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

    不对啊!

    如果这真的是滕青的尸体,那么,之前他们在外面遇到的又是谁呢?难

    道这世上会有两个滕青吗?

    还是说,他们遇到的是滕青的鬼魂吗?

    可是,这种情况,完全不存在啊!震

    惊之余,银弹四人连忙朝着身后滕青所在之处望去。想

    看看是不是真的同时存在两个滕青。

    结果发现,此时他们身后除了站着狂焰和冷锋二人之外,就再无其他任何人的身影。

    至于那滕青……

    早已不在原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银弹四人彻底傻眼了!原

    本就发懵的脑袋,变得更加懵逼了!呆

    愣一阵之后,才知道开口说话。

    “这,这是什么情况?”

    “滕青呢?滕青他去哪儿了?他不是刚才还在这里的吗?”“

    是啊!狂焰,滕青呢?你们看到他和冷锋去哪儿了吗?”

    四人纷纷朝着狂焰和冷锋询问道。

    而面对银弹四人无比惊愕的询问,狂焰和冷锋同样惊愕的说道:“什么滕青?你们在说什么?我们就看到你们四个人,并没有看到什么滕青啊?对了!滕青不是早就应该赶到江城了吗?怎么都这么久了,却还不见他们的人影呢?”“

    什么?你们就看到了我们四个人?我们之前明明是五个人!那滕青明明跟我们一起赶到夕暮别院的,你们怎么可能没有看到他呢?”银弹无比错愕的说道。他感觉原本就一片混乱的脑袋,现在变得更加的紊乱起来。其

    他三人此时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眼

    前发生的事情,是越来越诡异了。

    更加诡异的是,此时狂焰依然摇头说道:“不!不可能!我刚才明明只看到你们四个人,绝对没有看到滕青!冷锋,你说,你刚才看到的是几个人?”

    “毫无疑问是四个人!这一点,绝对不会有错!”冷锋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就是这种肯定的语气,把银弹四人完全给弄懵了。银

    弹连忙摇头。

    “不!这不可能!我们之前明明在外面遇到了滕青,并且和他一起结伴过来夕暮别院的啊!而且,在进入这栋别墅的时候,我们也是五个人一起啊,你们怎么可能没见到滕青呢?”“

    可是,我们是真的没有见到滕青啊!我们刚才真的只见到了你们四个人啊!”狂焰一脸无辜的说道。

    冷锋也正色说道:“没错!我们可以对天发誓,之前我们见到的绝对只有你们四个人,要不然,就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何况,我们有必要骗你们吗?”

    没想到,冷锋居然连发毒誓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而且,正如他所说,他们根本没有说谎骗他们的必要。可

    是,如果狂焰和冷锋真的没有说谎的话,那么,眼下这如此诡异的情况,又到底该如何解释呢?这

    一刻,四人不禁面面相觑,满头雾水。

    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四人还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甚至有些发毛。

    暗咐着:“该死!咱们不会是撞鬼了吧?”

    的确!

    也只有是撞鬼了,才能解释这如此诡异的事情!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遇到这种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情况呢?不

    过!就

    算是真的撞鬼了,那么,也依然存在着许多不解之谜。那

    就是,他们现在到底是撞到了哪个鬼?

    是滕青死后变成的鬼,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夕暮别院,所以,狂焰他们之前才只见到了他们四个人,而没有见到滕青呢?

    还是眼下无论是狂焰,冷锋,血刑,还有无形,全都是鬼,并且全部都在联手故意骗他们呢?

    还有!如

    果撞到的鬼,真的是滕青的鬼魂的话,那么,滕青又是怎么死的呢?

    到底是谁杀害了他呢?

    还有,血刑为何要对滕青的尸体进行处理呢?

    可如果真相是狂焰他们四人都是鬼的话,那么,他们又都是怎么变成鬼的呢?到

    底是谁杀害了他们呢?之

    前联系他们的狂焰和冷锋,又是人是鬼呢?

    或者,真正的鬼,并不是他们四人,也不是滕青,而是其他的鬼怪在作祟吗?怀

    着无数个疑问,银弹四人顿时忍不住朝着滕青的尸体望去。

    想要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滕青的尸体。又

    或者看看滕青的尸体到底存不存在意外的情况。结

    果这一眼望去,四人全都再次傻眼。因

    为,他们此时看到的尸体,竟然再次发生了变化。从

    原来滕青的模样,变成了血刑的样子。

    而正在对尸体进行处理的人,却反而变成了滕青。此

    时,血刑的尸体已经被滕青处理得鲜血淋漓。

    就好像曾经被血刑残酷折磨过的受害者一样,让人感觉惨不忍睹。也

    让人忍不住心生感叹。

    所谓风水轮流转,这次终于轮到了血刑自己,遭到了最为残酷的折磨。

    好在现在血刑已经变成了一具毫无知觉的尸体,所以,就算受到再残酷的折磨,也都不会感到任何痛苦……“

    啊!”

    一声凄厉的痛苦惨叫,却在别墅客厅内毫无征兆地突兀惊起。

    这顿时将处于呆愣当中的银弹四人,全都吓了一大跳。

    而在受到如此惊吓的同时,他们却又受到了更大的惊吓。

    只见这道惨叫声,居然是从血刑的口中喊出来的。而

    且此时的血刑,居然挣扎着从地上半坐了起来。

    可是!

    这血刑不是一具尸体吗?

    他不是已经死掉了吗?

    怎么现在还能半坐起来,并且还能发出如此凄厉的痛苦惨叫呢?

    难道是诈尸了吗?还

    是说,血刑根本就没死!他

    根本是在活着的情况下,承受着滕青施加在他身上的残酷折磨呢?

    而不等银弹四人从这波震惊当中惊醒过来,就看到那滕青手上钻出一条藤鞭,然后朝着血刑的脑袋就是一鞭抽了下去。“

    碰!”

    血刑的脑袋,顿时就像西瓜一样爆开。

    并且连同他的身体,直接被抽成了碎片。

    而且瞬间就化为一团血雾,又瞬间云消雾散,彻底消失在眼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