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白蒙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萧逸飞之所以率先朝他下手,除了因为他与萧逸飞结怨最深之外,还因为他是在场所有血山派高手当中真正的软柿子。

    实力只有区区地级前期的他,与其他人的实力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就算把萧逸飞换成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也会毫不犹豫的先捏自己这个最软的柿子。

    白蒙脑子里虽然想了这么多事,但其实只是一瞬之间。

    而这一瞬间,他虽然思绪百转,可是偏偏身体的反应,却跟不上思绪的速度。

    简单的说,他被完全吓蒙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完全忘了躲闪。

    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他这样简直就是站着等死!

    所以,当萧逸飞飞身逼近白蒙跟前,提掌朝着白蒙轰去时,白蒙甚至只来得及在本能的驱使下,做出抬手格挡的动作。

    但是面对萧逸飞强大的《毒火功》,他想要徒手挡住这样的攻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萧逸飞一记毒火拳,径直轰在了白蒙刚刚抬起的手臂上。

    “轰!”

    手臂处红光毕现!

    这是护身宝衣被动启动时发出的光芒。

    之前他身上的护身宝衣,挡住了小冰的冰弹攻击。

    那么,现在它还能挡住萧逸飞的拳势吗?

    然而,在恐怖的爆破声中,在毒辣炙热的毒火拳轰击下,护体宝衣根本形同虚设,瞬间就被恐怖的拳势轰穿,撕碎。

    白蒙的整条手臂,瞬间就被恐怖的拳势从中轰断。

    两截残臂在瞬刻之间,就被熊熊毒火焚烧成碳。

    毒火拳余势未消,猛然向前,正好轰在了白蒙的胸口。

    胸口处红光再次闪现!

    护体宝衣再次被动启动防御效果。

    但是,这次的结果还是一样。

    在恐怖的毒火拳下,胸前的护身宝衣再次被瞬间轰碎,而毒火拳的余势,正好轰在了白蒙的胸口。

    “轰!”

    白蒙只感到浑身一震,胸口一震剧痛,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倒飞出去,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双目圆瞪,当场毙命。

    真可谓是是死不瞑目。

    可笑的是,之前他还口口声声说,就算他找死,萧逸飞也奈何不了他,结果,他却最先死在了萧逸飞的拳下!

    这还真是不作不死!

    “白蒙!”

    四周惊呼声一片。

    这个时候,那些血山派高手们,都还没来得及出手相救呢,就眼睁睁看着白蒙被萧逸飞一拳轰杀!

    面对这样的结果,看着地上白蒙的尸体,他们全都感到羞怒不已。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一方人多势众的情况下,居然被萧逸飞占了先手,杀死了他们当中的一员。

    尽管是实力最弱的一员,但是,这还是让他们感到不能接受。

    这简直就是在当他们的面,打他们的脸啊!

    “该死!纳命来!”

    实力最为强大的天级中期高手,怒吼着朝萧逸飞一剑劈去。

    一剑劈来,剑身赫然变宽了一倍,光芒刺眼!

    真不愧是天级中期高手。

    此人已经达到了内气外放,凝聚成形的境界。

    在内力加持之下,这一剑威力惊人,就算是天级中期高手,也不敢硬抗。

    萧逸飞也不敢硬抗,只能迅速闪避。

    不!

    他哪里是在闪避!

    他表明上是在躲避对方的剑势,实际上却趁机朝着另外一名血山派高手飞扑上去。

    萧逸飞还真是专挑软柿子捏。

    眼前这名血山派高手,修为只有地级中期,是除了已经死掉的白蒙之外,实力最弱的一个。

    所以萧逸飞又将此人作为下一个诛杀目标!

    不过,此人虽然是这里实力最弱的一个,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地级中期高手。

    而眼下萧逸飞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不过只有地级中期而已,所以,谁强谁弱还不好说呢。

    因此,此人虽然大吃一惊,但是显得非常冷静,冷哼一声,持剑朝着萧逸飞当胸刺来。

    不仅是此人,其他血山派高手们,也都纷纷向萧逸飞围攻上来。

    而萧逸飞完全无视了其他人,眼睛里就只有眼前的这名地级中期高手。

    萧逸飞与此人的距离,本身只有不到三四米,对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这段距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转眼间,萧逸飞与此人便正面对上了。

    此人手上的宝剑,更是宛如凶狠的毒蛇,以闪电般的速度,朝萧逸飞胸口刺来。

    剑尖离萧逸飞的胸口,已经不到一尺之遥。

    萧逸飞甚至已经清楚的感知到,锋利的剑芒刺在胸口衣服上的细微感觉。

    而下一刻,锋利的宝剑,就将刺入他的胸口,洞穿心脏,掠夺走他的生命!

    那名地级中期高手,眼前仿佛也看到了自己一剑刺杀萧逸飞,立下大功的景象,内心欣喜万分,但是,同时令他深感不解的是,这萧逸飞眼睁睁都快被自己一剑刺杀了,怎么就没有做出任何或是躲闪,或者反击的举动呢。

    萧逸飞始终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冲,看起来好像要主动撞在剑尖上,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自杀!

    “他不会是想硬挨这一剑,然后以重伤为代价,跟我同归于尽吧?”

    “呵呵,他是不是想的太美了?我有这么傻吗?”

    “本以为此人能够杀害寸师伯和穆师兄他们,实力肯定非常惊人,原来,他也不过如此!”

    “看来白蒙说的很对,此人能够杀死寸师伯他们,完全靠的是那些毒虫,现在毒虫没了,他也就成了没毛的凤凰,连弱鸡都不如!”

    此人心里虽然对萧逸飞万般不屑,可是手上依然毫不留情,手持利剑,狠狠的刺在了萧逸飞的胸口!

    “去死吧!”

    可是,预想中的穿透感并没有出现。

    利剑在即将刺在萧逸飞身上的时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突然挡住了,冲势一滞,难以继续刺入。

    此人脸色大变。

    “不好!是护体宝衣!”

    “不对,如果是护体宝衣,也要我刺中他的身体之后才会开启防御,但是,现在我还没真正刺到他的身体呢!”

    “如果不是护体宝衣,那又是什么挡住了我的剑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