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嘿,姐夫,我已经得到了家里的支持,让我不惜任何代价拍下这枚洗髓丹!”

    万丰说着举牌大喊:“九亿!”

    价格就这样从八亿直接飙升到了九亿。

    很多人都被万丰的大手笔给震住了,但是,竞争并没有结束,而是越演越烈。

    不过,这样的竞争,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看谁手上的钱最多。

    万丰虽然是过江龙,但是,他背后的万家,却是京城的大家族,底蕴和财力不是江城市这些本地家族能够相比的。

    最后,不管十大家族到底有多不甘心,这枚洗髓丹,还是被得到家族全力支持的万丰,以十二亿的天价拍到了。

    当叶晴宣布结果时,万丰高兴的快疯了。

    “发了!哈哈,真的发了!”

    他仿佛看到自己服下洗髓丹之后,开始修炼古武,成为一名强大武修者的画面。

    但是那些十大家族的代表们,却郁闷的不行。

    他们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这枚洗髓丹。

    而错失洗髓丹之后,他们今天算是白来了。

    可是,谁让他们没有万丰有钱呢。

    连唐家面对十二亿这个天价,也不得不败下阵来,何况其他人。

    叶晴也被这个恐怖的成交价给震懵了。受到太多刺激的她,人都开始变得有些恍惚。

    还是凭借多年的职业经验,支撑着自己继续主持拍卖。

    而这个时候,最后的压轴拍品,也总算是隆重登场了!

    当这件拍品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后,所有人眼睛都陡然变成了金色!

    “现在要拍卖的是第十五号,也是最后一件拍品,黄金木。大家请看……这是一段从某地金矿出土的圆木……圆木通体金黄色,如同黄金。上面布满奇特的纹路。它长50厘米,直径20厘米,重量113公斤……”

    “黄金木在自然状态下,散发出奇特幽香。每隔一个小时,从中会分泌出一种金黄色的汁液。这种汁液异香扑鼻,但是含有剧毒,常人只要触碰就会中毒致死,所以必须要以特殊的容器进行放置……我们拍卖行保证,黄金木的真实情况,与上述的情况完全一致,如有虚假,假一赔十!”

    “这件拍品的底价为四亿,每次举牌加价一百万!现在开始竞拍!”

    可是叶晴说完后,现场竟然一片安静。

    十大家族之外的普通顾客们,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等着十大家族再次为了这件拍品展开激烈的竞争。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截看着像黄金,但是有毒的木头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从前面小还丹和洗髓丹的例子来看,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般的争夺。

    叶晴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事情总是喜欢出人意料。

    在叶晴宣布竞拍开始之后,居然过了将近二十秒的时间,没有一个人举牌。

    十大家族的人,全都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对这截黄金木没有任何的兴趣。

    “这,这是要冷场吗?”

    所有人一片恍然。

    叶晴也是错愕不已。

    没想到作为压轴的拍品,居然会遭到这样的冷遇。

    身为首席拍卖师,叶晴还是很有经验的,立刻开始煽动大家的情绪。

    “这件拍品底价四亿,有没有出价的……经过研究,证实这截黄金木的密度,比一般的石材都要更高……它神似黄金,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和研究价值,在此之前,世界上从没有发现过这样的木材……有没有出价?”

    尽管叶晴一遍遍的强调这截黄金木的特殊性,但是,还是没有人表现出出价的兴趣。

    一是因为对这种黄金木的了解太少。

    二是因为底价开的太高了。

    就怕花四亿买下它,结果发现它只值几万块,顶多也就值个几十万,一百多万,那样损失就太大了。

    而且,这黄金木居然含有剧毒,一不小心连命都要丢掉,有谁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呢?

    甚至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鼎鑫拍卖行怎么会把这种东西拿出来拍卖,而且还当作是压轴的拍品,开出这样高的底价。

    难道他们就这么自信,会有人跑出来当冤大头吗?

    冷场!

    还是冷场!

    所有人坐在那里,听着叶晴的讲解和煽动,但就是没人开口喊价。

    这个时候,叶晴,还有鼎鑫拍卖行的人,甚至马玉龙为代表的马家人,都觉得这件拍品应该是要流拍了。

    不过还好,他们早就做好了流拍的心理准备。

    而且,前面那些拍品超高的成交价,已经达到,并且超过了他们的预期,所以心里倒是并不觉得遗憾。

    “有人出价吗?有没有人要出价?”叶晴举起小木槌,准备宣布拍卖结束。

    就在这时,人群中终于有人举牌了。

    “四亿!”

    两个人几乎同时举起号码牌,而且同时喊出报价。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这两人的身上,结果出人意料,又不出意外的是,这两人正是之前互相竞争过,但是又沉寂许久的萧逸飞和方凡文。

    “居然又是他们两个!”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是两个傻子吧?这种东西有什么好争的?难道是争着做冤大头吗?”

    “不对,他们之前竞价的拍品,都是十大家族争相抢夺的好东西,而现在他们又同时出手,莫非意味着,这黄金木也是好东西吗?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萧逸飞和方凡文的同时出手,让现场的气氛又变得热烈起来。

    叶晴也感到身上压力骤减。

    她当了这么多年的拍卖师,手上从来没有流拍的拍品,所以,她可不想这个记录在今天会被破掉。

    只是看到举着号码牌的萧逸飞,叶晴深感无语。

    自己妹妹认识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来路啊,为什么这么有钱?

    一时间她对萧逸飞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方凡文内心无比错愕。

    “他怎么会叫价?”

    “他是故意冲着我来的?”

    “还是他知道这黄金木是什么?”

    “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这黄金木的底细!”

    “这么说,他是故意冲着我来的?”

    “是因为之前我跟他竞争,所以才想报复我吗?”

    “呵呵,有趣,真是有趣!”

    他忍不住又朝萧逸飞的方向望去。

    却发现自己又被萧逸飞给无视了。

    慵懒的眼神深处,顿时闪过一丝怒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