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最后一轮竞拍结束,今天的拍卖会也正式落幕。

    众多宾客纷纷起身离席。

    不过,像萧逸飞他们这些买受人,还需要与拍卖行进行结算,然后才能拿到拍到的拍品。

    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将萧逸飞等受买人请进了结算点。

    结算点内,早就有不少工作人员提前等候在那,等到萧逸飞他们进去之后,便分别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他们。

    一名工作人员说道:“萧先生,万先生,王先生和王夫人,你们请坐。按照拍卖行的规定,你们需要在十天内提清所有的拍品,否则……”

    萧逸飞打断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们现在就完成结算!你说说一共需要缴纳多少钱吧!”

    “好的。”工作人员暗自欣喜。

    其实,拍卖行业买受人拖欠货款的案例非常常见。

    很多人高价竞拍之后,会拒付货款。

    这名工作人员也担心萧逸飞他们会出现拒付的情况,毕竟这可是涉及到二十多亿的货款啊。

    只是没想到萧逸飞他们不但没有拒付,而且还表示马上完成结算,难怪他会这么高兴了。

    王富贵最先完成了结算,区区两千多万,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万丰第二个完成结算。

    远在京城的万家,在接到万丰报喜电话的时候,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提前将十二亿的资金打入了万丰的账号,所以万丰也很顺利的完成了结算。

    最后轮到了萧逸飞。

    “逸飞,你要是缺钱的话,就直接跟老哥说。老哥虽然拿不出二十多亿,但是几亿还是拿的出来的。”王富贵还是担心萧逸飞没钱结算。

    萧逸飞笑道:“好的,要是真的缺钱,我不会跟你们客气。”

    这时,萧逸飞忽然注意到,周围其他人全部放下了手上的事情,纷纷朝他这边望来。

    看来,大家都很关心他到底有没有钱付账。

    萧逸飞笑了笑,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刷卡付账。

    为了确定寸一尺的那张超级卡王是否真的能够无限透支,萧逸飞提前让刀不平冒用寸一尺的身份,咨询过该银行,结果发现无限透支只是夸张的说法,要是想透支几百亿,那肯定不实际。

    不过,如果透支金额在二十亿以下的话,那就没什么问题。

    因为寸一尺在这家银行的账户上,就有多达二十亿的存款。当然,对于寸一尺这样的天级高手来说,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得知此事之后,刀不平直接去这家银行将寸一尺那笔存款转了出来,存进了萧逸飞手上的银行卡中。

    所以,萧逸飞手上这张银行卡里面,资金已经超过了三十亿之多。

    这足以支付今天的货款了!而且还能剩下六七亿。

    刷完卡,工作人员神色恭敬的将卡递还给萧逸飞。

    “萧先生,您已经结算了所有款项,请你们稍等一下,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将你们的拍品尽快的送过来!”

    “好的。希望你们速度快一点!”萧逸飞说道。而透过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那些围观他的人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显然,得知萧逸飞真的一次性缴付了二十四亿的拍卖金,他们受到的震撼可是不小。

    这时,其他买受人也差不多完成了结算。

    比如拍到小还丹的唐家和蔡家。

    他们也是担心夜长梦多,所以非常干脆地完成了结算,也和萧逸飞他们一样,等着拍卖行将小还丹送来。

    就在萧逸飞他们呆在结算点,耐心的等待拍卖行工作人员送来拍品的时候,拍卖行的库房外,站满了身材魁梧的安保人员。

    他们警惕的把守着库房大门,禁止外人靠近库房,防止发生意外,却没有发现一只小小的甲虫,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飞过,堂而皇之的飞进了库房。

    透过甲虫的眼睛,可以看到库房内,马玉龙面色阴沉的站在一个中年人的身旁,看着几名工作人员,将一样样的拍品从密码箱内小心翼翼的取出来。

    这中年人就是马家的家主,也就是马玉龙的父亲马永年。在马家父子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中年人,此人就是这家拍卖行的老总林文策。

    林文策也是马永年的妻弟,马玉龙的亲舅舅。

    此时,林文策对着这些工作人员提醒道:“都给我注意一点,千万别出差错,要是把东西弄坏了,你们就算是倾家荡产都赔不起!”

    马玉龙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几天前,他意外听到一个传言,说是唐如雪主动追求萧逸飞,而且还和另外的女人一起,二女共侍一夫。

    虽然他不相信这种离谱的传言,但还是将传言里的男主角,也就是萧逸飞给怨恨上了。

    特别是他派人调查之后,发现唐如雪的确去过老军医诊所,主动找过萧逸飞,于是,他更是把萧逸飞视为了最危险的情敌。

    今天在拍卖行的外面,意外见到萧逸飞之后,他就临时让林文策这个舅舅帮忙,将梦千里夫妇的座位调后,故意让他们丢脸,借此报复萧逸飞。

    后来看到萧逸飞花四亿拍下一枚小还丹,当上冤大头,他更是得意,可是随着萧逸飞用二十亿天价拍下黄金木之后,就没办法得意了。

    感"qing ren"家萧逸飞并不是什么冤大头,而是人家任性,根本就不差这点钱!

    相比之下,他之前耍的那点小手段,反倒显得小家子气。

    没能报复萧逸飞,马玉龙感到很不甘心,此时,看着这些拍品,马玉龙说道。

    “爸,这黄金木到底是什么东西,那萧逸飞怎么就愿意花这样的天价拍下它呢?难道它真的是什么宝贝?”

    “要是我知道答案,就不会把它拿出来拍卖了。现在,除非是亲自询问萧逸飞,才能知道答案。可惜,你就算问人家,人家恐怕也不愿意据实相告。”马永年其实也感到好奇,只是他知道这样做不切实际。

    林文策道:“是啊,虽然当初花一千万从那个吴矿长手上买下这截黄金木的时候,我就怀疑这肯定是好东西,只可惜花了好长时间,好多精力,还是没搞清楚它的底细。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还白白损失了一大笔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