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眼下的天山剑派弟子们来说,六种致命剧毒,犹如六种不同的配方,总有一种会适合他们。甚

    至可能会有两种,三种,四种乃至于六种剧毒,全都适合他们。

    而这种适合,却是致命的!

    就像现在,当大量天山剑派弟子的身影,被那六色剧毒给当场吞噬之时,这六种致命的剧毒,就已经附着在了他们的身上,立刻就展开了猛烈的毒蚀。

    而这些天山剑派高手们身上的护身宝衣,也立刻开始爆发出强大的防御,试图将这些剧毒全都阻挡在外,避免给它们的主人造成伤害。然

    而,这些护身宝衣通常都只具备单一,或者少数几种属性。同

    时也只能抵御一种,或者多种不同属性能量的入侵。很

    少具备全属性防御能力。如

    此一来,或许这些护身宝衣们,抵挡住了暗黑毒雾的入侵,却无法抵挡住红色毒焰的毒蚀,又或者抵挡住了黄色毒尘的毒蚀,却无法抵挡住蔚蓝毒水的侵蚀甚

    至,就算抵挡住了暗黑毒雾,红色毒焰,黄色毒尘,蔚蓝毒水,绿色毒液,却无法抵挡住紫色毒电的轰击!总

    之,面对六种剧毒的同时毒蚀,这些护身宝衣们,陷入到一种防不胜防的被动局面当中!

    于是,在五颜六色的光影纵横当中,此时顿时惊起了阵阵惨叫。这

    惨叫声如此凄厉,如此痛苦,听在耳中,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自然也将那些暂时还没有被剧毒波及到的天山剑派高手们,都给吓得快要魂飞魄散,一个个全都顾不上再联手施展剑阵围攻二女,而是纷纷夺路而逃。甚至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劲,拼命的想要逃避剧毒从后方的侵袭。然

    而,这样的努力,注定了还是白费力气。因

    为,凭借海后的身份,以及对水元素的超强掌控,湄娜其实早已在暗中,提前将蔚蓝毒水送到了现场的每一个角落。而

    就在此时,当这些天山剑派高手们四处逃窜之时,潜藏在暗中的蔚蓝毒水,顿时同时猛然爆发出来,形成了一道道无处不在的蓝色水幕,将每一个天山剑派高手都给包围了起来,也将整个现场,都笼罩在其中。如

    此一来,每一个天山剑派高手,除非是放弃逃跑,定住不动,要不然,但凡是想要逃出剧毒的侵袭,那都必须穿过蓝色水幕,可是,当他们穿过蓝色水幕之时,这同样还是会落得遭到剧毒毒蚀的后果。就

    算是站着不动,也同样逃避不了蓝色水幕的毒蚀。至

    于媚娘,此时不但爆发出身为渡劫期九层修士的超强速度,更是召出九条长长的白色狐尾,将所有剧毒,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每一个天山剑派高手们的身上。

    就这样,在湄娜和媚娘这一对姐妹联手后的全力施为之下,所有天山剑派高手们,都绝望的发现,他们付出的所有努力,全都是徒劳。最终都难逃剧毒的毒蚀。而

    且这些剧毒,总是能够轻易的摧毁他们身上护身宝衣的防御,开始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毒蚀,带给他们难以忍受的痛苦。

    更加绝望的是,当他们纷纷祭出飞剑,准备御剑逃离时,在飞剑刚刚祭出,暴露在外面的时候,也同样遭到了这些剧毒的强势毒蚀。

    原本无坚不摧,同时也坚不可摧的飞剑,顿时犹如他们身上的护身宝衣一样,在剧毒毒蚀面前,瞬间就败得溃不成军。不但剑身在强烈的毒蚀之下,开始迅速损毁,而且其威力也在被迅速的削弱。这

    样不等他们御剑飞出剧毒笼罩的区域,脚下的飞剑就已完全崩溃,带着他们一起从空中跌落了下来,摔成了狗吃屎。可

    是,就算摔得再疼,也还是比不过剧毒对身体造成强烈摧残所带来的痛苦。

    更加比不过眼前的残酷现实,给他们带来的绝望!

    这种绝望,伴随着痛苦的惨叫声,充斥着现场的每一方土地,也充斥着整座剑堂的每一个角落,被身处于剑堂内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要

    知道,这剑堂之内,可不仅仅只有那些伏击湄娜和媚娘的天山剑派高手,还有其他天山剑派弟子。而

    且聚集在这座剑堂内的天山剑派弟子,数量还不少!毕

    竟这座剑堂,可不仅仅只是一座代表天山剑派权威的建筑,也不仅仅只是用于办公或者居住,而是一座蕴含着特殊阵法的修炼宝地!

    通过剑堂内部的特殊阵法,可以将整个小世界的灵力,都源源不断的吸引过来。

    因此,如果是在剑堂内部进行修炼,修为提升的速度,要比在外界修炼时高出很多。正

    因如此,在这座剑堂之内,汇聚着数量多达数十万的天山剑派弟子。而

    且因为这个青色世界的特殊性,在这座剑堂内修炼,其效率,要比在其他小世界的剑堂内修炼,高出很多很多。

    所以在这座剑堂内修炼的数十万天山剑派弟子,差不多都是天山剑派内的精英弟子。

    就算不是最顶级的精英弟子,但是,也绝对是一流,至少也是二流精英弟子。而

    现在,所有这些位于剑堂内的天山剑派精英弟子们,在听到那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时,都仿佛受到了这种痛苦与绝望的传染,陷入到了强烈的恐慌当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惨叫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们的人!居然是我们的人在惨叫!难道这是刚才那两个黑衣女人干的?”“

    她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何会让这些前辈们变成这样?并且发出这样的惨叫?”

    “难道是鹿长老他们,输给了这两个女人?”“

    这,这不可能吧!”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无论是知道鹿长老组织人马伏击二女之事的天山剑派弟子们,还是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天山剑派弟子们,此时全都惊慌不已,议论纷纷。

    而且最让他们感到惊恐不安的是,面对眼前的情况,他们竟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