名护士则不耐烦的对曹金虎等人喊道:“好了,不要挡路,赶紧让让!”

    曹金虎连忙退到一旁,让护士们推着推床经过。

    毒贩的凶残是平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而几乎每天都与毒贩打交道的缉毒警们,自然时刻身处危险边缘。

    因此萧逸飞对缉毒警察,一直都心存敬意。

    而且,他现在对“毒”这个字,也是异常的敏感。

    此时萧逸飞听到这位周队长的话,知道这两个缉毒警察不但是在缉毒第一线受了伤,而且还是中了毒,于是,他便立刻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位中毒的缉毒警察身上。 绝品毒医:banfusheng

    当护士推着推床从身边经过时,他便清楚的看见了这两名缉毒警察此时的样子。

    却发现他们的情况真的非常不妙。

    其实,现在萧逸飞在融合了毒修的记忆之后,对各种毒的毒性,以及中毒之后各个阶段的状况,都有着非常详细并且深刻的了解。

    因此,他现在要想知道一个人中毒后的情况,根本用不着把脉那么麻烦,当然,他其实也根本不懂怎么把脉。

    现在,他只需要用肉眼看上一眼,就能大致的判断出正确的结果。或许会出现一些偏差,但是这种偏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正因如此,此时他现在一眼就看出,这两个警察的情况,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可以说如果再耽搁几分钟时间,那就神仙难救。

    想到这里,萧逸飞忽然就大喝一声:“站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