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文策继续说道:“本来这次拿来拍卖,只是想试试水,看看能不能找人接盘。没想到还真有人花天价拍下了它。二十亿卖出去,足足给我们带来了两百倍的利润。就算这真是什么宝贝,那也值了。我们没必要再计较。”

    马永年点点头,道:“文策说的不无道理。”

    马玉龙却目光一闪,说道:“舅舅,你的话虽然有理,但是,你完全是从金钱方面在考虑问题,但是,我们马家难道很缺钱吗?不!我们不缺钱,缺的是让家族势力更上一层的机会!”

    “试想,如果这黄金木和小还丹,还有洗髓丹,能够让我们家族变得更强大,它的价值难道能用金钱来衡量吗?所以照我看,我们不如干脆爽约,把这截黄金木留下来,然后再想办法弄清楚它的秘密!”

    马永年眼睛变亮起来,点头道:“玉龙说的也不无道理。”

    林文策急道:“不行!姐夫,玉龙,爽约这种事,千万不能做!这样做,完全就是在坏我们鼎鑫拍卖行的招牌啊!这种事一旦发生,以后谁还会跟我们做生意?不但拍卖行,就连我们马家的声誉也会大受影响。最重要的是,一旦我们违约,可是要赔付巨额违约金的!按照二十亿的比例算下来,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马玉龙其实也知道自己的主意太极端,但还是不甘心的说道:“好吧,黄金木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再说那些小还丹啊,洗髓丹之类的丹药吧。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自己留下来,而是要拿出来拍卖呢?现在可好,好处都被别人占了,我们就算从中赚点小钱,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马永年说话了:“你以为我们不想吗?可是刚才你也看到了,这些东西价值可是不菲,我们马家就算有钱,也没办法将它们全都买下来。而且,当时我们也向委托人提出了买下所有丹药的要求,结果被那位寸先生拒绝了。”

    “寸先生只答应分别卖给我们一枚小还丹和一枚洗髓丹,用来充当鉴定的样品。至于其余的丹药,他坚持要我们拿去拍卖。既然寸先生坚持要求,我们怎么能拒绝呢?而且,这个寸先生能够拿出这么多的丹药,肯定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一名武修者,既然如此,我们岂敢违背他的意愿,那不是找死吗?”

    “不过还好,他卖给我们的样品,价格只有今天成交价的一半。算起来,我们已经赚了大便宜了。而且,玉龙你服下了洗髓丹后,现在已经洗髓伐毛,脱胎换骨,到时候,等那位寸先生来拍卖行结算的时候,我们就求他收你为徒。只要能让对方答应,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都行。以后我们马家的未来,就都靠你了!”

    马永年欣慰而期待的说道。

    “爸,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马玉龙正色道。一想到自己有机会能够成为传说中的武修者,内心暗自得意。

    没错,他已经服下了一枚洗髓丹,也深刻感受到了这种灵丹的妙处。

    正因如此,他才不甘心眼睁睁看着别人得到这些好东西。

    特别是萧逸飞……

    对了!

    马玉龙灵光一现,又道:“爸,要是那位寸先生真的是武修者,要是这黄金木真的是一件宝贝,那么,我们要是将这黄金木送给他,他岂不是非常高兴,到时候,他肯定不会拒绝收我为徒。还有,我还是看那个萧逸飞不爽,凭什么这么好的东西,被一个无名小子给得到。”

    马永年目光一闪,颌首道:“的确,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么好的东西,让一个毛头小子买走,的确是浪费。要是将它送给那位寸先生,也算是物得其所。”

    马玉龙没想到父亲居然赞同自己的话,顿时兴奋的说道:“爸,要不我们干脆这样做,等那小子把东西取走之后,我们找人将东西给抢回来!这样,我们既没有对客人违约,又能白白的得到这些宝物,再借花献佛送给寸先生!唯一受损失的,就是萧逸飞那小子。”

    马永年沉默片刻后,问道:“玉龙,你确定这个萧逸飞真的只是一个小诊所的医生?而且还是一个孤儿?”

    马玉龙知道自己父亲动心了,忙道:“我真的能够确定,他的各种资料,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随便一查就能查到。不过,现在唯一搞不懂的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也许,这些钱都是黑钱,是他通过某种不光彩的手段赚到的。这样的话,倒也是好事,就算他真的出事,也不敢报警,免得把自己给栽进去。”

    马永年一双眼睛变亮了很多,颌首道:“好,就这么办,事不宜迟,我们需要尽快安排!”

    马玉龙兴奋道:“爸,这件事干脆交给我去办,我一定负责办的漂漂亮亮的!”

    “好!不过你不要亲自动手,免得被人抓到把柄。”

    “我知道!”

    就在父子两人暗中密谋,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此时在库房的暗处,一只小小的甲虫,趴在墙上,将他们的对话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然,林文策其实也听到了马家父子的密谋,只不过他觉得马玉龙的计划并无不妥,反而对马家极为有利,所以没有要开口劝阻的想法。

    很快,工作人员将拍品都取了出来,然后在安保人员的层层保护下,走出库房,前往结算点进行交付。

    为了慎重起见,连马玉龙父子也全程跟随护送,以免出现意外。

    一群人穿行在过道之中。

    马玉龙边走边想,该把抢劫萧逸飞的任务交给谁来做呢?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一名安保人员走着走着,忽然无缘无故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啊?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吃了一惊,可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一个接着一个,瞬间倒下了一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