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有,从他们之间那无比诡异的对话来看,好像在那片空地上,还耸立着一栋别墅!于是,他们就在这片空地上,做出了一起进入别墅的动作!

    最后,银弹四人在和根本不存在的狂焰等人进行了一番莫名其妙的交流之后,居然突然无比莫名其妙地直接翻脸了,而且朝着一片空地动起手来。

    接下来,这四人又突然做出好像要逃走的举动。

    可是,逃跑就逃跑吧,偏偏他们一直就在原地绕圈,而且一边绕着圈,一边还不时的向身后张望,好像是在看身后有没有什么追兵一样。并

    且在绕了无数圈之后,他们居然脸上都纷纷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就好像终于甩开了身后的追兵,感到很是松了一口气一样。

    此情此景,真是滑稽和荒谬至极!

    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喜剧演员,正在演出一场荒诞大戏一样!而

    且更加滑稽荒谬的是,他们在绕行数圈之后,居然又马上停了下来,并且朝着某片空地疯狂的开枪射击起来!只

    是,从他们手上那种怪枪当中喷射而出的光束,还没有真正轰在地面上,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瞬间冰冻住了,结果变成了一道道的冰柱。而

    且这些冰柱瞬间就自行炸裂,分解,化为虚无,就此消散不见。

    于是,这些怪枪所发射出来的超强攻势,轻轻松松就被完全化解掉了。偏

    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银弹四人脸上居然诡异地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神情。

    甚至有人还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

    就好像他们的攻势被轻松化解,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一样。又

    好像他们刚刚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如此诡异的景象,落入劳伦的眼中,自然是让她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只

    觉得好像是见鬼了一样!更

    见鬼的是,接下来,当银弹四人被一种冰墙囚牢给困住之后,终于不再四处乱窜的时候,当狂焰冷锋四名狂澜武者,纷纷现身,出现在银弹四人面前的时候,当萧逸飞带着她,朝着银弹四人走去的时候,身边的萧逸飞,居然变换身形,变成了萧神医的模样!这

    种转变的过程,与之前魔形女变成萧逸飞的过程,简直太过于相似了!甚

    至差不多完全一模一样!而

    如此一来,世上岂不是同时存在两个萧神医吗?这

    ,这怎么可能呢?而

    且,从这样的情况来看,世上也可能连一个萧神医都不存在!

    所谓的萧神医,根本就是这些人以这种方式所假冒的!是

    他们用来欺骗世人的手段!

    而如果萧神医真的不存在,真的是有人假冒他的身份,招摇过市的话,那么,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他们这样做,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又有何种用意呢?

    还有,这位萧神医是从一开始就并不存在,他的所有生平事迹,都是人为制造的呢?

    还是这位萧神医是在功成名就之后,被人暗下毒手,然后将他给取而代之了呢?

    那么,真正的萧神医,现在又到底是生是死?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那么,他现在人又在哪里呢?

    面对如此多可能存在的惊人事实,劳伦只觉得一**的震惊,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朝着自己席卷而来。

    甚至这种震惊的程度,远比看到银弹四人上演荒诞剧所感到的震惊,还要更胜一筹!

    而就在她被这些疑问所震撼住,也被困惑住的时候,银弹四人却在惨叫声中,喊出了毒门这个名字!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劳伦先是感到一怔,只觉得对这个名字完全陌生。

    接着便立刻恍然大悟!

    知道这个毒门,就是萧逸飞麾下这支势力的名称!也

    知道,这个毒门就是将京城龙家取而代之,并且将龙堂霸占的神秘势力!

    也是假冒萧神医的身份,欺骗世人的幕后黑手!

    只是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毒门,到底是正是邪,而这个可能假冒萧神医身份的毒门宗主,又到底是好人,还是一个恶棍呢?

    其实,针对这些问题,在听到毒门这个名字的时候,劳伦心里就已经第一时间有了答案。

    本身“毒”这个字,往往都代表着不太好的一面。

    总是习惯性地将其与疾病,痛苦,死亡等等之类的词汇联系到一起。

    因此,若是一个门派以“毒”作为门派名称的话,想必也不会正派到哪里去。无

    论这个“毒”是指这个门派擅长用毒呢,还是指这个门派心狠手毒呢,结果差不多都是一样。可

    以肯定这个门派,就是一个邪门歪道!这

    从他们假冒萧神医,欺骗了世界上所有的人,就可见一斑!还

    有,萧逸飞这个毒门宗主,之前当着她的面所施展的种种诡异功法,也能证明这个门派绝非正派!而

    既然这是一个邪门歪道的话,那么,事情就严重了!还

    有,她现在也危险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她还能好生生地离开这座别墅区,离开江城,回到非蓝国吗?

    这个毒门宗主,会轻易的放过她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

    为,她知道的已经太多了!这

    一刻,劳伦只觉得心里一沉,浑身冰凉!

    内心深处,又有强烈的绝望在翻滚涌动!而

    绝望之际,劳伦也忍不住将内心的疑惑,直接脱口问出。

    因为!

    她知道,如果再不问清楚的话,只怕就再也没机会开口了!她

    可不想带着无数的疑问进入坟墓!

    做一个稀里糊涂的糊涂鬼!“

    你到底是谁?”劳

    伦无比艰难地朝着萧逸飞问道。只

    是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仿佛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一

    时间,仿佛有一股强大的脱力感扫过全身,让她差点站立不稳!可

    见,她能够将这个问题问出口,已经算是非常的难能可贵了!

    不过,在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原本已经深感无力的她,却又仿佛多了一些气力。心

    里一边想着,横竖是一死。

    一边鼓起勇气,毅然抬头,凝视着萧逸飞的眼睛,等待着对方说出答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