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本来应该驻守在雪山基地那边的无形,此时居然会跑到了江城,并且,居然还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和萧逸飞等人的尸体一起躺在夕暮别院的一栋别墅之内。

    而且,血刑在放着萧逸飞的尸体没有进行处理的情况下,居然首先对无形的尸体进行了处理。

    当这种事情居然都会发生的时候,难道这还不够夸张吗?

    至于血刑说银弹他们胆小……这

    纯粹就是放屁!他

    们现在哪里是胆小,而纯粹只是感到无比震惊,无比的不可思议。不

    敢相信竟然会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到底是他们集体出现了幻觉呢?

    还是这血刑完全已经疯掉了呢?不

    然,他怎么会对自己人下手,并且还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人的尸体呢?

    这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吗?

    还有,血刑居然说银弹他们和他一样的血腥残暴……

    好吧!对

    于这一点,银弹他们倒是并不能否定。因

    为他们虽然不像血刑那样,喜欢对人实施残酷的刑罚手段,但是,要说他们都是心慈手善之辈,那也不实际。在

    对待敌人,或者行动目标上面,他们基本上全都能够做到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在这一点上面,与血刑的确并无任何区别。

    当然了!

    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要比谁更加的残忍。而

    是要搞清楚,无形为什么会变成一具尸体躺在这里,以及血刑为什么会对无形的尸体进行处理的原因。而

    这些问题的答案,显然只有血刑一个人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血刑,你到底在做什么?还有,无形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谁杀了他?”

    银弹最先反应过来,冲着血刑肃然质问道。

    其他人此时也都纷纷惊醒过来,无比愤然地怒视着血刑。

    并且有些人还提高了戒备,心怀警惕地看着血刑,做好了见势不妙,就立刻朝血刑出手的心理准备。而

    面对这些同伴们的质问与怒视,血刑却依然神情自若地忙着手上的事情。似

    乎完全没有受到外界的任何影响。

    只是在口头上回应道:“我在做什么?你们难道眼瞎,连这都看不到吗?还有,什么叫无形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什么叫到底是谁杀了他?无形他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我现在处理的尸体,也根本不是他,看来,你们不只是胆小,还真是完全眼瞎了啊!”“

    什么叫我们眼瞎?我们明明看的一清二楚,你现在处理的就是无形的尸体!”银弹沉声说道!对

    于血刑这种自己犯错,却倒打他们一耙的行为,感到非常的反感。其

    他三名狂澜武者,也都纷纷指责血刑道:“银弹说的没错!我们现在看的很清楚,你现在正在处理的,就是无形的尸体!”

    “血刑!所谓睁眼说瞎话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

    看来,你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难道说,杀害无形的真凶,其实就是你?”

    血刑闻言之后,顿时忍不住失笑起来。

    说道:“看来,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无形,我都被人像这样冤枉了,你难道还准备躲在暗地里看笑话吗?”“

    什么?”银

    弹几人听着血刑的话,完全呆住了。都

    不知道血刑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而

    就在此时,就在他们全都被银弹的话说得一阵莫名其妙的时候,只听见一阵呵呵笑声响起。接

    着就看到在笑声传出之处,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此时赫然凭空走出来一道身影。

    而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以为已经死去,并且正在被血刑进行处理的无形!也

    就是此时正躺在血刑面前,正被血刑进行处理的那具尸体的主人。可

    是,这怎么可能?世

    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

    无形不是明明已经死掉了,他的尸体不是就躺在他们眼前吗?为

    什么他现在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呢?这

    难道是真的吗?

    还是说,这其实仅仅只是他们的幻觉呢?不

    过!眼

    前的无形,绝对是活生生的存在!完

    全不像是幻觉的样子啊!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无形的死而复生,银弹等四名狂澜武者,完全傻眼了。

    愣在那里,看着无形越走越近,听着他所发出来的笑声,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也

    半天都发不出一句声音。直

    到无形已经走到他们的跟前,笑着问他们:“你们这是怎么了?是希望我早点死掉,并且还希望我在死后,还要遭到血刑的处置,变得死无全尸吗?原来,你们心里居然这么痛恨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不,不是!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形,你怎么还活着呢?那么,那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银弹惊醒过来之后,连忙惊讶地问道。

    其他三名狂澜武者,现在也是感到一头雾水,满脸都是懵逼的神情。无

    形笑道:“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尸体?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呢?”

    “就是那具尸体……啊?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银弹再次被惊呆了。手

    指着血刑正在处理的那具尸体,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

    还有其他三名狂澜武者们,现在也完全惊呆了。同

    样都是满脸惊愕的神情,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都是真的。还

    有人忍不住伸手想去擦拭眼睛,以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只因为,此时躺在血刑面前的那具血淋淋的尸体,居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从原来无形的模样,变成了滕青的样子!

    这样的情况,落入他们四人眼中,自然让他们感到了无比的难以置信。

    之前他们明明看到的是无形的尸体,怎么现在却又突然变成了滕青的尸体呢?

    难道说,这具尸体居然还能自行的变幻模样吗?难

    道说,真的是他们眼花了,所以才犯下了这样的低级错误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