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光头哥,你的手没事吧?”小太妹一脸关切的问道。

    光头男却毫不领情,脾气恶劣,骂骂咧咧的说道。“废话,你觉得老子的手像是没事的样子吗?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我把手机拿出来!”

    小太妹赶紧将光头男的手机拿了出来,按照光头男的吩咐,给上面一个叫周少的人打了过去,而且还帮忙把手机放在光头男的耳边,方便他接听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传来一阵劲爆的音乐声,以及一群女孩子们嬉笑的声音。

    不用说,此时的周金元,肯定正在外面寻欢作乐。

    只是以他现在这幅尊荣,居然还有心情去外面潇洒,脸皮倒是挺厚的。

    “光头?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我不是说过,没事别乱给我打电话吗?难道是事情已经办妥啦?不错嘛,效率挺高的,不愧我看好你。”周金元在那边醉醺醺的说道。

    而且听得出,他现在心情非常的高兴,也许是觉得大仇终得报吧。

    光头男听到这里,老脸一红,话到嘴边,差点就说不出口。

    可是想到自己现在凄惨的样子,他还是直接说道:“周少,事情出现了一些变数。”

    “什么变数?”

    “周少,那小子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学生吗?”

    “是啊,他就是个无父无母,也没什么靠山和本事的穷小子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周金元有些疑惑的问道。

    “问题大着呢!刚才我们一伙十几人,在吃夜宵的时候,正好碰到那小子了。我心里惦记着周少您和大兵交代的任务,所以二话不说,带着人就冲了上去,可是没想到的是,我们十几个人,居然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就算动刀也没用。现在我的十几个兄弟,全都被他给打断了胳膊,连我现在也受了重伤,不得不去医院治疗。现在光是医疗费,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我们都拿不出来。周少,你的情报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们可都是按照你的情报办事的啊!”

    光头男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把办事不利的责任,推到周金元自己的身上,顺便再从周金元那里弄一笔医疗费。

    而周金元听到光头男的话,却压根就不相信。

    “光头,你是在开玩笑吧?你们十几个人,还拿着刀,都打不过那小子一个人?我怎么越听越觉得好像是在看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呢?”

    “周少,我哪敢跟您开玩笑啊?我现在正赶去江城医院治伤呢,不信您到时候一看便知。要不,我自拍一张照片,发给您看看。”

    等到光头男让小太妹给他的双手拍了张特写,发给周金元后,周金元在那边半天都没说话。

    过了好久,那边周金元才开口说道:“好了,只要你用心帮我办事,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尽管和你那些兄弟去江城医院治病,到时候所有医疗费都算我的。事后我再给你们一些营养费,等你们痊愈了之后,再出来帮我做事。”

    “那就多谢周少了。”

    等到光头男挂断电话,萧逸飞就已经知道,原来今天这场冲突的背后,除了是上次在公交车上跟光头接下了仇怨之外,还因为有周金元这只幕后黑手。

    “倒是没想到我的仇人居然都自行抱团了!”

    “这样倒好,正好可以一起收拾,免得麻烦!”

    就在萧逸飞准备结束监视,将意识从寒玉冰蚕那里收回来的时候,却没想到此时那光头男挂了电话之后,满脸怨恨的说道:“妈的,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今天这么丢脸过。臭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吗?好,老子就避其锋芒,不跟你正面交锋,但是,老子哪天肯定要把你的两个女人给绑回来,先玩个半死不活,然后再卖到非洲**。还有那给你挡刀的小子,最好是直接嗝屁!就算今天侥幸不死,以后老子也要找机会补上两刀!谁让你坏了老子的好事!”

    光头男或许是真的想这样报复萧逸飞,也可能只是一时的气话。但是,他肯定不会知道,就因为这几句话,他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

    萧逸飞睁开双眼。

    想到光头男最后的那番话,眸中闪过一丝厉芒。

    他不能确定光头男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只知道,他不能拿李博他们三人的人身安全去打赌,赌光头男到底有没有那么残忍。

    他只能防患于未然。

    这一刻,萧逸飞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到了医院,萧逸飞连忙将李博送进了急诊室。

    不一会,李博的父母在接到萧逸飞的电话之后,也赶到了医院。

    而让萧逸飞感到感动和愧疚的是,在得知了李博受伤的原因之后,李博的父母虽然感到非常伤心难过,但是并没有怪他,反而还安慰他。

    “小萧,我知道你和我们家小博之间的感情,也知道要是换成小博遇到这种情况,你肯定也会这样做,所以,你不用觉得内疚。”

    萧逸飞听到李父的话,心里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反而感到更加的自责。 半-/浮-生banfusheng

    都怪自己之前太轻敌,也太心慈手软了,如果一开始就打断那些混混的双手,哪里还会出现后来李博中弹的事情。

    这件事情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更加果断和狠辣才行。

    此时的手术室内,主刀医生已经开始替李博做手术。

    “奇怪啊,按理说像这样严重的刀伤,不是应该出血很严重的吗?怎么现在伤口位置完全没有出血呢?难道是内出血?但是看情况,不像有内出血的样子啊。还是说,在赶来医院的路上,血都已经流光了?这也不太像啊……真是奇怪……”

    不仅仅主刀医生感到困惑,旁边的助手,还有护士们,也都感到同样的困惑。

    而等到他们将伤口切开,找到受损的主动脉血管时,更是傻了眼。

    “这,这是什么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