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追其原因,其实还是因为,萧逸飞每每想到这劳伦当初见到魔形女遇害之后的反应,特别是她奋不顾身地想要替魔形女挡住来自于狂澜武者的致命攻击,以及不顾冻伤,想要将魔形女的尸体从碎冰下面挖出来的情景,都会觉得,如果自己对她进行催眠的话,实在是有些太不合适了。这

    样做,也让他产生极大的负罪感。

    毕竟催眠术这种技能,并不适合随便乱用。

    就像是用寄生孢子进行寄生一样,不是对什么人都随便寄生的。

    这两种技能,效果太强大了!如

    果一直毫无节制,肆无忌惮,随便滥用的话,迟早会闹出什么岔子。

    所以,在没有任何外力限制的情况之下,在催眠术与寄生术这两种技能上面,萧逸飞却自己对自己进行自我限制,一直坚守着一个原则。这

    个原则就是,一般情况下,萧逸飞只会对敌人进行催眠。

    最多也就是对与他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进行催眠。

    而如果是熟人,亲友,或者对自己心存善意的人,都绝不会对其进行催眠。

    自从炼成了催眠术之后,萧逸飞其实一直都在坚守这个原则。而

    在这个原则性的问题上面,萧逸飞基本上从未违背过!正

    因如此,从劳伦之前那些举动来看,就算她不是自己这个萧神医的忠诚粉丝,那么,应该对自己并无任何恶意,甚至和自己应该存在着什么特殊的关系,所以,如此一来,自己又岂能真的无所顾忌的对她进行催眠呢?这

    种原则性的问题,萧逸飞又岂能随意违背呢?

    如果这次违背了,那么,肯定就会有下次。

    有了下次,还会有下下次。

    有了下下次,还有下下下次……

    一旦开始,永无止境!

    而防止出现这种情况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都不要开始!也

    就是说,除非是出现极其特殊的情况,不,是无论出现任何情况,最好都不要对亲友熟人,或者对自己心存善意的人施展催眠术。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就是为了不违背这个原则,萧逸飞才会在一心想要对劳伦进行催眠的情况下,却迟迟不付诸于行动。

    甚至此时此刻,萧逸飞固然感到非常纠结,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心

    想:“罢了!反正她只是一名武修者,无论藏着什么秘密,都不会对自己和毒门,形成太大的影响。而现在的毒门,不,是从毒门刚刚成立开始,就已经超越了武修界,所以,关于武修界的任何事情,其实都已经完全影响不到毒门分毫!”

    “所以,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急着调查这些情况,一切的真相,还是等她自己说出来吧。”

    “甚至,就算她不想说出来也行。”其

    实,随着实力的日益强大,外加上目前形势的复杂,萧逸飞眼下所关注的焦点,都是狂澜武者,第一宇宙联盟,妖魔界……等等之类的事情。

    至于区区武修界,与他现在的距离,差得实在是太远了。所

    以关于武修界的任何事情,他是真的已经差不多完全放下了。几

    乎到了漠不关心的地步。

    也就是眼下劳伦的身上,实在是存在着太多的疑问,这才让萧逸飞心生好奇。

    要不然,他只怕想都懒得去想关于她的这些问题。既

    然如此,再加上不想违背原则,萧逸飞自然不会再对劳伦的事情加以更大的关注。正

    当萧逸飞望着劳伦,心里寻思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却不知道他这样的举动,给劳伦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

    毕竟,之前在她和萧逸飞身边,一直都跟着很多人。

    这些人的存在,无形中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同时帮助她减轻了不少压力。

    可是目前,现场已经空旷一片,只剩下她和萧逸飞孤零零地站在一起。

    如此一来,她眼下就只能关注萧逸飞一个人。而

    萧逸飞呢,此时也肯定会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的身上。

    这样,她将独自一人直面萧逸飞这位神秘的门派宗主,也独自承受对方所施加的压力。而

    接下来?这

    位神秘的宗主,到底将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呢?

    或者说,他将会如何处置自己呢?劳

    伦思绪急转。

    瞬刻间就幻想出了无数种可能性!

    甚至想到了萧逸飞可能会杀人灭口的情况。毕

    竟她之前可是看到了太多震撼的事情。

    也看到了关于萧逸飞,以及关于毒门的太多的秘密。

    还知道了原来那个萧神医,居然是别人变幻伪装而成。原

    来,世上可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萧神医。就

    算有,那也是别人假冒的。目

    的是为了骗人。

    至于那《绝品毒医》大电影里面的剧情,恐怕也假的不能在假。

    所以,虽说劳伦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萧逸飞动手杀过人,但是,就凭她目前所看到的这些秘密,就已经足够别人对她杀人灭口好几次了。

    所以说,劳伦在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顿时小脸,不,是圆脸煞白的同时,身躯也不禁微微有些颤抖。偏

    偏这个时候,萧逸飞还一直盯着她看,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眼神里面也透露出无比深邃的锋芒。

    甚至从他的眼神里面,劳伦还读到了一种犹豫不决的眼神。似

    乎他心里正在考虑如何对她进行处置,要不要干脆将她杀人灭口之类的问题。

    于是,劳伦心里更是感到惧怕,脚下还忍不住连连后退,似乎想要迅速拉开与萧逸飞之间的距离,好退到安全的区域。然

    而,如果萧逸飞真的想要杀她的话,那么,无论她再怎么退,也处处都是危险之地,甚至死地。劳

    伦很快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哪怕她心里感到再害怕,此时也还是强忍着惧意,停下了正在后退的脚步,在原地站定不动。并

    且竭力保持镇定,张口准备对萧逸飞主动说话。反

    正事已至此,如果终究难逃一死,那么,她也希望能够赶在被杀之前,向对方问清楚心里所有的疑问。

    争取不做糊涂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