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墅院门之外,停着一辆奥迪q5。

    聂远航站在门前,一边连续按门铃,一边透过门缝,打量着眼前的这栋极尽豪华的别墅。

    眼前的这栋别墅,给聂远航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他以前甚至都不知道,在江城市居然还有这样的豪华别墅。

    自然,他也不知道这栋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

    只知道云烟竟然身处此地。

    如果不是确定地址没有搞错,他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

    “可是,问题来了,烟儿她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而且,她从卧牛山回来之后,居然一直没有回家,难道说,这些天她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她和这里的主人,到底又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聂远航脑海中不断浮现起富豪、小三、包养等字样。

    虽然他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但是心情还是难以避免变得忧郁烦躁起来。

    可是当萧逸飞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聂远航顿时完全推翻了之前的胡思乱想,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萧逸飞?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聂远航失声叫道。

    打死他都没有想到,萧逸飞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萧逸飞冷冷的看着聂远航,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声音冷淡的说道:“这是我家,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反倒是你,怎么会跑到我家里来?怎么,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吗?”

    “什么,这是你家?这怎么可能?”聂远航压根就不相信。他可是知道萧逸飞是一个孤儿,怎么可能住的起这样的豪华别墅。

    萧逸飞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初你不是也不相信我会治好黑僵病吗,结果呢?”

    “难道这真是你家?那好,你赶紧把烟儿交给我,我要带她回去!”聂远航脸色更加阴沉,心想,难道说,烟儿这些天都是跟萧逸飞一起住在这里?

    只要想到云烟和萧逸飞孤男寡女的,在这里住了这么长的时间,聂远航就感到自己头上绿油油的一片。

    这一刻,聂远航看着萧逸飞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一样,内心充满怨恨。

    萧逸飞皱起眉头:“是谁告诉你师姐在我家?你找错地方了吧?”

    “是我说的!”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赫然正是云烟。

    只见此时的云烟,正背着一个简单的挎包,出现在不远处的地方,正往大门这边走来。

    看她的样子,竟然是准备离开。

    这么说,真是她给聂远航打电话,聂远航才找了过来。

    萧逸飞剑眉紧皱,急忙走过去道:“师姐,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了,你的身体需要休息,不适合走动吗?来,我送你回房休息。”

    说完想要上去搀扶云烟。

    但是却被云烟躲开了,面色清冷的说道。

    “不用你扶我,我自己能走。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好吧,你要回去可以,但是让我送你,把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不用,远航他会送我的。”云烟拒绝道。

    聂远航本来还在胡思乱想,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戴了绿帽子,现在看云烟与萧逸飞似乎产生了矛盾,心里一喜,连忙站出来正色道:“萧逸飞,你快把门打开,有我送烟儿回家,用不着你担心。”

    萧逸飞回头冷冷看了聂远航一眼,聂远航心里顿时一突,不禁想起当初在卧牛山营地内,姚一鸣的惨状。

    “算了,这萧逸飞可是个暴力狂,我还是不跟他一般见识!”

    不过看到云烟今天好像站在自己这边,他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冲萧逸飞道:“怎么?你难道想把烟儿软禁在这里吗?小心我报警啦!”

    “好了,远航,逸飞只是关心我的身体,你不要误会。”云烟劝道,然后上去准备亲自动手开门。

    “哎……”

    萧逸飞看到云烟心意已决,知道无法强留,上去替她将院门打开。

    “烟儿,我来扶你。”聂远航急忙上来伸手搀扶云烟。

    不知为什么,云烟看着他热情的样子,却本能的感到一丝反感,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反而拉开了与聂远航之间的距离。

    但是,聂远航并没有发现这个异常。

    因为就在这时,萧逸飞从旁边横移过来,挡在了他和云烟之间。

    聂远航虽然脚下及时刹车,但还是一头撞在萧逸飞的后背上。

    他感觉像是撞在了一堵厚实的墙上,被撞得生生反弹了回去,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而且鼻子撞得火辣辣的痛,怀疑快要流出鼻血。

    聂远航快要气疯了,如果不是担心自己打不过萧逸飞,现在他肯定忍不住动手了。

    而云烟看到此景,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是很快又将笑意给憋住了。

    随后又气又无奈的瞪着萧逸飞,心想,这逸飞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

    萧逸飞很坦然的看着云烟,取出一个瓷**递给云烟:“师姐,这是我专门为你配制的药,你回去之后服下,身体很快就会康复了。”

    云烟并不知道,萧逸飞给她的瓷**里面,可是放着一枚价值四亿的小还丹。

    她将瓷**接过来,拿在手里,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便直接上了聂远航的车。

    聂远航狠狠瞪了萧逸飞一眼,然后急忙转身跑上车,赶紧将车发动。

    在将车启动之后,聂远航还带着炫耀的眼神,得意的朝萧逸飞挥了挥手。

    萧逸飞完全无视了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云烟,希望云烟能够改变心意。

    但是,直到聂远航将车开走,云烟都没有下车,甚至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心情顿时感到非常的糟糕。

    他总觉得云烟这么一走,可能会出现什么变数。

    “师姐,你以为光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吗?”

    “可是,你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无论如何,这一世我绝不会让你逃出我的身边!”

    目送着云烟离开之后,萧逸飞的坏心情,一直没有缓解。

    就算是从寸一尺,不,应该是从刀不平那里,得知他向马家索要了鼎鑫拍卖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心情也没有因此而变得舒畅。

    没错,所谓的寸一尺,其实就是刀不平易容所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