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万丰看到此景,心里顿时一紧。

    “果然,此人果然是武修者,而且,实力比我更强大!他是不是已经看出我也不是普通人?”

    万丰顿时提高警惕,防止对方发难。

    不过,寸老似乎对他没什么兴趣,很快就将目光收了回去,静静地看着对面的马永年。

    一股无形的压力朝马永年直压而来。

    马永年面色苍白。

    “寸,寸老……那些丹药都被劫走了……”

    马永年哭丧着脸,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万富明父子听到马永年讲述的情况,与万丰之前描述的一模一样,心里这才相信万丰之前没有说谎。

    不过,他们还是有些怀疑,觉得万丰和马永年会不会是提前串通好了,演了这样一出戏,来忽悠他们父子呢?

    就连这所谓的寸老,也有可能是请来演戏的?

    毕竟丹药被两只小虫给吞掉了这种事,听起来实在是太玄幻了。

    哪知道就在他们心有怀疑的时候,却看到寸老满脸怒气,一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轰!”

    在如雷炸响声中,坚硬的红木茶几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掌印!

    “咝……”

    万富明父子倒吸一口寒气,惊骇莫名的望着寸老。

    这一刻,他们终于可以确定,这寸老的确不是普通人。

    而是一名强大的武修者!

    否则,他怎么可能徒手在茶几上拍出这样的掌印?

    此时此刻,他们哪里还敢对寸老有半点的怀疑!

    也知道,万丰的确没有骗他们!更不是什么演戏!

    要是连寸老这样的武修者,万丰也能请来配合他演戏,那区区洗髓丹,只怕早就不被他放在眼里。

    万富明和万星父子两惊得大气都不敢出,就怕这位寸老盛怒之下,会迁怒于他们,遭受无妄之灾。

    万丰死死盯着寸老,神经绷得更紧,更加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寸老。

    至于马永年,看着桌面上那深深的掌印,忍不住想象这一掌要是拍在自己身上,那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此时更是吓得面色苍白,两股战战。

    本来他还想向寸老求求情,看对方能不能多宽限他几天时间去筹款,现在却不敢开口了,连忙保证道:“寸,寸老,您别生气,我,我们会全额赔偿您的损失的。”

    “赔偿?怎么赔偿?既然你说所有的丹药一共拍卖了二十五亿,那么加上卖给你们的洗髓丹和小还丹,就一共是十六亿,加在一起一共四十一亿。就算其中的一亿拿出来充当拍卖佣金,你们也要给我四十亿。好,拿钱吧!”

    “这,这……”马永年哭丧着脸,张口难言。

    四十亿啊!这可是四十亿啊!

    就算马家身为十大家族之二,也没办法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赔偿啊!

    除非是把马家所有的产业都卖掉,才能凑集这笔钱啊!

    可是这样一来,马家还能剩下什么呢?

    就剩下一家几十口人吗?

    那样连吃饭都成问题!

    如果是面对其他债主,马永年恐怕会使出一切手段来赖掉这笔账。

    可是,面对盛怒的寸老,面对茶几上那深深的掌印,马永年不敢动任何歪心思。

    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对武修者来说,凡人的命可是一点都不值钱,杀了就杀了。

    “罢了,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马永年暗自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好像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用央求的语气对寸老说道:“寸老,高达四十亿的拍卖金,以现在的情况,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

    寸老目光一凛,冷然道:“怎么?你是想赖账吗?”

    被寸老这么一看,马永年顿时觉得自己如坠冰窖,透体冰寒。

    急忙道:“不,不是赖账,我的意思是,我们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金来赔偿给您,只能将一些产业折算成赔偿金,赔付给你?比如鼎鑫拍卖公司的股份……您看这样可以吗?”

    寸老怒气稍解,饶有兴趣的说:“你继续!”

    马永年心里顿时长长松了口气,他现在不怕别的,就怕这寸老死咬着不放,认定了只要现金赔偿,不接受任何其他形式的赔偿方案。那就真的太糟糕了。

    而现在看来,这位寸老还是很好说话的。看来,倒是有机会通过谈判,以及一番讨价还价,将自家的损失降到最低。

    只可惜马永年还是太天真了。

    很快他就会知道,以他一个区区凡人的身份,想要跟一名武修者讨价还价,这是多么天真可笑的事情!

    傍晚时分,美丽的夕阳透过玻璃墙投射进房间,将房内的一切都染成了鲜艳的红色。

    不过,就算夕阳似血,也比不上云烟此时脸上的血红。

    房间里静寂无声。

    云烟坐在地上,双手慌忙整理着凌乱的衣领,垂着头,不敢抬头与萧逸飞对视,面颊鲜红似血。

    而此时的萧逸飞,也跌坐在地上,羞愧的看着云烟,脸上还残留着一个清晰的手印。

    手印的形状,与云烟的小手能够完美的契合。

    而这本来就是云烟清醒之后,在他脸上留下的杰作。

    其实,以当时云烟虚弱的身体,萧逸飞凭借过人的身手,本来可以轻易的躲开,只不过他并没有躲避,而是一动不动,生生的承受了这一记耳光。

    “真是活该啊!”

    “谁让我刚才没能克制住内心的冲动,对师姐做了那样失礼的事情呢。”

    “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要是还能忍住,那就不是正常男人,而是太监!”

    想到刚才的景象,萧逸飞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云烟的樱唇之上,她的诱人香唇,似乎显得有些浮肿。还有她的脖颈上,锁骨上,也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咕噜!

    看到自己留下的犯罪证据,萧逸飞不禁咽下一口口水,内心深处勃发起一股蓬勃的悸动,还有一股野心在迅速滋长。

    这样完美的女子,自己岂能错过?

    既然自己喜欢她,又岂能将她拱手送人?

    其实,如果不是发生了刚才的事情,萧逸飞还不会清楚的认识到,云烟在他内心深处的地位到底有多重,也不知道云烟对他的诱惑,又有多么的强烈!

    这一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让师姐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要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

    野心开始疯狂滋长,带来的是强大的勇气!

    萧逸飞目光如炬的凝视着云烟,开口道:“师姐,我不会向你道歉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