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媚娘这一番话说出来,湄娜顿时犹如醍醐灌顶,瞬间清醒了过来。因

    为,一切情况正如媚娘所说的那样。湄

    娜其实根本不用如此忌惮这些来自于修真界的天山剑派弟子。

    而且虽说现在萧逸飞这位宗主不在,但是,就凭目前毒门的实力,以及掌握的武力,已经完全能够与修真界门派进行抗衡。

    至于区区天山剑派这样的二流门派,更是不必多虑。

    也就是说,她之前纯粹白担心和害怕了。明

    白了这点之后,湄娜顿时倍感羞怒。

    甚至还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因为,她以前还从未如此丢脸过。

    还好之前她虽然心生畏惧,但是却竭力保持着冷静,这才没有真正当众出丑,要不然,她现在只怕会完全羞于见人。同

    时,她也很庆幸有媚娘在身边提醒她。

    而且她此时也认识到,媚娘虽然在处事经验上和她略有差距,但是,在修炼方面,媚娘却是靠着自身的努力,将修为一点点提升到渡劫期八层的,这就像是完全靠自己白手起家,发家致富的企业家一样,往往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强大自信。即便是面对比较严峻的形势,以及巨大的压力,也都能够自信的去面对。

    反观湄娜自己,却是在萧逸飞的帮助下,直接从元婴期飙升至渡劫期,这就好像一个暴发户一样,虽然拥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却没有与实力相匹配的自信。

    就在湄娜怀着对媚娘的感激,迅速将心境恢复平静的时候,此时对面那些天山剑派的弟子们,心里却感到更加的惊疑不定。一

    开始,他们是因为怀疑湄娜等人乃是修真界一流门派的弟子,所以才感到惊疑不定。可

    是现在之所以感到惊疑不定,却是因为湄娜等人长时间沉默不语的关系。而

    且湄娜他们还是从那名天山剑派弟子愤怒发言之后,才开始保持沉默的。

    这就不免让所有天山剑派弟子们,都开始在脑海中遐想起来。

    “这些人不会是被我们天山剑派的名号给吓到了吧?”“

    他们会不会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真界的修士?而是其他世界的修士?而且在他们所在的世界,也有一个叫做天山剑派的门派?所以,之前他们不会是把我们天山剑派,当成了他们所在世界的天山剑派吧?”

    “这会不会就是为什么他们之前对我们天山剑派那般不屑,但是现在却吓得已经不敢说话的原因呢?”

    “对!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要不然,如果他们真是修真界一流门派弟子,那么,就凭我们这边的人最后说的那句话,这些人早就应该被彻底激怒,直接朝着我们刀剑相向了,至少此时绝不会保持沉默,不敢说话。”

    而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事情就变得有趣了。

    同时,一想到自己这些人居然被对方吓得不轻,这些天山剑派弟子们,心里同样感到很是丢脸和恼羞成怒。之

    前那个站出来怒斥湄娜的天山剑派弟子,此时顿时忍不住又面色阴沉的说道:“说话啊!你们倒是开口说话啊!之前你们不是还眼高于顶,根本看不上我们天山剑派吗?怎么现在却不敢开口说话了呢?你们快点自爆名号,说说你们到底是来自于哪个世界哪个门派的弟子啊!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对我们天山剑派不屑一顾,还声称我们是三流门派弟子呢?”这

    名天山剑派弟子满是愤怒和嘲讽的话语刚刚落下,另外一位天山剑派弟子,就更是直接冷嘲热讽的说道:“事到如今,还跟他们废话什么?想要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和底细,这还不简单吗?只要直接将他们带走,就不怕他们不老实交代!”“

    对!他们既然敢对我们天山剑派如此不屑一顾,那我们还何必跟他们客气呢?”“

    大师兄,我们还是直接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众

    多天山剑派弟子们纷纷愤然说道。

    看来,之前湄娜为了套话故意轻视天山剑派的举动,的确是激怒了所有这些天山剑派弟子们。而

    现在当这些天山剑派弟子们,自认为看穿了湄娜等人的底细之后,一边是感到恼羞成怒,一边也是开始无所顾忌,甚至肆无忌惮起来,这才纷纷朝着他们口中的大师兄提议,直接将湄娜等人给抓住,然后直接逼问他们的底细。至

    于他们口中的大师兄,竟然就是之前最先与湄娜进行交流,也是湄娜他们之前最先注意到的那个年轻高手。

    难怪湄娜他们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年轻高手的实力是最强大的!

    面对一群师弟们的建议,年轻人却挥手打断了他们的话。

    等到现场重新恢复了安静之后,便朝着湄娜众人说道:“几位,所谓远到是客。你们既然远道而来,来到我们的小世界,那么,不如在我们这里做会儿客,歇息歇息一阵后再走吧?而既然你们都是我们的贵客,那么,我们肯定会热情的招待诸位,以尽地主之谊。”别

    看这年轻人话说的客气,而且,和他那些师弟们相比,态度也非常和善,但是,如果真以为他是准备像招待贵客一样招待湄娜他们,那绝对不是白痴就是傻子。其

    实,这年轻人和他那些师弟们相比,不过就是后者想要强行禁锢,而前者却是想着软禁湄娜等人这点小小的差距。湄

    娜媚娘等人自然都不傻。

    几乎一眼就看穿了年轻人这番话当中的真正目的。同

    时还看出这个大师兄,貌似有些虚伪。明明是想软禁他们,结果还装模作样说是要邀请他们去做客。这摆明了就是口是心非嘛。当

    然了!有

    可能他们是真的误会了这个年轻大师兄。

    也许这位大师兄,真的只是单纯想要邀请他们去做客。

    又或许,这位大师兄只是无法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为了不招惹到强敌,所以才出于谨慎,摆出现在这样的态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