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手术室外,萧逸飞他们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这时,萧逸飞听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无比讨厌的声音。

    “哟,这不是萧天才吗?你在手术室外面等什么啊?不会是你老爸快挂了吧?啊,等等,我差点忘了,你好像根本就没老爸,好像连老妈也不知道是谁吧?呵呵,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要揭你的伤心往事,骚瑞骚瑞。”

    魏大兵阴阳怪气的走了过来。

    萧逸飞怒眼而视,言简意赅道:“滚!”

    魏大兵被萧逸飞这么一瞪,心里陡然一颤,特别是萧逸飞那冷峻,仿佛实质一般的眼神,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了他,让他感到头皮一麻,已经到了嘴边的嘲讽之言,顿时就被吓得又咽了回去。

    就在他意识到自己居然被萧逸飞的一个眼神给吓到,感到太丢脸,忍不住想要发飙的时候,这时,忽然两名警察出现在视线当中。

    魏大兵的脸上顿时浮现起一丝冷笑。

    “哼,好戏上演了,老子现在看你还怎么嚣张?”

    魏大兵一边想着,一边还故意大惊小怪的大声对萧逸飞说道:“萧逸飞,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这两位警察叔叔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那两个警察正在四处张望着,听到魏大兵的话之后,便朝萧逸飞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往这边走了过来。

    萧逸飞也早就注意到了两名警察的出现。

    看到他们向这边走来,再看看魏大兵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阴笑,心里就像明镜一样,知道这恐怕又是周金元和魏大兵的阴谋。

    难怪魏大兵会在这个时候,刚巧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恐怕他是特意来这里看戏的吧?

    两名警察已经走了过来。

    领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警察。满脸通红,刚刚走近,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酒味。

    而另外一个警察较为年轻,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满脸青春痘,一双绿豆眼总是不时的在应佳儿二女身上扫来扫去,里面满是欲念。

    他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警察,更像是小混混一样。

    看到这里,萧逸飞不禁皱起眉头,本能的觉得这两名警察不是什么好人。

    曹金虎是高新区分局刑警队的副队长。

    今天晚上他本来不需要值班,可是,就在他跟几个老板在夜总会里玩的正开心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分局吴副局长的电话,说是有人报警,在平安路发生了恶意伤人案件,让他赶紧出警,去医院抓捕一个叫萧逸飞的嫌疑人。

    等曹金虎听到吴副局长在电话里的暗示之后,立刻心领神会,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绝佳的机会。

    目前分局刑警队队长即将升职,所以队长的位置即将会被空出来,曹金虎早就盯上了这个位置,但是,盯上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所以,他面临着好几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要想从这么多的竞争者当中脱颖而出,获得成功,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曹金虎有吴副局长的支持,但是,他还是没有太大的自信。

    而眼下吴副局长交代的这个案子,却是他击败对手的关键因素。

    因为,吴副局长已经在电话里对他暗示过了,这个案子与周家有关。

    这样的话,自己如果能够将这个案子办得漂漂亮亮的,让周家满意,那么不但能够让吴副局长全力支持自己,而且还能抱上周家这只粗大腿。

    有了周家撑腰,别说是刑警队队长了,甚至连分局副局长,他以后都有机会坐上去。

    这样的机会,曹金虎自然不能错过。

    于是他连忙带着自己在刑警队的忠实马仔小李,一起赶到了江城医院。

    不过,曹金虎能够当上副队长,自然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秉着小心谨慎的心态,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他也趁机了解了一下整个案子的详细情况。

    此时,曹金虎站在萧逸飞跟前,用一种带着审视的目光望着他,而且目光中还带着几分疑惑和怀疑。

    “就是他一个人打伤了那么多人?不会吧?完全看不出来啊?”

    倒是萧逸飞的穿着打扮,让曹金虎心里更是有了底。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没钱没家世没背景的穷小子,对付起来应该很简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罪周家的,居然让周家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来对付他。”

    虽然心里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年轻人,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和钱途着想,曹金虎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助纣为虐。

    曹金虎冷冷的打量了萧逸飞两眼,沉声道:“你就是萧逸飞吗?我们刚才收到报案,说是在平安路一家夜宵摊,发生了打架斗殴事件,而有人告你无故恶意伤人,希望你能跟我们去一趟警局,配合调查。”

    什么?有人告我无故恶意伤人?

    不会是那些混混告我吧?这些人是不是太可耻了,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 ^半/浮生 ban浮sheng 更新快

    萧逸飞皱了皱眉,正要说话的时候,旁边应佳儿却站了出来。

    “喂,你说什么呢?明明是那些混混先动手攻击我们,我们才是受害者,现在我们还有个朋友被他们用刀刺伤了,在里面抢救呢。你们不去抓那些凶手,现在却反而来找我们受害者的麻烦,这是什么道理?”

    这时李父也上来替萧逸飞说话道:“是啊,二位警官,我儿子就是被那些坏人用刀刺伤的受害者,现在正在里面进行抢救,生死未卜,希望你们能够抓住那些坏蛋,替我们这些真正的受害者伸张正义。”

    曹金虎皱起眉头:“谁是行凶者,谁是受害人,这不是凭你们的一面之词就能决定的。我们警方会将真相调查清楚的。现在希望你们能够协助调查,配合警方办案。”

    “既然是协助调查,那干嘛要带萧哥哥去警局啊,这不是把萧哥哥当成嫌疑犯是什么?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在这里问好了。”应佳儿道。

    眼看应佳儿一直干扰自己的工作,曹金虎顿时不高兴的沉下脸。

    而跟班小李见状立马站出来给领导出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