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是啊!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面,可千万不能由着血刑的性子来蛮干!”“

    不行!听你们这样一说,我心里怎么感觉越来越没底了呢?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赶紧过去看看萧逸飞的尸体吧,希望那血刑不要趁我们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先斩后奏,偷偷对萧逸飞的尸体进行处理!而以血刑的癖好,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其实真的很大很大!”

    “对对对!快!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现在快点过去那边一探究竟!”所

    有狂澜武者们怀着忐忑不安,同时又期待万分的心情,在狂焰冷锋的带领之下,朝着他们所说的那栋别墅迅速的飞掠而去。

    转眼之间,就已来到那栋别墅的门前。

    狂焰在前面推门而入。

    其他人纷纷跟上,一起走进了别墅。

    进了别墅之后,众人一眼就看见,在别墅一楼那宽敞的客厅内,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上,竟然摆满了一地的尸体。这

    些尸体有男有女,有完好无损的,也有残缺不全的,有的伤痕累累,鲜血淋漓,也有的毫发无伤,一丝不染……不

    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尸体,都拥有着同一个特性,那就是……都

    是尸体!

    而之前他们曾在电视里面看过的几张熟悉的面孔,也与这些尸体当中的一部分分别对上了号。比

    如那位云神医,比如那两个在逸飞医院,被萧逸飞请上了悬浮飞车的女人,自然,其中少不了萧逸飞本人!

    只是,没想到在客厅里面,除了见到这些尸体之外,竟然还见到了血刑的身影。

    “不好!”

    银弹众人见到血刑之后,心里顿时感到骤然一紧。生

    怕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这

    血刑趁着大家不在的时候,趁机对萧逸飞的尸体进行了处理。就

    算他们此时发现情况不妙,对血刑进行强行制止,只怕也已经来不及了。不

    过,等到他们赶紧抢步上前,赶到血刑身边的时候,却无比庆幸地发现,此时的血刑,虽然正在对一具尸体进行处理,但是,却并非是针对萧逸飞的尸体,因为,萧逸飞的尸体,正在旁边的地上,躺得好好的呢!

    所以,这血刑正在处理的,应该只是一名普通毒门弟子的尸体。

    “嘘!”银

    弹等狂澜武者们,顿时长松了一口气。

    将刚刚已经提到了嗓眼的心,又重新放回原地。

    “血刑,你知不知道,你可真是差点把我们都给吓死了!”

    银弹心有余悸地冲血刑说道。也

    不知道是在抱怨呢,还是只是在开玩笑。其

    他几名狂澜武者们,此时也都笑着点头附和银弹的话。之

    前,他们可真是吓了一大跳。

    而以他们的实力和身份,已经好久都没有受到如此惊吓了。所

    以,对于这种情况,他们自然感到很是丢脸。

    哪怕是现在没有任何外人在,所以,不怕这种丢脸的反应,会传到外面去,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感到很是羞愧。心

    里也多少对血刑这个害他们丢脸的罪魁祸首,以及他的怪癖感到有些不爽。

    不过,此时此刻,他们虽然心里有些羞愧和不爽,而且冲着血刑说着这样的话,实际上,抱怨的成分只占少数,更多的还是只是在和血刑开玩笑。毕

    竟这次狂焰和冷锋之所以能够直接杀到逸飞医院这边来,通过伏击将萧逸飞这个毒门宗主给一举轰杀,完全是因为血刑之前通过催眠那些星云大厦的毒门弟子,从这些毒门弟子口中获知了江城这边的情况。正

    是根据血刑收集的这些情报,狂焰和冷锋才能立下如此奇功!所

    以说,这次能够成功除掉萧逸飞,血刑可是立功不小。

    而银弹这几名狂澜武者,不但没有任何资格抱怨血刑,反而还要好生感谢血刑,让他们获得分享功劳与荣誉的机会。当

    然了,银弹他们现在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心情和血刑开玩笑,也是因为目前大局已定,立功在即,所以心情极佳。只

    是,就在银弹等四名狂澜武者,走到血刑身边,朝着他开着玩笑的时候,等到目光透过血刑那鲜血淋漓的双手,看到地上那具同样鲜血淋漓的尸体,特别是看清楚这具尸体的脸的时候,原本极佳的心情,忽然就凝固了!犹

    如他们脸上的笑容,全都瞬间凝固了一样!所

    有四个人,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雕塑!而

    一双双眼睛里面,透射出的全部都是无比惊愕,无比震惊的神情!“

    这,这是什么情况?”还

    有此时,狂焰,冷锋,滕青三名狂澜武者,也好像全部都惊呆了一样。

    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整个别墅客厅里面,就只有血刑一个人,还保持着正常状态。此

    时的他,就仿佛完全无视了走到身边的众位同伴一样,继续用他那双血淋淋的手,对地上的那具同样血淋淋的尸体进行着处理。

    不过,他在忙着动手的同时,也没忘记动口。

    头也不回地开口回应着银弹他们所开的玩笑。

    “是吗?有这么夸张吗?我不过只是随便处理了一具尸体,就把你们都快吓坏了,你们的胆子难道就这么小吗?”

    “不!这不应该啊!之前你们在雪山基地那边,也曾出手折磨过那些毒门弟子啊!而且,我现在处理的只是尸体而已,而你们,折磨的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所以说,论残忍,你们其实比我差不了多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吓到呢?”

    看着正在血刑手上遭罪的那具尸体,银弹四人依然愣在当场,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感觉恍然如梦,一点都不真实!至

    于听到血刑的这番话……开

    玩笑!

    这是随便一具尸体吗?

    这可是自己同伴的尸体啊!

    没错!

    此时此刻,血刑正在处理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毒门弟子的尸体,自然也不可能是萧逸飞这位毒门宗主的尸体。

    而这具尸体,居然正是他们所有人的一名同伴的尸体,准确的说,居然是无形的尸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