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如果这一切都属实的话,那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眼前的花容,原本应该是万花门长老,可是,她居然在妖魔界之外的世界,创建了一个门派。而

    且这个门派竟然还叫做毒门。与

    妖魔界一个本土门派的名字完全一模一样。甚

    至花容创建的毒门,居然还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将他们妖魔界本土的那个同名门派给吞并了。两

    大毒门合二为一,组成了一个新的毒门。而

    且也是目前唯一的毒门。尽

    管不知道这毒门的实力到底怎样,也不知道花容为何会给她的门派命名为毒门,但是,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岂不是意味着花容她早就心生反意,并且早就叛出万花门,背着万花门上下,在外面私创门派吗?

    原来,花容的野心,还有私底下的动作,早就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原来,花容与万花门两位掌门之间的对立之势,早就已经出现了。

    那么,花容与两位万花门掌门,还有她与万花门之间,未来将会如何相处呢?是

    继续相安无事,还是直接反目成仇呢?还

    有,面对花容想让众多门派掌门们,选择归顺于他,归顺于毒门,这些掌门们又该进行怎样的选择呢?想

    到这个让人纠结的难题,众多门派掌门们,却不由得恍然大悟。难

    怪之前花容口口声声说让大家只归顺于她。

    难怪满天心和黑玫瑰对于花容的所作所为,虽然脸色难看,但是却闭嘴不言。

    原来花容创建毒门,自立宗主之事,在她们之间早已不是秘密。

    只有他们这些外人,全都被蒙在了鼓里。

    面对这样的真相,所有门派掌门们,心里都非常郁闷。而

    面对一个名叫毒门的新门派新势力,就这样横空出世,并且因为花容这个宗主的原因,一出世就已傲立于世界之巅,凌驾于所有妖魔界门派之上的情况,这些门派掌门们,心里顿时都感到更加的无奈。

    想想他们这些人,一向都自诩为妖魔界顶级高手中的顶级高手,天才中的天才,可是无数年来,都没有做到这样一步。而

    眼前的花容呢,之前都还只是一流高手,在妖魔界也只有丑名,遭受无数奚落嘲笑,然而,一转眼的功夫,她竟然就已站在了他们头顶上方,做出了令他们全都望尘莫及的壮举。而

    她的所作所为,以及所做出的成就,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一种打脸!

    面对这样惨遭打脸的情况,他们偏偏只感到满脸痛红,头晕目眩,却无力反抗。

    就在这时,萧逸飞开口说道。“

    好了!一刻钟时限已过,你们几位掌门,应该做出选择了!”

    简单一句话,却让那些个幸运又不幸的掌门们,顿时如同便秘一般,满脸都是难受的神情。

    一个个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想着等别人站出来率先做出选择。他

    们谁也不想当出头鸟。

    同时也是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只

    能看看别人是怎么选择的,然后再参考别人的选择,来做出最后的决定。

    而正因为谁都不想当出头鸟,所以,一时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现

    场顿时陷入到一种僵局当中。

    同时,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日益凝重。

    很多其他掌门们,此时都不是在观望这些不幸的掌门,而是时时关注着萧逸飞这个花长老的反应。很

    想知道当这些不幸的掌门们,迟迟没有给出答复的时候,花长老将会对他们采取什么手段。是

    直接就这样算了呢?还

    是会对这些不给他面子,甚至扫了他的兴的掌门们,给予狠狠的惩处,甚至报复呢?

    他会不会选择狠辣手段,直接出手重创,甚至当众轰杀一两个掌门,用来杀鸡儆猴,震慑其他所有的掌门,以达到她最终可能是想一口吞下这里所有门派,甚至一统妖魔界的目的呢?

    而就在此时,就在所有人都为之沉寂,却又有些好奇与期待的时候,对所有那些保持沉默,迟迟没有做出明确选择的不幸的掌门们,萧逸飞的脸色和眼神,都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淡定。似

    乎并没有感到失望,也没有觉得不满,而是依然保持着平常心。

    这让人感觉,他似乎并没有将这些掌门们不识好歹,扫他面子的所作所为放在眼里。

    或者,他其实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人的决定。这

    样的情况,既让那些不幸的掌门们,心里暗叫庆幸,同时却也感到很是郁闷和失落。

    这种被人轻视,甚至无视的感觉,还真是不那么好受。

    “好吧,看来你们应该是做出了不想归顺于我的选择,既然如此,那我就尊重你们的选择!”“

    不过,你们虽然拒绝了我给你们提供的机遇,放弃了我给予你们的答谢,但是,我也不能让你们真的全都一无所获。”

    “这里这些法宝,你们就拿去分了吧!”

    萧逸飞说着随手一挥,之前挑选后剩下的法宝,全都朝着所有这些不幸的掌门们飞了过去。等

    到这些掌门们,将这些法宝一一接住之后,感受着手中法宝传来的温度以及灵动,不禁全都有些傻眼。

    本来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甚至随时准备迎接来自于花长老的雷霆震怒,可是没想到,这位花长老居然就这样将这件事给轻轻揭过了,根本没有对他们实施惩罚和报复,甚至还将这些法宝都送给了他们。

    这种情况,怎么和他们之前所想的情况,完全都不一样呢?

    还有,为什么此时此刻,面对花长老异常的举动,他们心里不但没有感到半点的释然与放松,反而还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呢?这

    种不安,倒不是因为他们怀疑花长老现在只是在演戏,随时都有可能原形毕露。

    而是他们突然隐隐觉得,这花长老刚才好像真的是将一场大机遇送到了他们手边,他们只要随便一伸手,就能抓住这天大的机遇,获得丰厚的回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